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陳龍禧專欄 » 【陳龍禧專欄】吳敦義《堅毅之路》 遙遠的總統夢(中)

【陳龍禧專欄】吳敦義《堅毅之路》 遙遠的總統夢(中)

by 望小風
吳敦義《堅毅之路》
陳龍禧

陳龍禧

文 / 陳龍禧(文化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資深媒體人,旅居美國亞利桑納州鳳凰城)

廣告:視障音樂基金會製作有聲樂譜志工

廣告:視障音樂基金會製作有聲樂譜志工

(本文部份照片攝自電視畫面)

1990年吳敦義以擔任臺北市議員、南投縣長的經歷,獲當時總統李登輝與國民黨秘書長宋楚瑜的重視,繼蘇南成之後擔任末代官派高雄市長。官派時曾有很多議員反對,任期結束第一次民選,吳敦義大贏民進黨張俊雄11萬多票,可是第二次再選,被一捲疑似與媒體女記者間曖味對話的電話錄音帶,遭誣指其與該名女記者有婚外情,而以4565票之差輸謝長廷。雖然當年的錄音帶經調查局送美國檢定,被證實為偽造,可是當年在市府上班,後來請調至臺南工作的朋友人員並不這麼認為。

吳敦義自認是政壇資歷最完整的人物,然而他再怎麼算命、撟風水,總統夢還是無望的。吳敦義的皇帝命之說,是喜歡算命的老婆蔡令怡說的。蔡令怡原名蔡櫻桃,吳敦義平常以「桃子」相稱。蔡令怡屢次被媒體提到愛算命,甚至在臺中神壇算出吳敦義有皇帝命引發爭議,蔡令怡雖出面駁斥皇帝命的事,但她和老公一樣愛辯。2014年8月高雄發生氣爆,蔡令怡陪同吳敦義勘災,結果她身穿深藍無袖連身洋裝,腳踩細跟高跟鞋,被質疑勘災的服裝不適宜,她竟辯稱為配合老公181公分身高,讓人不搖頭才怪。

吳敦義《堅毅之路》

吳敦義《堅毅之路》

蔡令怡是宜蘭壯圍人,出身漁村家庭,並非國民黨傳統政治要系出名門,十九歲就和吳敦義相親結婚,婚後吳敦義要她在家多看一些書,可見得學歷並不高。吳敦義在政壇沉浮這麼多年,蔡令怡一路跟隨,甚至為了吳敦義還苦學英文。她最自傲的拿手菜是牛肉麵,吃過的都讚不絕口。吳敦義擔任高雄市市長時,蔡令怡便常在官邸親自下廚宴請地方人士。除了牛肉麵之外,還有好幾道吳敦義鍾愛的家常菜,包括:菜脯蛋、炒空心菜、麻油雞、陽春麵、餃子。

如果說吳敦義在政壇上是孤鳥,不擅經營人緣,那蔡令怡可是有著不同的個性,她熱中與基層民眾相處,也注意維繫人脈,和基層樁腳「搏感情」的事,大都落在蔡令怡身上,但也因講話常被抓包。當然吳敦義也非一無可取,和他交手過的人對他一就任行政院長後便劍及履及、親近災民等舉措,一點都不感意外,「他應付這種場面是綽綽有餘啦!敏感度夠,對政治語言尤其在行,他會聆聽,回答時也會講到讓大家都感覺很完滿,然後很滿意的回家。問題只是在於,事情的後續究竟怎麼處理而已」。

吳敦義《堅毅之路》

吳敦義《堅毅之路》

「人中之龍,終非池中物」當年吳敦義一心想到臺北發展,會沾惹閒言閒語的事情,自是極力避免,高雄八年施政,最後被評為「不求有功,但求無過」。事實上當年選前據《遠見》雜誌公布的縣市長民情調查,在全臺灣23個縣市長中,吳敦義施政滿意度排名總是墊底。在政壇翻滾這麼多年,吳敦義得了「吳郭魚」封號。政壇大老解釋吳郭魚具有雜食性、耐汙染、領域性強等特性,國民黨黨內人士覺得,事實上吳敦義就是「什麼都要」的人。

臺灣政治圈爾虞我詐,濫開芭樂票不負責任,早已成常態,卻沒人被罵「白賊」,唯獨吳敦義例外。當年在高雄市長任內,民進黨議員質詢,說他規劃高雄捷運,連個鬼影都沒有,「你這就是白賊」,但是最早罵他「白賊」的其實是國民黨高雄王姓大老。一位國民黨大老也曾幹譙過,吳敦義在高雄市長任內「太潔身自愛,遇到爭議的事,碰都不碰,導致高雄的發展停滯不前」,這位大老說的正是高捷和亞太營運中心等國家重大計畫。

記得馬政府強推油電雙漲、證所稅案等政策,失民心,導致民調狂跌,但為了不讓主張緩漲電價,聲勢大漲的立法院長王金平專美於前,吳敦義隨即透過媒體放話搶功,為了個人仕途,他深諳誰才是老大的老二哲學。尤其是面對馬英九的核心幕僚金溥聰,在總統大選後,二月間曾有人找吳敦義,希望安排進公營媒體任職,他第一時間即電話探詢「金老師」的態度,在金未給肯定答案後,即不敢插手安排,他「瞭解」誰才是權勢者的功夫了得。

吳敦義《堅毅之路》

吳敦義《堅毅之路》

政治圈人緣不佳,吳敦義的民間友人倒是交了不少。他出席大小場合,唱作俱佳,能演能唱,有人形容他只要拿起麥克風,就宛如演紅包場的主秀,黑的也可以說成白的,真是頗具民間渲染力,其實力不容小覷。吳敦義擔任行政院長上任後坦言:「我愛自己很深…」光是這句「太愛自己」,便足以用以理解為何他的人緣不佳的原因了,可是香港算命之行未報公費,立即露出馬腳。

媒體朋友表示,吳敦義很懂為官之道。擔任高雄市長批示公文,最愛用的字眼包括:「敦義」、「知悉」、「請依法辦理」。不少人都說,他對下屬其實很「嚴酷」,因為決策都要下面的人來承擔,常讓官員陷入天人交戰;據說當年高雄面臨的捷運興建、市港合一、愛河整治、自來水等重大市政沉痾,「紙上作業都OK,但都只缺吳敦義臨門一腳!」媒體人都知,當年行政院長蕭萬長力推的亞太營運中心,遇到和高雄有關的政策也都推不動,知情人士形容,老蕭當時便對吳敦義頗有微辭。

不過,也有人挺身為吳敦義辯護,認為當初吳敦義為力擋地方勢力染指高捷工程大餅,寧可不動,這是他的選擇與潔癖。一位曾任職高雄市政府的官員不諱言,吳敦義也「必須承受」衍生的政治後果。先前他對於要選或不選「扭捏作態」,甚至向李登輝主席「哭諫」不想選,擺明了把高雄當跳板,不啻也傷了在地人的感情。沒想到吳敦義如此一哭,也再得「吳哥哭」的暱稱。

1973年吳敦義獲國民黨推薦參選臺北市議員當選。8年後1981年受徵召返鄉選南投縣縣長又當選。1990年擔任官派高雄市市長、1994年當選民選的高雄市市長。3個幸運8年結束,在當年底的選舉,高雄市民用選票成全了吳敦義想回臺北的心願,吳敦義敗給了民進黨對手謝長廷。從政25年的「政治金童」重摔一跤,大概是他千算萬算都沒算到的。據事後他的兒子和人私下聊天時曾談及父親太過自信,一直覺得自己會贏,選戰最後兩、三天還在看布袋戲。

「有全身都是政治細胞」之稱的吳敦義太會分析、算太清楚,常導致不敢決行,讓下屬簽名判斷,吳敦義個人的特質強項,其實也是他的從政罩門,亦招致搖擺的印象。1990年李登輝、宋楚瑜提拔吳敦義官派院轄市長,但李選總統時,吳敦義以林洋港是同鄉為由,不肯在南投輔選;吳敦義也曾為了是否擔任宋楚瑜競選總統的副手,陷入長考,又得罪了連戰。當然,另一方面來看,也可以說他有他的堅持,不是傳統的「西瓜派」。

吳敦義從臺北市議員即展現犀利問政口風,據說很得當時臺北市議長張建邦讚賞。南投縣長任內,每週三的「縣民時間」,更以專治疑難雜症的「吳大夫」自許,展現了親民、便民、利民的一面。他曾在擔任國民黨祕書長時,有意參選立法院副院長,被當時黨主席吳伯雄潑了一桶冷水,勸他不宜「魚與熊掌都要」,再者,吳伯雄也虧吳敦義「以您的人緣,大概也選不上!」

~待續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