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左化鵬專欄 » 【左化鵬專欄】在水一方

【左化鵬專欄】在水一方

by 望小風
與李在方(左)大哥背影留念。

文 / 左化鵬(前中央通訊社駐漢城特派員,資深媒體人,彰化員林人)

那天下午,到萬里海事學校去探望他,他現在是學校的董事長。秋意漸濃,海風吹來,已薄有涼意。年近八旬的他,額頭發亮,面泛紅光,仍身著一件短袖的T恤,我脫下身上的薄夾克,和他合影留念。

學校的林秘書,端上香濃的咖啡待客,他則要了一杯白開水。我們談現在,聊過往,慨嘆時光飛逝。自從那年在澳門葡京酒店,我們和一位北朝鮮的大將秘晤,轉眼又是多年。

他是國內知名的韓國問題專家,從青絲到白髮,喝了大半生的漢江水。政大畢業,公費留學,先在韓國成均館大學攻讀碩士學位,後在韓國建國大學獲得國際政治學博士。唐縱駐節韓國時,他一度擔任駐韓大使館安全官,後來獲聘為中央通訊社駐漢城特派員。

那個年代,朝鮮半島的上空,風雲日緊,政情詭譎多變。他結識了一名中級軍官全斗煥,兩人私交彌篤,誰知後來在一場軍事政變中,朴正熙被刺身亡,全斗煥取而代之,小軍官搖身一變成了大韓民國的大統領。基於對韓國政情的深入了解,他不斷地提供國內韓國問題的第一手權威消息。其後,他又陪全斗煥的胞弟全敬煥來台,參觀苗栗的「斗煥國小」,對促進兩國的邦誼,做了絕大的貢獻。

那時,我才進中央社不久,常在報章拜讀他的漢城報導。後來,知道他回國出任中華日報副社長,還兼任王昇主持的「劉少康辦公室」計劃秘書。其後,王大將被黜外放巴拉圭,他又轉任國民黨新聞黨部書記長、海員黨部書記長。他為人海派,交遊廣闊,四方邀宴不斷,朋友敬酒時,不論是白酒、紅酒、紹興、高粱,威士忌、白蘭地,伏特加,他一概照單全收,咕嘟下喉,面不改色,酒到杯乾。

民國七十八年,我奉調漢城,多次前往板門店,採訪南北韓總理會談。那時,朝鮮半島劍拔弩張的氣氛已稍趨緩,兩韓統一的希望漸露曙光。但韓國和我國斷交的氛圍,卻正在悄悄地縕釀。民國八十一年,我已任滿,準備束裝回國,聽說接任的就是他,實在讓我大感意外。

世事多變化,不久,中韓斷交(此時的中,指的是中華民國),中韓建交(此時的中,變成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大使館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易幟,換上了五星旗。我的行程被迫延期,和他一起處理後續的新聞,我們又相處了將近一年,才先後離開漢城。我知道那段期間,他曾以我國交通部顧問的身分,前往平壤密會北朝鮮的官員,至於談些甚麼,因事涉國家機密,他守口如瓶,我也從不過問。

返台後,我在一家電視媒體兼差,日夜顛倒,忙碌不堪。聽說他曾擔任世界自由民主聯盟秘書長。不久,阿扁主政的台北市政府,又聘他為最高顧問。後來,阿扁當總統,他又「水漲」船高,出任總統府顧問、無任所大使。民國九十一年,他曾陪王永慶到平壤視察投資環境。翌年,他又回到難以忘情的漢城,擔任中華民國駐韓代表,直到民國九十五年,才卸下外交官的職務,到銘傳大學國際中心擔任主任和校務顧問,一度是萬里一所海事學校的校長兼打鐘,現在是董事長。

他是山東諸城人。北宋大文豪蘇子瞻曾任諸城知縣,在此地寫下千古名篇「江城子」。其中「老夫聊發少年狂,左牽黃,右擎蒼……」的名句,傳唱至今。諸城,出了不少人物,文化大革命四人幫之首的毛婆江青、中共建政後的特務頭子康生,都來自諸城,還有一位家戶喻曉的人物,那就是宰相劉羅鍋。

不知不覺,天色向晚。他興致沖沖,領我去參觀學校後方一塊風水寶地。山勢環抱,左青龍、右白虎。登高遠眺,左前方是燭台嶼,右前方是基隆嶼,正面是蒼茫大海、煙波渺渺。昔日,男兒「志在四方」,縱橫四海,千騎卷平岡。如今,鬢已星星也,看夕陽餘暉,聽校園晚鐘,「在水一方」。

李在方大哥背影。

李在方大哥背影。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