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生財經 » 民生 » 童稚的颱風記憶

童稚的颱風記憶

by 望小風
童稚的颱風記憶

文/賀鐵君(國防大學政戰學院新聞系第二十三期畢業,大葉大學管理學碩士,前漢聲電台上校總台長退役)

颱風,在寶島夏秋季是令人歡喜又帶憂的天候,多了成澇災,缺了隔年要抗旱,無論多與少總有人嫌,討不到皆大歡喜的體面。

尤其在我成長的五十年代,缺乏科學預報系統,難提供準確數據資訊,及早掌握動向做好防颱工作外,複加民居建物結構簡陋,抗風禦水能力薄弱,所以大人們談颱風色變,而孩子們也懼夜半不成眠,要端盆接漏雨,置身水漂穢物的不堪!

記憶的颱風天,除了防颱準備的戰戰競競外,於我還是個特殊的好日子,再大的風,有老爹的智慧防颱,屋瓦門窗未曾動搖,再大的雨,屋基地勢高未曾淹水,就連百年難有的八七水災,也未傷絲毫。

幼年的我很單純,那知颱風「長眼」的破壞力,會讓蒼生苦悶憂鬱。台南水交社眷村的地理優勢,讓我很安心在夜聽風、日觀雨!

反倒是颱風過後的翌日,還可以光腳走水滯地嬉戲,撿拾風掃下的鄰家木瓜、水果吃,甚至走遠點到水淹低地,在水溝渠道裡手捕魚塭溢出竄游的虱目魚。

這些事在平日是絕不被允許的,而我卻能藉機邀朋呼伴,玩得特別興奮,回家也不會受父母親棍責,如似「偷與貪」的現行犯,違規屬實在前,卻倖有國法特赦豁免的竊喜感!

年紀漸長,不再有這份童稚感,甚至老成到要為自己的家做防颱準備,疏通閣樓排水管,固定植花罐缽,修枝側柏傘蓋,防著冷氣外掛機具吹落,叮嚀在外孩子們避颱早歸。行為模式全如當年老爹的憂心,防颱工作內容稍或不同,心念卻一致。

現在的孩子們難體會我當年單純童稚的快感,代之而起的是關心颱風假安排?如何在水泥牆內揪團,享受聲光視覺、歡唱、玩手遊、饗美食,甚至涉險海湄觀濤,山巔頂風!

現在氣象預報科技進步到三D立體,能精準掌握颱風動向,防颱工作有效率又省力,已不是當年全民抗戰的概念,況且救災與重建復舊工作也組織化,大大降低了颱風的傷害。

如今防颱的重心,似乎頃斜成了政治層面問題,中央與地方首長關心程度與放假決定,關乎選票的動向,所以言者諄諄、聽者藐藐,只要選民歡喜有感就好。

樂見風雨不侵的寶島,再得天庇祐,「璨樹」過門而不入,實全民之大幸。而當年防颱的大人走了,小孩老了,老的學大人當家,但小孩的童稚快樂未老,當颱風來時,又新鮮飄然入我心!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