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陳龍禧專欄 » 【陳龍禧專欄】驚悚的KMT 恐怖統治《告密者》年代

【陳龍禧專欄】驚悚的KMT 恐怖統治《告密者》年代

by 望小風
驚悚的kmt 恐怖統治《告密者》年代(圖:促轉會官網)
陳龍禧

陳龍禧

文 / 陳龍禧(文化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資深媒體人,旅居美國亞利桑納州鳳凰城)

廣告:視障音樂基金會製作有聲樂譜志工

廣告:視障音樂基金會製作有聲樂譜志工

一個從常春藤聯盟畢業的博士,是ADM公司的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老闆眼中的寵兒和得力的助手,在1990年代中期,他的定價政策,讓公司賺得盆滿缽溢…,這是10年前電影《告密者》的劇情。電影是根據同名小說紀實報告文學改編,書中詳盡記錄FBI如何利用告密者的幫助,混入公司內部獲得集團犯罪、竊取商業機密的第一手資料。是全美最具政治勢力的公司緝拿歸案的真實故事,是部驚悚、犯罪類幽默喜劇電影。

《告密者》的劇情,在KMT當年威權統治臺灣的時代,如影隨形無所不在,依各領域有包括「告密者(抓耙仔)」、細胞、線民,職業學生等等,分門別類的不少稱呼。一位民進黨臺中選區立法委員被踢爆,在學生時代擔任KMT線民,配合政權進行監控工作。他坦承在大學時代,曾被迫協助KMT情治單位政治偵蒐工作,認了自己當過「線民」,因此宣布退黨。

電影《告密者》宣傳海報 (網路圖)

電影《告密者》宣傳海報 (網路圖)

其實「職業學生」是當時威權統治的KMT政府,為了監控校園所安插的「眼線」,負責隱身在校園紀錄有台獨傾向、社會運動、政治思想等等行動的學生。每月以5千臺幣不等酬勞雇用,佈達人數曾經一度超過3萬人,光是監控全臺逾80所大專院校的「職業學生」就超過5千人,長期所做的滲透,在現今實在讓人難以想像。

臺灣法務部調查局2020年移轉3萬多件,當年的校園監控檔案到「行政院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促轉會),而部分當年學運人士受邀閱覽自己受監控的報告內容,其中有位中部立委接受媒體訪問提到,1987年讀輔仁大學大傳系時,陸續參與反核、農民運動等抗議活動,甚至還組了兩個地下社團,發行《野聲》地下刊物,但他在為抗爭運動寫文章的同時,也有個告密者天天寫監控他的機密檔案。

立委表示,檔案紀載職業學生對他掌握的一切,包括什麼時候找什麼人,在哪裡吃宵夜、喝酒,幾點回家,甚至跟女朋友吵架都詳細紀錄,猶如電影《返校》的情節,他看了檔案才驚覺原來「匪諜就在你身邊」。另一位民進黨南部立委,讀臺大時也活躍於學運,他看了自己受監控的檔案後表示,寫機密檔案的人把他與所接觸團體的關係,形容得很像諜報小說,記錄者明白寫下在某時間「接觸鍾佳濱」、「了解他的為人」等語,且對多場會議內容指證歷歷,顯示記錄者就是當時的參與者之一,「不然怎麼會有人知道這麼詳細?」然而,那些報告的落款都是使用假名,署名一看就是化名或是代號。

民進黨不分區女立委也發現,自己被監控長達9年,紀錄她有關的檔案超過千頁,且是1986年後,唯一被情治系統以「專案」監控的學生,最高記錄同一時間有高達7、8個線民監控,甚至教育部、臺灣大學以及KMT一起聯手,監控她的言行及一舉一動。

根據促轉會資料,當時為了確實掌握全國80餘所大專院校動態,舉凡重要院系的師生、職員、社團幹部,甚至是宿舍均有布建;透過層層布建,室室有人,要達成「沒有匪諜、臺獨、陰謀活動,沒有政治暗流,沒有學潮醞釀」的目標。1983年,全國大專院校布建人數更成長至5041人,職業學生月領5000元不等報酬,粗估每年花費逾3億元。

根據過往資料,馬英九當年從美國回臺後,1982年進KMT「革命實踐講習班第24期」受訓,他在自傳敘述任留美反共刊物「波士頓通訊」主編及主筆前後五年,分別以王昭陵、葉武臺、李南橋等筆名撰寫專論、社論、雜文領稿費,共寫了十萬餘字,批判中共、臺獨及海外左派,還因此領了海工會的獎勵。如今回想以前報社一位吳姓總編輯,也常用不同名字寫稿領錢同出一轍。據維基解密資料及張亞中的說法,「正常倫」是長期向美國政府報告的「美國線民」。

記憶所及,讀高中的時候,10月31日學校司令台上,老師正在歌功頌德蔣介石,當一位遲到同學要入隊伍,被調侃穿新鞋的事,講了一句「靠夭」,竟然也被記上一筆,人生也從此被點油做記號,據說服兵役時常被輔導長叫去個別輔導,日子很不好過。我自己在僑務委員會「華僑通訊社」當記者、編輯時,因為常應邀寫外稿,有一男(張X吟)一女(張X貞)兩位也常去人二告狀,讓我至今對姓張的都會提防。

生在臺灣4至6年級的人都知道,當年KMT時代黨政不分,黨領導一切大家也沒辦法,久而久之習以為常,「正常倫」被問告密者的事,竟回說這種事與KMT無關,如此睜眼說瞎話,死不認錯的政黨,說謊成性了,從不記取失敗的經驗,難怪臺灣人心中都認為「KMT不倒,臺灣不會好」希望大家繼續給這舔中政黨教訓。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