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教影藝 » 影劇 » 影評 » 【玉山社書房】這純粹是主觀的意見

【玉山社書房】這純粹是主觀的意見

by 望春風 電子報A
公視電視劇《斯卡羅》(seqalu:formosa 1867)人物劇照。(圖:翻攝自數位時代)
魏淑貞

魏淑貞

文:魏淑貞 (玉山社出版公司 發行人兼總編輯,曾任:自立晚報出版部總編輯、社長特別助理、文教記者)

廣告:2021年青年創作出版媒合會前專題講座。

廣告:2021年青年創作出版媒合會前專題講座。報名請進: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eJm-RvGSVT6O0COXMroJjWmHB11XjglzIl3X4nFe9L34S9yw/viewform

 這幾天陸續讀到一些對「斯卡羅」的整體評價,自己不是劇評家,只是很愛看電影,出版過大量台灣文史書籍的出版人。

一部電視影像劇能引起這麼多的關注,在台灣可能是第一次。這是陳耀昌醫師在台灣歷史小說書寫耕耘的成功;這次公視的強勢宣傳,更讓「斯卡羅」未演先轟動。

第一二集播出時,看到每位演員都以劇中角色,用各自不同的語言發揮演出,大為激賞,認為是台灣電視戲劇史的一大步!

十二集看完後,為什麼沒有觀看第一二集時的好評價?

1.自己是看過「傀儡花」小說,才看「斯卡羅」。對書中人物及1867年前發生在台灣恆春半島的歷史事件,已先有印象,當「斯卡羅」的劇情越來越偏離小說原著,及歷史事實時,就很難被打動了。

2.聽陳耀昌醫師說,寫作「花」系列的初衷,都以一位堅毅勇敢的台灣女性為主要主角,「傀儡花」裡是蝶妹。「斯卡羅」裡的蝶妹,卻表現得小心翼翼,怯弱沒自信。以一位不到十歲就獨自到台南謀生,學會英語,會講閩南語、客語和母親的原住民語的蝶妹,不應該是劇中那種木訥沒個性,臉無表情的樣貌。只能說,導演曹瑞原對蝶妹的角色設定,侷限了一位應該更有表現的女演員溫貞菱。

3.其實從每一集片尾的音樂,就我自己的解讀,導演對蝶妹的定位,就是哀傷的,女性的歌聲雖然沒有任何歌詞,但就是讓人感到非常傷感。男性的歌聲一樣沒歌詞,卻是堅毅不屈的,非常遼闊大氣,很符合片中大股頭卓杞篤的氣勢。

4.陳耀昌醫師寫台灣歷史小說,多次強調「多元族群 大地共榮」。如果硬要說「斯卡羅」的成功部分,是把山林景色,拍得很美好,有「大地共榮」的勃勃生氣;但「多元族群」的部份,期望台灣的不同族群能夠消彌對立,互相尊重,「斯卡羅」則完全就是反面教育,可能反而加深某些的鴻溝。

5.戲劇效果,當然是編劇及導演最需要用力的,但為了效果看不到人性的良善,即使是一點點也好,是我最看不下去的。當然,在那樣艱困的年代,為了能活下去,爭得一片土地賴以維生,絕對是很辛苦的事,但吳慷仁演的阿水,那種卑劣無恥,或許演得傳神,但太超過的表演法,只覺得太過刻意了。

6.公視及公部門會挑選陳耀昌醫師的這部小說,作為歷史大戲,總經費兩億多,應該是看重原著小說的史觀及人物故事,結果改編後的戲劇,卻嚴重偏離原著,不知道這是否會是公視內部及公部門,在整齣戲播完之後,再討論的重點?

和台灣相關的歷史劇,還在摸索及起步階段,雖然完成一部好的歷史劇是不容易的事,但用戲劇讓更多人親近台灣土地,瞭解自己的歷史,是今後仍必須著力的發展。

有一段時期,看了不少日本的歷史大戲,一直期待台灣也能有夠好的歷史劇。一部「斯卡羅」的成功或不夠成功,只是個過程。如果每年,或每兩年都能有一部大戲,十年下來,也應該會累積出不錯的經驗吧。

可談的更多,這只是部份感想。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