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翁達瑞專欄 » 【翁達瑞專欄】回覆李傑教授的聲明

【翁達瑞專欄】回覆李傑教授的聲明

by 望春風 電子報A
民眾黨立委高虹安近期爭議不斷,日前接受名嘴朱學恒邀請,在直播上唱「塔綠班之歌」,歌詞內直接點名民進黨支持者是「綠畜」,引發軒然大波。(圖:蘋果新聞網)
廣告:望春風中間大廣告 廣告 鵝肉

廣告:望春風中間大廣告 廣告 鵝肉

文:翁達瑞(美國大學教授)

 

民眾黨不分區立委高虹安,利用網路直播唱政治歪歌,內容帶有宗教偏見與羞辱人格的用語。高虹安的舉止讓我驚訝,因為她是擁有美國博士學位的專業立委。

經過網路搜尋,我發現高虹安的名字不在指導教授的學術履歷。更離奇的是,高虹安的博士論文有大量的文法錯誤。根據我在北美學界三十年的經驗,這應是個「在學時被教授放生、畢業後被教授除名」的例子。

我把這個發現寫成評論,貼在我的臉書,題目是「被指導教授除名的高虹安」。為了方便讀者查閱,我把這篇評論的連結附於文末。

這篇臉書貼文引起各方的注意。高虹安的指導教授李傑也為此發出聲明(詳見附圖)。由於李教授的聲明以英文撰寫,為了方便讀者閱讀,我翻譯如下:

「被指導教授除名的高虹安」這篇臉書貼文,引起各方的注意。高虹安的指導教授李傑為此發出聲明。

「被指導教授除名的高虹安」這篇臉書貼文,引起各方的注意。高虹安的指導教授李傑為此發出聲明。

「對前博士生高虹安博士受到指控的相關新聞,我非常驚訝與失望。高博士確實在2018年從辛辛那提大學取得她的博士。這在大學的系統可輕易查證。她的名字消失在我的學術履歷是個疏忽。事實上,好幾個學生都不在名單上,原因是更新不完整。

高博士是個優秀的博士生。她的出版在谷歌學術受到高度引用,我們的共同出版被這個清單排名為第一與第二。請參閱谷歌學術的清單(谷歌的網址)。」

在我回應李教授的聲明以前,我要先說幾句話。台灣的公共辯論充斥謾罵、抹黑、甚至羞辱人格的用語。李教授與我都在美國任教多年,習慣「就事論事」與「互相尊重」的討論風格。希望藉此次機會,我們可以示範一場文明的對話。

李教授的聲明只澄清一小部份質疑,即高虹安的名字不在他的學術履歷只是個更新不全的疏忽。李教授的聲明並未澄清其他的疑惑。我把尚未釐清的疑惑歸為三類,懇請李教授回覆:

一、牛頭不對馬嘴的聲明

李教授的聲明並沒有抓到爭議的本質,反而有避重就輕的意味。李教授指出高虹安的學位很容易查證。問題是,我沒有質疑高虹安的學歷,所以根本沒有查證的問題。

我質疑的是高虹安的論文品質,以及為何她的名字不在指導教授的學術履歷。把兩件事情放在一起,會讓人產生高虹安「在學時被放生、畢業後被除名」的認知。

李教授的聲明避開高虹安的論文品質,沒有澄清是否放生這篇文法錯誤連連的論文。對高虹安被除名一事,李教授的聲明則以更新不全的疏忽,輕描淡寫帶過。

李教授的聲明提到出版引述排名,這與我對高虹安的質疑毫無關連,而且兩者的時序先後錯置。高虹安的博士論文完成於2018,而李教授提到的兩篇期刊論文則是發表於2014與2015。

針對這份「牛頭不對馬嘴」的聲明,我提出三個疑問請李教授釐清:

1、李教授發出聲明前,是否閱讀了我的評論?

2、如果李教授閱讀了我的評論,為何對事件的本質有上述的誤解。

3、如果李教授沒有閱讀我的評論,那這份聲明的澄清價值何在?

二、高虹安的論文被放生

若非高虹安的論文有大量文法錯誤,我不會認為她被指導教授除名。我只摘錄高虹安論文的一段,五個句子出現八個文法錯誤。儘管如此,李教授仍誇獎高虹安為優秀的博士生,並未澄清這本博士論文的品質問題。

雖然英文不是高虹安的母語,她仍可雇用專業編輯修改文法。外國學生撰寫英文難免出錯,但不會一個段落五個句子全都有錯。除非指導教授放生,這種品質的博士論文很難過關。

針對高虹安的論文品質,我也有三個問題請李教授澄清:

1、李教授在放行高虹安的博士論文之前,是否有仔細閱讀?

2、高虹安的論文品質,在李教授的博士生當中是否具有代表性?

3、若高虹安的論文品質未具代表性,為何李教授對她網開一面?

三、高虹安畢業後被除名

李教授的聲明指出高虹安的名字消失,是學術履歷更新不全的疏忽。經過進一步的資料清查,我發現這個解釋的說服力不強。

李教授的學術履歷有兩份畢業生名單,分別用姓氏字母與畢業年度排列。李教授的學術履歷還有一份「在學生」的名單,列有他們的預期畢業年度,從2019到2024(如附圖)。

李傑教授的學術履歷還有一份「在學生」的名單,列有他們的預期畢業年度,從2019到2024。

李傑教授的學術履歷還有一份「在學生」的名單,列有他們的預期畢業年度,從2019到2024。

所謂的資料更新,就是把已經取得博士學位的學生,從「在學生」的名單移到兩份「畢業生」的名單。

高虹安畢業後,李教授的經歷出現兩筆更新資料,分別是2018年9月加入富士康工業互聯網,與2019年7月加入鴻海科技集團。這兩次更新都發生在高虹安取得博士之後。

問題是,與高虹安同年畢業的,還有其他三位博士生。他們的身份都獲得了更新,被遺漏的只有高虹安一人。

假如高虹安因為更新不全被漏列,她的名字還會留在「在學生」的名單上。問題是,高虹安的名字就消失了,既不是在學生,也不是畢業生。

針對資料更新不全的解釋,我還是有三個問題請教李教授:

1、為何高虹安的名字在三份博士生的名單全都消失了?

2、被李教授漏列的其他畢業生,還在「在學生」的名單上嗎?

3、李教授是否有任何博士生,因為更新的疏失在三份名單全部消失?

雖然我與李教授素昧平生,我提出上述的疑問有充分的正當性。李教授發出的聲明,已被媒體與政壇人士當成攻擊我的工具。這份聲明甚至可能成為報復我的法律工具。

更重要的是,高虹安是台灣的國會議員,她的論文品質可受公評。其次,高虹安的博士論文充斥文法錯誤,指導教授有說明的義務,而李教授先前的聲明並未達到澄清的效果。

李教授與我都在美國的大學任教多年。我們的工作使命包括追求真相(研究)與傳播知識(教學)。除此之外,我們也應該關懷重大的社會爭議,而高虹安的論文品質就是這類爭議之一。

我期待儘早收到李教授的回覆,將上述疑問釐清。就算最後無法達成共識,我們也可以示範一次優雅的對話。

「被指導教授除名的高虹安」貼文連結: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3112769885622752&id=100006693133292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