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A » 陳龍禧專欄 » 【陳龍禧專欄】秋空明月圓 「中秋節」話月的詩歌

【陳龍禧專欄】秋空明月圓 「中秋節」話月的詩歌

by 邱筱凌
秋空明月圓 「中秋節」話月的詩歌
陳龍禧

陳龍禧

文 / 陳龍禧(文化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資深媒體人,旅居美國亞利桑納州鳳凰城)

廣告:視障音樂基金會製作有聲樂譜志工

廣告:視障音樂基金會製作有聲樂譜志工

俗諺說:「年驚中秋,月驚十九。」意思是每年到了中秋,當年已近年尾;每月到了十九,當月已將月底。自古以來,春江花朝秋月夜,人類普遍對月亮充滿了好奇與想像,許多民族都有關於月亮的傳說,尤其是東方民族,對月亮更是情有獨鍾。秋月春風等閒度,又是一年中秋,詠月高歌,就談月亮詩歌吧!

以前讀過一首杜甫《月夜憶舍弟》「戍鼓斷人行,邊秋一雁聲。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有弟皆分散,無家問死生。寄書長不達,況乃未休兵。」的詩,如今旅居美國,雖然美國月亮比較清澈,但心中還是有「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月是故鄉明水是故鄉甜」的感覺。

在美國,常看一輪明月升起,照著四週空曠的草地遍是月光,以前從來沒看過這麼大、這麼美、這麼亮的月亮,亮得想要與人分享,說美麗月亮隱藏的祕密。唐代詩仙李白在《把酒問月》詩中曾發出感嘆「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宋代著名的文學家、書畫家蘇軾當年一句「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如今回想李白和蘇軾兩人都是修行人,他們的作品似都暗含天機。

中秋時節,有人歡聚有人愁,文人墨客藉節抒懷,蘇軾筆下的中秋,最家喻戶曉的莫過於《水調歌頭》,詞牌中「明月幾時有…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的感悟既飽含哲理,亦鼓勵後世者看淡離合。然而看淡與放下執著談何容易?蘇軾一生幾經挫折,心情載浮載沉,筆下中秋《西江月‧世事一場大夢》「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夜來風葉已鳴廊。看取眉頭鬢上。酒賤常愁客少,月明多被雲妨。中秋誰與共孤光。把盞悽然北望。」令人惆悵的秋景,感受風葉秋涼,品讀超凡哲思。

秋空明月圓 「中秋節」話月的詩歌

秋空明月圓 「中秋節」話月的詩歌

回憶猶如昨日事,音樂療癒人心。記得高中音樂課,有一首旋律好美的美國民謠《科羅拉多河上的月光》,沒想到學生時代唱的歌,現在僑居亞利桑那州鳳凰城,卻是用科羅拉多的河水。這首歌1930年問世,是流傳極廣的古老美國民謠,許多美國西部電影常用此曲為背景音樂。歌中:月光照在科羅拉多河上,我願回鄉和你在一起,當我獨自一人多麼想念你,記起我們往日的情意,你說秋收後做我的新娘,我一直等待著你,月光照在科羅拉多河上,不知你是否把我忘記。這首歌樂曲舒緩優美,旋律略帶鄉愁,似汩汩清泉,在心靈緩緩流淌。

歌中出現的Colorado(科羅拉多)在西班牙語中代表紅色。傳說三百年前,西班牙人征服了中南美洲,北上進入北美洲。西班牙傳教士無意中走進西部峽谷地區,被那裡壯麗的紅色岩壁震驚,此後,這地區就被稱為科羅拉多。而發源於洛磯山的科羅拉多河,穿流於位於美國西部亞利桑那州西北部的科羅拉多大峽谷,故此而得名,它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選為受保護的天然遺產之一。

秋空明月圓 「中秋節」話月的詩歌

秋空明月圓 「中秋節」話月的詩歌

站在大峽谷邊緣,幾乎看不出科羅拉多河水流動。令人不可思議的是,數百萬年來科羅拉多河就像一把連續不斷的鏈鋸,每天切割著大峽谷底部的岩層,使大峽谷岩石映襯得像火焰一般。在月光下,兩側岩壁呈白色,襯著靜虛藍色的陰影,十分醒目。

《科羅拉多的月光》也有人譯作《科羅拉多之夜》,這首歌訴說的是對分離戀人的思念。歌詞作者Bill Moll是個參加過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老兵,他是科羅拉多州人,四行韻律詩表達了他出征在外時對未婚妻的思念。歌曲作者Robert A. King,是紐約人。如今,這首原來用吉他伴奏的獨唱歌曲成為世界名曲,被很多中外歌手翻唱過。中文版本,最有名的莫過於蔡琴。

《在銀色月光下》的原始旋律是源自塔塔爾族民歌,有音樂學者考證認為它更早的來源可能是俄羅斯民歌;散居在新疆、蒙古一帶的塔塔爾族,靠近中亞與俄羅斯,他們的音樂,的確具有鮮明的中亞細亞風格。旋律熱情、流動,充滿舞蹈性,也很賦予幻想性與神秘感。1938年間,「西部歌王」王洛賓在新疆把這首曲子改編為華語歌曲。

《半個月亮爬上來》是王洛賓結合西北地區民間音調與歐洲抒情曲的風格,改編的一首歌曲,在平靜的述說中,將潛存於主題的抒情成分委婉柔和地表達出來,從而讓新旋律浸透了西班牙式的浪漫風情。這首歌曲因曲調優美、意境深遠、易學唱而廣為流傳。1939年春天,王洛賓跟隨西寧「青海抗戰劇團」赴河西走廊,當時除編排抗日內容的小劇外,還排練一些農民喜聞樂見的鄉土民歌,其中《半個月亮爬上來》作為特別保留節目表演。

《掀起你的蓋頭來》「掀起了你的蓋頭來,讓我來看看你的眉。你的眉毛細又長呀,好像那樹梢彎月亮….。」是王洛賓根據烏孜別克族的婚嫁禮儀民歌《討新娘》改編而來的,曲調節奏明快、歌詞含蓄、層次分明。他曾在自己的「音樂札記」中,曾經記錄了這民歌的起源「是南疆的一種鄉土遊戲」。這首歌還有一段美好的往事,王洛賓曾用這曲調重新填詞,形容女作家三毛留給他最美好的第一印象,「掀起你的蓋頭來,美麗的頭髮披肩上。像是天邊的雲姑娘,抖散了綿密的憂傷。」

秋空明月圓 「中秋節」話月的詩歌

秋空明月圓 「中秋節」話月的詩歌

臺灣早年流行的國語歌曲《月光小夜曲》「月亮在我窗前徜徉/透盡了愛的光芒/我低頭靜靜地想一想/猜不透你心腸/好像今晚月亮一樣…啊!月光…」,實際上曲調即是《莎韻之鐘》的電影主題曲。2007年,又有臺灣電影《練習曲》,劇情描述一位年輕學生,騎車環島旅行的故事,其中電影的片段選用《莎韻之鐘》為背景,用日本人作詞、譜曲的《月光小夜曲》當背景音樂。距今70多年《莎韻之鐘》如今只能讓人憑弔。回想《莎韻之歌》改成臺語歌《殉情花!紗蓉》的愛情浪漫曲調,和從香港紅回臺灣的《月光小夜曲》,如把軍國宣傳的故事,轉型為典型賦予全新的意義,想想無辜的莎韻,當欣賞《月光小夜曲》時,想必還是會流下同情的淚水吧!

臺語老歌《月夜愁》「月色照在三線路/風吹微微/等待的人那未來/心內真可疑…」 朦朧月色照在兩人昔日常走的街道上,晚風拂來,憑添心頭愁思,相約見面的人怎麼還不來,內心的猜疑與不解,連月色都顯得憂愁了起來。這首發表於1933年的《月夜愁》,由周添旺作詞、鄧雨賢譜曲、純純主唱。

明月如鏡,照見人生種種。古今中外的詩歌、音樂、繪畫等,各種藝術形式中都離不開月的身影。對月靜坐,吃餅飲茶,幾路征程,歲月遠去,留下千絲萬縷的殘缺。「人生代代無窮已,江月年年望相似」,縱然相隔千年,面對同一輪月,我們仍可以無話不談,轉瞬亦如永恆。人生「幾多風雨幾多秋,幾多輪迴,幾多愁。」波斯蘇菲詩人Rumi說「白天是為了謀生,而黑夜只是為了愛…日光下我們野心勃勃…當夜色隱藏大地,只有一輪皓月,既明朗又安定,我們才放鬆下來,將個人情感慢慢釋放。愛情、友情、親情、鄉情、家國情悲歡離合,都被淋漓盡致寄託在月色中。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