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陳龍禧專欄 » 【陳龍禧專欄】KMT選舉作弊的奇聞趣事

【陳龍禧專欄】KMT選舉作弊的奇聞趣事

by 望小風
KMT選舉作弊的奇聞趣事
陳龍禧

陳龍禧

文 / 陳龍禧(文化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資深媒體人,旅居美國亞利桑納州鳳凰城)

廣告:視障音樂基金會製作有聲樂譜志工

廣告:視障音樂基金會製作有聲樂譜志工

翻閱舊報紙的報導,自從臺灣有地方自治選擧至今,KMT從早年為了鞏固政權作票,到後來與黑金掛鉤買票,幾乎沒有一次選舉不作弊。所謂「選賢與能、公平、公正、公開」,全都是口號。一位當年操盤作弊的老手,如今僑居美國鳳凰城,他在有意無意中敍述的經驗談,彷彿是「買票懺悔錄」的續集。

KMT選舉作弊的奇聞趣事

KMT選舉作弊的奇聞趣事

一位在KMT任職24年的退休黨工,自感罹患癌症不久於世,而出版「買票懺悔錄」,要讓臺灣人知道這個黨「不賄選就不會選」,還有臺語所說「選舉無師傅有錢買就有」的緣由。連資深媒體人都知道「自臺灣民選地方行政首長起,KMT為了要長期掌控行政資源,達到一黨專政的目的,一向都對選擧進行操作,透過地方黨部基層組織、樁腳,佈下天羅地網,黨同伐異,手段不外乎做票和買票。」

做票和買票在如同雙胞胎或連體嬰。其中1992年底民進黨黨主席黃信介親自東征花蓮選區域立委,當時花蓮巿長及公所員工發生「集體作票」事件,差點引發群眾暴動,執政的KMT當晚破例未詳細計票,立刻宣佈由黃信介當選化解危機,花蓮縣長吳國棟引咎辭職,集體作票者法辦判刑,為有規模集體作票案。自此以後,以往習於作弊的KMT黨工,視而不見的選監人員,均引以為鑑,往後有計畫和規模的作票行為,才逐漸絶跡。

KMT選舉作弊的奇聞趣事

KMT選舉作弊的奇聞趣事

長達50多年,習慣選舉舞弊的KMT,和黑道掛勾介入政權分贓,黑金賄選昏天暗地,也認為別黨一定會作弊。在2004年總統大選,連戰宋楚瑜陣容輸得不甘心,要求全面重新驗票,阿扁總統立即應允。動員法檢調和全臺灣成千上萬選務人員,再把一千多萬張選票翻驗一遍,結果只有非故意的極微小誤差,看不到任何一件有規模有計畫性的作票。

選舉作票的舞弊行為,是所有有選舉形式但水準低落,能控管局面一方所慣用的技倆,在專制獨裁及民主政治不上軌道的國家皆然。臺灣早期只有日治結束初年有不錯的選擧風氣,後來由於國民黨私欲熏心,加上逐歩控制政軍特檢、法院及地方派系,以致由正趨邪。每遇選舉,尤其在較偏遠的鄉鎮地區大肆舞弊,是通常一定發生的事,沒有才是例外。

KMT選舉作弊的奇聞趣事

KMT選舉作弊的奇聞趣事

令人啼笑皆非的作票,不一定用在有選舉對手時才發生,有時候在同額競選沒有競爭對手情況下,地方黨工為表功,對選票也大灌水。查看臺灣省選委會所做1970年代「各縣巿各種選擧結果報告」,可看到不少投票率高達99%的「天方夜譚」統計數字印於報告中。其他投票率達90%以上的比比皆是。這就是KMT三民主義模範省的「魔術數字」。

如何做票呢可說戲法人人會變,巧妙各有不同。知悉選舉實務、曾經親自動手的過來人,如今翻開以前幹過的例子,就是1975年増額立委選舉,有25年省議員資歷、省議會臺灣民主運動先行者郭雨新最後一次參選。開票結果獲八萬多票而落選,但卻有五萬多張廢票,選局太過詭譎,轟動一時,他受此打擊,從此退出政壇,乃決定到美國,至逝方歸。

KMT執政期間的選舉,早期是作票為主,有時候開票時間停電,有時開出的票比投票人多,從來沒有一次經得起檢驗。郭雨新事件日後由當時尚未任民代的林義雄和姚嘉文兩位律師,義務為他打「選舉無效」的選舉官司,奈何法官就是不肯重新開袋驗票,以查證真相,官司當然敗訴,兩位律師將此撰成「虎落平陽」一書,記錄其事而此選舉官司雖輸,但給國民黨當局和許多黨工選務人員,心生警惕,當時負責的黨工為此案避居亞利桑那州鳳凰城,至今仍過著吃香喝辣,消遙自在的日子。

KMT選舉作弊的奇聞趣事

KMT選舉作弊的奇聞趣事

「偷龍轉鳳」法乃臺灣選舉集體作弊並經判決在案的另外一例。發生在「中壢事件」同次選舉。該選擧因暴動,執政KMT政府乃迅速斷然宣佈許信良高票當選以化解燎火情勢。許信良擔任縣長後,經人檢舉,縣內某「軍人共同戶」投開票所投票率百分百有問題,縣府報檢察官偵辦,原得不到配合,在縣長決定要召開記者會「爆料」,檢察官只好進行偵辦,發現該投開票所的選民全為部隊志願役官士兵所設「共同戶」,但投票日部隊駐防外島沒有一人返臺,理應投、開票數均為0,不料,該投開票所開出100%4百多票有效「幽靈票」,經查,該投開票所主任管理員為國民黨黨工,東窗事發,只好自認倒楣,獲輕判了事,但已證明了KMT作票的「事實」,並非空穴來風或誣指。

KMT辦選舉慣用作票手法包括:投票前票匭內,已有若干圈選某候選人選票之「選票臥底法」;替在外地謀生、服役、或收錢同意提供者,偷捺指紋代投票「Lo、Re、Me彈鋼琴法」;事先蒐集未能親白到場投票人的證件和印章,多次進出投票的「中途冒投法」;「重複投票法」、「指鹿為馬」法、最常用和最有效率的選務人員手指抹紅印泥,拿到對手的選票,在圈蓋處附近抹紅,說是汚損票,當「廢票」處理的「抹紅法」。

當各種手法逐漸被識破後,早期投票箱有如「黑箱作業」為不透明木製票匭,1980年代才改為目前半透明式票匭,並規定投票前應打開箱蓋,展示空無一物後,再行貼封條進行投票。可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一個惡罷就可以花上億金錢,全世界最富有的KMT靠與黑金掛鉤,和傳統地方派系結合,加上紅色威脅利誘、綁樁腳及發揮人性弱點,人見人愛的小朋友到處橫行,仍然在垂死掙扎,臺中二選區補選要打敗黑金,還很難說。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