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A » 陳龍禧專欄 » 【陳龍禧專欄】中秋「賞月娘」 談幾首月亮歌的故事

【陳龍禧專欄】中秋「賞月娘」 談幾首月亮歌的故事

by 邱筱凌
中秋「賞月娘」 談幾首月亮歌的故事
陳龍禧

陳龍禧

文 / 陳龍禧(文化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資深媒體人,旅居美國亞利桑納州鳳凰城)

廣告:視障音樂基金會製作有聲樂譜志工

廣告:視障音樂基金會製作有聲樂譜志工

明月如鏡,照見人生種種。古今中外的詩歌、音樂、繪畫等,各種藝術形式中都離不開月的身影。古今文人尤其偏愛月,白居易、王維、歐陽修、蘇東坡等眾多著名文人,都身居高位,白天廟堂上談天下大事,到了夜晚,可以月下品酒、泛舟、賞花、笙歌不斷,又或者明月松間悠然獨處,顯然古人早就在月光下,遇見另一個自己,現在才有與月有關的中秋節吧!

中秋節是臺灣的民俗節日,月到中秋分外明、舉頭望明月,寄情千里光,習俗代代相傳,現在人可以一起賞月、吃月餅、柚子、烤肉,在還沒電話、沒網路的時候,月亮有如是情感交換器,比鴻雁更快,縱然彼此相隔千萬里,通過它可以心心相映,一想到望著同一輪明月,便升起一種咫尺天涯的親近感,才有蘇軾《水調歌頭》能「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如今人們整天忙碌,面對月亮,還真只能喟嘆「對酒當歌人生幾何」呢!

中秋「賞月娘」 談幾首月亮歌的故事

中秋「賞月娘」 談幾首月亮歌的故事

李珮菁曾唱紅《我愛月亮》,也是對人生的愛。記憶中最早認識月亮,是讀《靜夜思》「床前明月光」開始;服役於海軍《望月懷遠》,也常見「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以及歐陽修《生查子》「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後來考公職進臺北教育局,負責考歌星證,聽歌的機會特別多,對月的記憶雖然混雜,但總是美好。在中秋這個節日,特別選《古月照今塵》《月光小夜曲》《一樣的月光》《在銀色月光下》《月亮代表我的心》五首與月有關的歌,來和大家說歌曲故事。

對月靜坐,吃餅飲茶,幾路征程,歲月遠去,留下千絲萬縷的殘缺。「人生代代無窮已,江月年年望相似」,縱然相隔千年,面對同一輪月,我們仍可以無話不談,轉瞬亦如永恆。印尼華僑歌手黃文章1984年,發表《三百六十五里路》獲得「金嗓獎」;第二張專輯《古月照今塵》得到「金鼎獎」「金鐘獎」。「江山依舊人事已非」表現歷史興衰、成敗無常,有歷史情節、重整河山、開拓未來的厚重豪情。在敘事華夏的同時,又將臺灣原住民古調貫穿其中;「只剩古月照今塵」,傳達出時空漫漫,月圓月缺,慨歎古往今來,滄海桑田的情感和呼應古今的藝術張力,明月陪伴今人的不僅是和古時一樣,還有承載家國之愛。

2007年,有一部《練習曲》電影,選用宜蘭南澳《莎韻之鐘》為背景。劇中背景音樂《月光小夜曲》,是日本古賀政男譜曲、西條八十作詞《莎韻之歌》。那是日本影歌雙棲女星李香蘭主演的電影《莎韻之鐘》主題曲。電影劇情把故事誤導為師生戀,這讓媽媽曾與故事直接有關的陳鳴弦有意見。他說「70年前日治時期,總共有六女一男七位泰雅族學生,揹負行李陪同老師下山,一心想送日本老師出征,路上遇上大雨,莎韻從獨木橋墜溪,不幸跌入溪水中,被河水沖走,此一落水事故完全與愛情無關。」與莎韻同幫老師揹行李的伊擺‧哈勇,漢名叫陳鳳玉,她兒子現在是英文補教名師陳鳴弦。陳老師說,臺灣總督府為表彰義行,特別頒了名為「莎韻之鐘」給部落,原本只是單純意外事故,日本卻編故事稱頌成殖民帝國美好,拍成淒美的電影。歌曲後來被改配成《月光小夜曲》,不少人被歌詞「月亮在我窗前徜徉,透進了愛的光芒。」深深吸引而忘卻真正歷史。

有部電影《搭錯車》,插曲是蘇芮唱的《一樣的月光》。這月光不禁讓人想起李白官場失意萬念俱灰,中秋在長安城中,孤寂落寞,一個人邀請明月喝酒,留下了千古絕唱「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同樣的月光,彈指一揮間已過千年,現實依然殘酷而清晰。《一樣的月光》歌詞創作吳念真回想寫詞過程,他說「收到邀請第二天影片就要開拍,要寫女主角在音樂會上演唱的歌,他當天淩晨四點才把歌詞送給劇組。」據說為了不影響影片拍攝,作曲李壽全拿到歌詞後,在歌詞衝擊下兩小時就把曲寫好,劇組根據歌曲小樣,開始影片的拍攝。

中秋「賞月娘」 談幾首月亮歌的故事

中秋「賞月娘」 談幾首月亮歌的故事

吳念真認為,虞戡平導演找蘇芮唱主題曲,是覺得她唱歌的方法很適合演繹《一樣的月光》,據說蘇芮覺得這首歌很沉重,又可以抒發感情,也很喜歡唱這歌。影評指出「《一樣的月光》在影片中出現兩次,直接從女主角口中唱出「一樣的月光/一樣的照著新店溪」,透露了她的內心感情,一氣盤旋波濤起伏。歌曲排比好像過去一切的回憶,在表面平靜的情緒下蓄勢,緊接著又「一樣的笑容/一樣的淚水/一樣的日子/一樣的我和你」速度加快、力度加大,激情奔湧。「…誰能告訴我/是我們改變了世界/還是世界改變了你我」。一句接著一句反復糾結,聲近呼號,無異一聲聲深沉的慨歎!」

人生「幾多風雨幾多秋,幾多輪迴,幾多愁。」波斯蘇菲詩人Rumi說「白天是為了謀生,而黑夜只是為了愛…日光下我們野心勃勃…當夜色隱藏大地,只有一輪皓月,既明朗又安定,我們才放鬆下來,將個人情感慢慢釋放。愛情、友情、親情、鄉情、家國情悲歡離合,都被淋漓盡致寄託在月色中。」《在銀色月光下》是源自塔塔爾族民歌,散居新疆、蒙古一帶的塔塔爾族,靠近中亞與俄羅斯,他們的音樂,具有鮮明的中亞細亞風格。旋律熱情、流動,充滿舞蹈性,也很賦予幻想性與神秘感。「西部歌王」王洛賓80多年前,改編《在那銀色的月光下》歌曲「在那金色沙灘上/灑著銀白的月光…往事蹤影迷茫…。」真是好聽又感性。

在鄧麗君42年生命中,唱紅了很多膾炙人口的歌曲,其中《月亮代表我的心》成就輝煌。這首歌是臺灣音樂人翁清溪作曲,當年陳芬蘭唱時,唱片公司並沒在臺灣做推廣和宣傳,陳芬蘭沒將此曲唱紅,後來鄧麗君重新演唱,收錄在香港寶麗金1977年發行的國語專輯《島國之情歌第四集—香港之戀》中,雖然未作為專輯主打歌,卻在新加坡、馬來西亞引起轟動又紅回臺灣,成為華人世界家喻戶曉的歌曲,在海內外傳唱。

中秋「賞月娘」 談幾首月亮歌的故事

中秋「賞月娘」 談幾首月亮歌的故事

翁清溪是無師自通的音樂傳奇人物,曾獲第十屆金曲獎終身成就獎。他靠自修會多種樂器,自組樂隊在美軍俱樂部演唱,1971年組華視樂團擔任團長暨指揮,1973年到美國波士頓「Berklee College of Music」專攻作曲編曲,《月亮代表我的心》歌曲是他學成回臺帶著回來的創作,請孫儀幫忙填詞。據說鄧麗君重唱時並不知道,這首歌原創在臺灣而非南洋。當唱片在臺灣發行後,她才知道事情原委,於是向翁清溪道歉,並在演唱會向觀眾說明。這首歌後來又有粵語、法語、俄語、日文版,日文是夏川里美演唱的《永遠の月》。

光陰荏苒,一瞬流年;季節馳步,中秋轉眼至。仰望天空與月共圓,縱然親情、愛情、友情,任何難捨的情緣牽掛,何妨把人間處處有真情的綿綿心緒,遙寄給遠方不能見面的親友,「唯應待明月,千里與君同。」是能精神相通的。《水調歌頭》「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這就是缺陷美吧!

中秋「賞月娘」 談幾首月亮歌的故事

中秋「賞月娘」 談幾首月亮歌的故事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