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左化鵬專欄 » 【左化鵬專欄】煙士披里純Inspiration

【左化鵬專欄】煙士披里純Inspiration

by 望小風
煙士披里純inspiration

文 / 左化鵬(前中央通訊社駐漢城特派員,資深媒體人,彰化員林人)

週日在國家音樂廳,聆聽國立台灣交響樂團NTSO紀念台灣文化協會成立50週年,作曲家溫隆信「撥雲見日」交響樂,中場休息時間,走到室外吸煙區,巧遇哈順民兄,正在「哈草」。

哈姓十分討喜,據說,祖先是回族,不是漢人,但我肯定他不是穆斯林,兩年前,一次朋友餐聚,他坐在我身旁,一盤熱騰騰的豬腳才端上桌,他毫不客氣,立馬舉箸挾了一大塊,嘴巴塞得鼓鼓的。酒過三巡,他慢條斯理從口袋中摸出一套煙具,用口水沾濕了煙紙,裹上煙絲,輕揉慢捻,呈老鼠尾巴形狀。他向我擠眉弄眼,示意著走,咱們到外面「哈草」去。

哈兄和我同庚,在我們那個年代,文青少年稱聊天為「哈啦」,稱抽煙為「哈草」,他一示意,我自是心領神會。他打了一個飽嗝,吐了一個煙圈,勸我不要買煙,要改抽自製的煙卷,他都是固定在台北華陰街買宏都拉斯的煙草,比古巴的煙草還要香,果不其然,他呼吸間,都帶有淡淡的雪茄香。

哈順民兄,奇男子也。畢業於政戰學校西語系二十期,相當於陸官民國63年班,精通西班牙語,長期擔任「遠朋班」的隊職官,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學員們來自世界各國,據說,利比亞強人格達費、伊拉克獨裁者海珊、和前巴拿馬的領導人曼紐.諾瑞嘉,在任中階軍官時,都曾前來我國受訓,學習「孫子兵法」和「反共思想」等課程,並參觀我國軍事基地。他們回國後各個升任要職,對鞏固和我國的邦誼,都竭盡心力。但以上的說法,我國從不承認,也並不否認。

哈老兄這位阿米哥,多才多藝,既會唱「瑪卡蓮娜」和「我的心裡只有你沒有他」,也會跳「佛朗明哥舞」和「騷莎舞」,昨晚,交響樂團演奏會,他坐在我後面,當看到鋼琴手李其叡,出神入化的演奏,安可聲中,我彷彿聽到他忘情地喊「Bravo」!

0 留言
3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