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生活 » 旅遊 » 浮生沐歌登中正山

浮生沐歌登中正山

by 望小風
浮生沐歌登中正山

文 / 蔡桂英(國防大學政戰學院新聞系第二十三期畢業)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李白

還有四天立冬,微寒清冷,天氣變化多端,東邊飄雨、西邊晴,山下秋陽、嶺上霧茫。

趕在今秋初波寒流來襲前,走訪台北人記憶的中正山,在遠上寒山石徑斜,白雲深處有人家的山道上,尋著逝去的年華記憶。

台北人對山的感情是深刻的,有著不可抹煞成長歲月印記,它聳立不動千古歲月,聽人傾訴、任憑使喚,無私包容塵囂滄桑。中正山,於我情有獨鍾,自18歲來到山下,至今猶是旦夕景仰的偉岸。

浮生沐歌登中正山

浮生沐歌登中正山

早年由市中心向北遠眺,朦朧山脈,高底重疊起伏,巒峰一線,分不出山勢,道不出山尊名諱,但卻有「中正」兩字醒目矗在遠峰,誘著人去臆想,惑著人一探究竟,如是伴著台北人數十年。

中正山原名彌陀山,也叫十八份山,或大竿林山,因山青水秀,改名中正山。

當地農戶早年在山腰植果樹代墨筆,工整修剪出「中正」兩字,近臨成林,遠觀宏偉成型,景觀特殊,因此馳名。

歲月是一柄利剪,對有形凡物摧殘、無形思維辨證,隨著它遞嬗而無情修整改變,所以天下難有不朽事態。中正山的昭然往昔,不敵客觀環境艱困,園丁遠飃,綠林糾結蔓生侵擾,如今已沒入幽篁山林中。

記憶中的“山名林相”隱沒了,但山勢不減,幽篁山徑、石板棧道猶存,有心人還是能尋階探夢。

浮生沐歌登中正山

浮生沐歌登中正山

走在陡坡林道,篁竹枯葉掩地,中正樹林已無跡可尋,櫻花樹何時侵園踏地柑橘園,夾道坡植成林,無典可籍。顯然是我疏心久違,讓山林有了新象,間接也深識栽植者用心,將物慾價值觀昇華到怡心賞景,其況也善哉!

此舉卓然,若是春日好時節,櫻花遍山,賞景吟風弄月,多了詩興,免了山客早年瓜田李下覬覦心,更是暮年驀然回首的歡喜。

櫻樹此時綠葉脫盡,枯枝抖擻,早綻的數十朵紅暈山櫻,影孤身單綠林中,很是討喜。她的孤芳不是自賞,而是奪人眸目,其數微的光彩,遠勝過春來櫻花海盛妍中不顯一朵的暗然。

天晴日朗時,登高觀景台,山海美景盡收眼底,台北盆地;淡水河、基隆河蜿蜒、蒼生汲營。台北港;舟楫岸泊、外海艨艟游弋。山圍;左肩七星、右倚大屯、手捧紗帽、恭著觀音山橫陳。眼下油綠鮮明,是光色,是時下的燦爛。

深秋時節,光影變化多端,不若夏炙清明,雲飄霧罩、嵐降煙幔,行走其間另有番滋味,四方八圍,盡是朦朧,恍身有雲深不知處的孤寂,好在山友跬步窸窣、笑聲盈盈提醒,原來身置山中並不孤單。

浮生沐歌登中正山

浮生沐歌登中正山

避開疫情病毒,甩掉暄囂紛雜,登山健行,耕耘一方清明淨土,安祥、真誠、愉悅,平和,專心在無爭的天地,心美福常在,心善茶花香。

中正山是勇腳練習場,陡直石階步道,直上山頂,沒有好體能、好腳力,難一蹴可成。忘却年華不再,暮年重遊,心肺吃重是考驗,然青山召喚,勇往赴前。

因為相思樹金黃花盛妍,為我戴冠,山茶花墜落山道,為我墊腳引路,山櫻花點綴兩旁,為我賀彩。

浮生沐歌登中正山

浮生沐歌登中正山

中正山,褪色的山名,山勢卻獨樹一格,登山健行讓人脫胎換骨,行走步履間,堅毅身心其所不能,在微薄力量中走出新生,在艱苦中看到希望。

暮年重溫年華舊夢,在歲月中被隱去的圖騰,依然讓我怦然心動,執著山勢純真無邪,勵人的厚德典範,和在私心一隅地,深植永不變節的偉岸景仰!

浮生沐歌登中正山

浮生沐歌登中正山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