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生活 » 生活 » 淡水河的潮起岸落 紅毛城滄桑

淡水河的潮起岸落 紅毛城滄桑

by 望小風
淡水河的潮起岸落 紅毛城滄桑

文 / 蔡桂英(國防大學政戰學院新聞系第二十三期畢業)

島孤千古不知年,外海飆來紅毛番。福爾摩沙一聲喊,世界地圖有台灣。

國慶日晴空萬里,疫情趨緩後難有的假日,身心舒坦走遊歷史光譜下的紅毛城,見證四百年滄桑歲月,和淡水河悠悠嗚咽的潮起岸落。

紅毛城,紅磚瓦牆,型式堡壘,居高臨下,瞰視淡水河,對恃觀音山。今日壯碩規模,已非昔日1629年西班牙人初始的簡陋,石砌瓦寮已幾經火焚土掩。

那年的海濤陸蔓,由著異族登岸隨心所欲,他們以此為基地,看著海峽對面廣袤市場,為鞏固殖民事業,建城「聖多明哥」,與基隆「聖薩爾瓦多」城互為犄角,瞰著海峽舟楫往返,霸著荒嶼北部,細心梳理、深耕殖民事業利益。

淡水河的潮起岸落 紅毛城滄桑

淡水河的潮起岸落 紅毛城滄桑

1644年荷蘭人擊退西班牙人,重修毀棄城樓,規模略有今日芻樣,參觀路線上的景觀,已歷歷在昔人眥內。

歷史舞台換景迭迭,未曾忘記給紅毛城角色,1860年海強英國租借舊地,復擴建官廳規模建築,仳鄰的小白宮走入歷史場景。

這塊土地歲月,無言選擇誰是主人,物在人異的遞嬗,演繹每位主人當下的心思與耕耘,歷史也就在這點滴的滄桑當下,豁然累積成形、艱辛成冊!

淡水河的潮起岸落 紅毛城滄桑

淡水河的潮起岸落 紅毛城滄桑

紅毛城,岸坡隅地,數百年來未曾是華夏正朔芳土,換旗託管遷徙在列強手中,直到1980年中美斷交才正式異幟,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終在自己土地冉冉升起,昂揚在高樓城垛上。

歲月將紅樓、教堂的磚牆蝕刻,滄桑在綠蔭碧毯下悠然而過。陽光燦爛,旅人匆匆,有心人佇足景觀,勉懷歲月,也有痴心情人深情對望,喜妍舞眉,我們都是土地上的過客。

忘不了過往滄桑,潮起浪湧心思,在這異族興起的紅磚綠地上翻騰。

我是此地的正主,在為千秋後的歷史,竭盡生命餘力活在當下,用心乎?賣力乎?絕不重蹈紅毛城舊轍!

淡水河的潮起岸落 紅毛城滄桑

淡水河的潮起岸落 紅毛城滄桑

觀音山落霞餘暉,八里在重幔下萬家燈火,紅毛城下漁人碼頭露台,歌手琴音悠揚,急徐款款。

國恩、普天同慶,家俬、一室和樂,淡水河流向西,與出自東方的閩江水匯在海峽深處。

紅毛城,闃暗走過滄桑,又鮮明在我眼中,回首依然在燈火通明處。

今日當下朝野蒼生動態,後人會在歷史上加註,蓬萊、笨港、福爾摩沙、台灣、中華民國,都是一地一時的主人名詞。

時過境遷,中華悠悠長河,依然會在世界的大洋中匯流淌洋!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