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讀者投書 » 中國申請加入CPTPP對臺灣之影響

中國申請加入CPTPP對臺灣之影響

by 望春風 電子報A
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圖:中國熱點)
廣告:2021年青年創作出版媒合會前專題講座。

廣告:2021年青年創作出版媒合會前專題講座。報名請進: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eJm-RvGSVT6O0COXMroJjWmHB11XjglzIl3X4nFe9L34S9yw/viewform

文:黃中(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畢業)

(編者: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中國大陸16日(星期四)表示,該國已正式申請加入《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CPTPP),彰顯著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在國際貿易上的雄心。

該協定的前身是《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 TPP)。美國前總統歐巴馬(Obama)任內為制衡中國影響力而力推該協定,其對成員國貿易自由化的程度有著很高的門檻。但繼任者川普(Trump)總統在2017年宣佈退出該協定。

美國宣佈退出TPP後,日本領導改組CPTPP的談判。2018年12月,澳大利亞、加拿大、智利、日本、墨西哥和紐西蘭等11個國家在智利首都聖地亞哥簽署生效了CPTPP,該協定佔全球GDP百分之13。

當然我國也是亟欲爭取加入此全球最高水準的經貿自由機制。以下吾人想用SWOT分析的模式,簡單分析及解讀中國大陸的表態,對臺灣的優勢、劣勢、機會及威脅。

先談談優勢:臺灣早就展現以加入CPTPP之結果為目標的企圖心,各項國內貿易體制的轉型與法規的調適與修正,幾乎已完成大部分的修法。我國本身就是外貿導向的自由經濟體,該協定對APEC(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亞太經濟合作會議)成員的加入持歡迎態度,加上目前整體的國際氛圍及地緣戰略情勢是較有利於臺灣的;中共戰狼的姿態與經濟脅迫的舉措,世界民主陣營可說是歷歷在目,在各國越發講究經濟安全與分散風險的當下,基於政治與經濟無法完全脫鉤的國際現實,在在凸顯臺灣於民主自由供應鏈的價值地位。

再來析述劣勢的部分:在東亞區域主義發展過程中,臺灣幾乎是局外者(outsider),不僅未能參與次區域的區域貿易協定(Regional Trade Agreement, RTA),如東協加 N 系統的整合;在雙邊關係上,也僅止於與中南美邦交國簽署自由貿易協定(Free Trade Agreement, FTA)、或與中國大陸之《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Cross-Straits Economic Cooperation Framework Agreement, ECFA),及《臺星經濟夥伴協定》(Agreement between Singapore and the Separate Customs Territory of Taiwan, Penghu, Kinmen and Matsu on Economic Partnership, ASTEP)和《臺紐經濟合作協定》(Agreement between New Zealand and the Separate Customs Territory of Taiwan, Penghu, Kinmen, and Matsu on Economic Cooperation, ANZTEC),除此之外只剩APEC為我國區域經濟整合之唯一參與平臺。

在市場開放之後,未來我國將面臨來自 CPTPP 成員進口產品的競爭,同時我國亦會因為關稅降低而導致進口農產品數量增加,使得供需產生劇烈變化,所以必須儘早做好相應的調適及配套措施。換言之,臺灣屬於「小農經濟」,若開放的話,將會影響我國較弱勢的農產業,加上許多開發中國家定會要求臺灣一併開放農產品進口。因此,如何調整農業政策以降低衝擊將是政府的首要任務。

我若能解除福島核災地區食品進口禁令  將有助於加入CPTPP機會

至於機會部分:美國宣布退出後,2017 年 7 月,日本召集另外十個TPP成員國召開會議,各國同意為進行最低限度之條文修訂(擱置部分條文)以利於加速談判而有助於協定儘早生效。2017年11月,11個成員國代表於APEC峰會進行TPP最後一輪談判,就核心項目達成協議並宣布更名為CPTPP,由此可見,日本在CPTPP 發展過程中所扮演的重要主導角色,剛好今年日本又是CPTPP的輪值主席國,對臺灣尋求入會是一大助力與機會,在臺日友好及貿易往來的頻密程度下,我國若能解除日本福島核災地區食品進口禁令,將是增加臺灣加入CPTPP的機會。

而在威脅方面:中國大陸雖非市場開放與數據流通透明性高的國家,不過其經濟量體大,有它龐大的政治資本,相較起來更有談判籌碼,且已與其中八個成員國簽署FTA,就算許多貿易條件不能與其他先進國家同步,甚至於開放自由化方面仍有一段距離,但它的地位可能會讓其他友中國家在條件上給予保留或彈性;進而以其所謂一中原則之政治前提阻止中華民國臺灣的加入。再加上日本2021年是CPTPP的輪值主席國,對臺灣尋求加入會是一大助力,卻也可能是臺灣最後一搏的挑戰,因為2022年是中日建交50周年,又是中共第20次全國代表大會(20大),且是習近平尋求第3任期的時間點,因此臺灣想要加入CPTPP,2022年之後可能難度會更高,或至少時間上會嚴重遲滯加入時程,因為在國際上孤立臺灣是中國領導高層的頭號優先目標。

目前在美國整體印太戰略的大架構下,臺灣加入CPTPP不只有實質貿易上的需求,也有增加國家整體綜合安全的考量;雖然目前美國仍無重返該協定之意願,但在中美對抗的態勢下,依然對CPTPP成員國有著重要影響力。中國大陸的申請加入,其實非常多成員國皆感到突然與驚訝,因為近期中國許多財產重分配之措施是違反自由經濟的,對內數據的高度監管、不透明與對國家企業的補貼也不符合CPTPP的期待;另外,在沒有正當理由下,禁止CPTPP部分成員國產品進口等摩擦(與澳洲),在在顯示中國離入會仍有一漫漫長路待磨合;更表示臺灣只要法規體制做好配套、溝通與周全準備,並在年內於會員國非正式諮商達成共識之適當時機提出入會申請,不是完全沒有機會趕在中國前入會的,進而可將政治因素的影響降至最低。不過,兩岸關係的緩和與否仍是我國與他國進行經濟合作及整合的重要關鍵因素之一,若因政治性議題僵持不下,勢必會影響到臺灣加入區域經濟整合之進程。因此一連動關係,在處理對外經貿事務時,應該儘可能低調且降低政治性色彩,儘量以經貿立場與務實外交為考量。

最後,如前上所言,臺灣必須將加入CPTPP當作一種「經濟與安全共軛之戰略」(the conjugate strategy of economy and security),而不是一種單純的經濟或貿易政策;而臺灣在此「大國競爭」的印太戰略中,更宜盡早制定一套兼顧並平衡「印太戰略」及「兩岸關係」的論述及因應機制,無論何時能獲所有成員國共識而正式加入該協定,我們都必須先準備好且慮周行妥。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