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警政司法民生 » 民生 » 生活 » 秋暑登尖凍山

秋暑登尖凍山

by 邱筱凌
秋暑登尖凍山

文 / 蔡桂英(國防大學政戰學院新聞系第二十三期畢業)

秋風習習,秋老虎發威,秋意濃醇,陽光燦爛撒下黃金般光影,山中傳奇花兒不多見,只見青松不見花。

寒暑不凋的青松,在尖凍山辭修公園裡,茂密成林,是誰在此遍植?

循著歲寒不凋的堅忍屬性,看著冷淡無華的樸實菁貌,座立左右兩側的勳表碑牌,琢磨著景物意象:這是一個對台灣經濟發展卓有貢獻人的塋園,在後人移靈先人後,舊地保留修繕成公園。早迎晚送遊人、山客,循石階登臨尖凍山荒徑,俯瞰賞景、休憩健身。

秋暑登尖凍山

秋暑登尖凍山

擺脫都市叢林,搭乘捷運至丹鳳站,轉乘801、637、638公車到泰山高中站下車,走訪臨高中邊的辭修公園。這原是占地5、5公頃,林木扶疏的陳誠副總統塋園。

陳誠副總統在省主席主政時,推動375減租,耕者有其田等土改政策,不流血、不暴力,成功翻轉民間財富分配不均,重建戰後經濟動能,奠定台灣後續農工蓬勃發展基礎,功不可沒,受民愛戴。惜天不假年,民國53年因肝癌辭世。

尖凍山,山不高,地不險,無出奇之質,但有名人而鳴,林相原始優美,登山步道陡直,風、聲、蝶、蜂、氣、形、韻,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與山友且行山徑,秋光掃地盈,碧葉成黃泥。

秋暑登尖凍山

秋暑登尖凍山

我們學青松,自在山中遊,一杖拄接一杖,一手扶遞一手,且行且走,悠閒林間,疫情擴散何懼?綠林批風當八珍,山友安享細切清風。

這條步道起自辭修公園後的山腰,落葉舖滿土徑,因陡直行走不易,揮汗氣喘、拉繩引身,直達山稜線,一路上攀充滿野趣,步履變化多端,登山趣味十足。

攻頂成功後,在前人修整過的長桌椅凳上享受咖啡美食,感恩樂於付出的山友前輩,讓後人享有先苦後甘的犒賞。衷心感恩山中先行者、能者,一磚一石鋪陳,一樹一株栽植,讓我們在蒼勁老樹下,享受著微笑山林風景,四季遞嬗花妍!

秋暑登尖凍山

秋暑登尖凍山

山中往來無病容,行走山林成了緣分憑證。我們得助有緣山友引導伴行,跨越不熟稔山路的忐忑不安,續走瓊仔湖步道,在新北的天際線上看台北盆地四圍。

習慣了台北市的郊山,台北大縱走線上的花木扶疏,水漾生態,成為年年相約的契誓,歲歲為健康而親訪。

今天走在新北天際線上,看著盆地同樣的景,不同的山巔,不同的角度,卻有著相同山友的溫暖和語言,是何等的欣喜幸福。

新北天際線,不再是外咖,而是我契約書載的內容,等著我一一寒暄問候!

秋暑登尖凍山

秋暑登尖凍山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