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B » 李筱峰專欄 » 【李筱峰專欄】歷代的外來統治者對台灣的本地語言所採取的政策與態度有何異同?

【李筱峰專欄】歷代的外來統治者對台灣的本地語言所採取的政策與態度有何異同?

by 新視界 電子報A
李筱峰著《台灣史101問》
李筱峰

李筱峰

文:李筱峰(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名譽教授)

廣告:曙光天境

廣告:曙光天境

以下是拙著《台灣史101問》的其中一問:

*歷代的外來統治者對台灣的本地語言所採取的政策與態度有何異同?*

答:

台灣第一個外來統治政權,始於一六二四年的荷蘭。荷蘭人進入南台灣,是平埔族西拉雅人的範圍;荷蘭人為了傳教方便,用羅馬字(拉丁字)拼西拉雅語,將《聖經》、〈十戒〉等基督教經典,翻譯成西拉雅語的羅馬拼音文字,盛行於當時的新港社,是為「新港文書」。這種文字使用了長達一百五十年之久,才被後來從中國閩南來的漢文化侵滅而消失。

西班牙人在北台灣殖民統治達十六年。一六三一年,傳教士Jatint Esquival在淡水努力學習當地語言,數月間編成《台灣島淡水語辭彙》(Vocabulario de la lengua de los Indios Tanchui en la Isla Hermosa);所謂「淡水語」,當然是凱達格蘭語。此外,他又用羅馬拼音字,寫了一本可以用凱達格蘭人的語言讀懂的《台灣島淡水語基督教理》(Doctrina Cristiana en la lengua de los Indios Tanchui en la Hermosa)。可惜,這兩本書至今都已散佚。一六三五年之後,西班牙勢力進入蘭陽平原,傳教士進入傳教,替噶瑪蘭人受洗,傳教士也以羅馬拼音的噶瑪蘭語撰寫語彙及天主教教義書。(詳見方豪,《台灣早期史綱》)

以上兩個外來政權,沒有消滅本地語言,反而替原本沒有文字的南島民族,創造了文字。

鄭氏東寧政權在台南建立後,實施儒家化的政策,一六六六年完成孔廟(稱為「聖廟」)的興建,並於其旁設立學校,稱為「明倫堂」,更進一步引進中國的科舉制度。這套儒家化的措施,使得新港文與平埔族母語開始受到威脅。但因鄭氏政權管轄範圍有限,政權維持也不長(共二十二年),所以平埔族語文沒有被全面摧殘。

到了滿清帝國時代,特別是十八世紀中葉以後,來自閩粵的移民日增,平埔族語文更加受到漢語族文化的衝擊;加以滿清政府透過官方的政策,實施對平埔族的漢化(甚至儒化)措施,其中「社學」的設立,用來「教化」原住民平埔族孩童,是造成對平埔族語文最大的威脅。從一六八六年(康熙二十五年)在西拉雅族的四大社(新港社、目加溜灣社、蕭 社、麻豆社)設立「社學」起,到了乾隆年間,各廳縣為平埔族所設的社學,已達五十一所。當時社學所讀的科目有《三字經》、《四書》等。在荷蘭時代「鵝筒慣寫紅夷字」的平埔族孩童,在上過社學之後,開始「琅琅音韻頌關雎」了,自己的母語也因此流失。當時的社學老師,多為閩南人,以閩南語發音為主要;來自閩南的移民,當然也以閩南語流通,而少部分粵籍移民則帶入客語;因此,十八世紀中期以後的台灣社會(高山族原住民區域以外),逐漸全面閩南化或客化。平埔族的母語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閩南話與客家話成為台灣本地人的母語。(詳見本書第30問)

(本文轉載自李筱峰臉書)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