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政治國際 » 政治 » 美國911事件二十周年啟示座談會

美國911事件二十周年啟示座談會

by 望小風
台灣國際戰略學會及台灣國際研究學會11日舉辦座談會,聚焦911事件20週年與美中台三邊關係,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理事長王崑義(左3)主持,東華大學教授施正鋒(右3)等人出席。

(記者葉博韜 / 台北報導)  今天是911事件20周年,東華大學教授施正鋒於研討會表示,目前大局底定,美國已認為自己不再獨霸,必須面對中國。拜登曾提到台灣類似北約盟邦地位,施提醒,台灣仍要小心,當美國認為重大利益改變時翻臉跟翻書一樣,美國兩次和阿富汗簽協定都把阿富汗當做北約盟邦,故台灣還是要天助自助,拜登昨與習近平通話重申「一中政策」,這是美國在三大公報後的主軸「放屁安狗心」能應付就應付。

台灣國際戰略學會今早(11)日舉辦「911事件20周年與美中台戰略轉型」座談暨新書發表會。施正鋒分析,拜登政策是「歐巴馬2.0」,仍是傳統民主黨自由主義路線,或自由式的國際主義,但在軍事、氣候變遷、民主人權理念三個戰場會與北京「選擇性交往」,軟硬兼施。

施正鋒認為,拜登從越戰任參議員到副總統至今,是從鴿派轉變為鷹派,現在是溫和派,且相當不信任職業軍人,喜歡用自己的人。由於拜登愛現,幕僚低調且不敢跟他頂嘴。另外,拜登是典型政客,政治敏感度相當強,視民意見風轉舵,因此台灣掌握美國人的民意變得很重要。

施正鋒強調,拜登曾提到台灣類似北約盟邦地位;即類似日本、南韓有簽「防衛條約」,台美則沒有防衛條約,「但即使有(防衛條約)又如何」,還是要小心,當美國認為重大利益改變時翻臉跟翻書一樣,美國兩次與阿富汗簽協定都把阿富汗當作北約盟邦,所以台灣還是要天助自助。拜登昨與習近平通電話重申回到「一中政策」,這是美中三大公報後的主軸,即「放屁安狗心」,能應付就應付。

美國911事件二十周年啟示座談會

美國911事件二十周年啟示座談會

傳駐美處正名 學者:拜登展現對北京強硬立場

美中領導人通話隔天,傳出美國正考慮台灣所提,將派駐華府的「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正名為「台灣代表處」。學者分析此舉顯示拜登想展現對北京立場強硬,而若美國同意正名,中共可能在東海或台海興波,測試美國挺台程度。

台灣國際戰略學會及台灣國際研究學會今天舉辦「911事件20周年與美中台戰略轉型」座談會,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理事長王崑義、執行長羅慶生、以及東華大學教授施正鋒等人出席。

美國總統拜登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10日通話,今天傳出華府正在認真考慮台灣提出的請求,將駐華盛頓使節團駐所名稱由「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正名為「台灣代表處」。王崑義說,可見拜登玩兩手策略,先將身段放軟與習近平通話,「隔一天丟個炸彈給你」。

王崑義表示,中國幾十年來在國際間持續以「一個中國」原則「圈住」台灣,美國若真的同意改名,中共絕對不會善罷甘休。中國在多個領域可能不會與美國合作,也可能在東海或台海興波,測試美國是否將介入台海衝突。

他也說,北京眼見美國守不住阿富汗,未來或許會給美國難題,並測試美國挺台程度是否真是堅如磐石。

國際關係學者羅慶生則分析,拜登與習近平通話後,隔天傳出華府考慮駐美處正名消息,顯示拜登除了想展現對北京立場強硬,以對國內交代,藉此恢復聲望外,與習近平通話,也可能是「招呼打在前面」。

東華大學教授施正鋒表示,拜登支持多邊主義,了解國際議題需要中國協助,加上他清楚台美關係的發展脈絡,對台海議題的用字比川普甚至歐巴馬更謹慎,應不至於把自己「推至牆角」。

美國911事件二十周年啟示座談會

美國911事件二十周年啟示座談會

藉911二十周年勾畫與論斷美中的盛衰

健行科技大學企管系教授顏建發在會中表示,美中關係一直處於調整的過程,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是美中建交以來第一個嚴重的衝突點,然,國際社會與中國市場互相需要的誘因,促使美中雙方妥協的到來。1992年五月鄧小平南巡後,中國進行第二次改革開放,自此中國的門就沒有在關起來,直到去(2020)年7月1日北京對香港頒布國安法後,中國被以美國從經貿、科技、學術、外交與軍事加以圍堵,而美國的民主同盟也隨跟進後,情況起變化,尤其奉行多邊主義的拜登在今(2021)年1月20日就職後,中國被美國及其盟友的包圍網,裹得更緊;而中國與以美國為主的民主同盟的脫鉤與對立,日益明顯。同時,為應付外力的圍堵與內部的反習勢力,以及可能的裡外勾結,習近平採取了更激進的換軌與主動與美國脫鉤的作為,顯然有意提前走自己的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路線。

他強調,不同於1992年春的二次對外開放,這次美中間的駁豁以及美中彼此的大門在相互收窄中,回頭看顧去這三十年:中國對美國的門由關而開;再由開而關,前後約三十年一個循環。過去中國學者常講「中美關係好也好不到哪裡,壞也壞不到哪裡?」自2018年三月以來美國前總統川普對中國祭起經貿與科技制裁以後,已有很久未曾聽言。依目前習近平這種搞文革式的政治運動的作為觀之,美中關係要恢復2018年前的模樣,恐怕2030年之前還很難見到。

顏建發指出,回顧過往三十年,在美中經濟的沉浮與枯榮,2001年9月11日賓拉登為首的蓋達恐怖組織對美國發起自殺式攻擊是個重要分水嶺。而當時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權包庇賓拉登,導致美國發起對阿富汗的攻擊。塔利班後來雖下野,卻走入地下,一直扮演重要的對抗角色。塔利班的纏鬥讓美國深陷戰事的泥淖,中國則埋頭搞建設、悶聲發大財;自此,美中的經濟實力,一降一升。這也多少導致,自阿富汗撤軍後來成為美國兩黨的共識。

他表示,阿富汗一直被稱作帝國的墳場,蘇聯與美國被套牢而國力衰退是目前這一代菁英階層所見證的;如果這是宿命,大家感興趣的,下一個犧牲者是否為中國,而要重建百廢待興的阿富汗需耗巨資,當塔利班慶祝政權成立的那一刻,恐是北京噩夢的開始。

美國911事件二十周年啟示座談會

美國911事件二十周年啟示座談會

從911事件到阿富汗撤軍的美國利益

國立聯合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助理教授蕭衡鍾指出,反恐戰爭為的是美國利益。

他說,蓋達組織宣稱對美國發動恐怖攻擊的主因在於美國人先對穆斯林世界發動攻擊,才逼的他們不得已而還擊,而作為一個民主國家的美國,美國人民對於其政府對穆斯林世界所採取的種種暴行有無可逃脫的責任,包括對於穆斯林地區經濟的壓迫與剝削、以及要求美國勢力撤出中東地區,不要插手干預其內政與教育,並且批評美國人民的文化價值、意識形態、道德與生活方式的墮落。

蕭衡鍾指出,但對於美國而言,除了支持美國政府所採行的對付所謂「恐怖主義」之正義戰爭外,更強調自由民主理論原則與價值的可貴,諸如「人類的尊嚴、對普遍自然法與造物者的信仰、允許對真理公開的辯論以及宗教信仰自由的維護」等等,並且認為這不僅僅是美國人的價值更應該是人類的普世價值。

其實,美國政府對其他國家所採行的政策,很多都不符美國自己所揭櫫的原則,比如制度的移植、是否真由當地自決、為的是國際法還是美國利益等,並且對美國人民與全世界所有國家塑造美國世界警察的形象、正義的化身,使其辯護者在為美國海外利益辯護時,堅稱美國是善良、無罪的,是為自由而戰的,錯誤的是當地腐敗的政府,邪惡的國家。

他表示,但等到一旦毀滅對方才發現錯誤時,如西元2003年對伊拉克發動攻擊,摧毀海珊政權,只有輕輕的公開承認錯誤,一付要不你又能怎麼樣的態度,往往令許多非西方的國家與人民對此反感。

就像於2010年上映的好萊塢電影《關鍵指令》(英語:Green Zone,大陸譯為《綠區》,香港譯為《叛逆諜戰》)所演繹的,大國可以為所欲為、小國只能被迫接受,美國這種現實主義式的思維方式表現的就是,美國可以為了捍衛自身的利益,不惜對世界其他地區發動「預戰」與「義戰」。

他指出,文化衝突與價值衝突中的「他者」。基於蓋達組織所認為的伊斯蘭教義,他們批評美國人民的文化價值、意識形態、道德與生活方式的墮落來看,我們看到的是文化與文化之間的不相容,是表現在文化的抽象意義上的對立之上。不僅美國對於非西方世界的文化沒有真正寬容與尊重,非西方世界對於美國的文化亦是如此。

雖然文明與文化的衝突不是最近才有的現象,但是歷史和當代的現實都表明文化對世界政治的重要影響。如果以西方文化對於穆斯林世界「文化帝國主義」的文化霸權來看,則此不僅是代表真正的文化衝突,更因此意味著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不僅只有軍事、政治、經濟等衝突,還存在思想觀念、意識形態與文化價值上的衝突與對立,是全球化下的國際關係、國際政治與國際戰略研究者應該關注的焦點之一。

蕭衡鍾強調,對於多數非西方國家而言,國家發展的「現代化」經歷往往是一個令人又愛又恨的過程。「愛」的是「現代化」帶給當地人民在文化的具體層面上有很大的便利性,諸如科學技術的「賽先生」所帶來器物使用的便利與生活方式的大幅改善、經濟的快速發展等。

美國911事件二十周年啟示座談會

美國911事件二十周年啟示座談會

現代化中的上層建築需要與經濟基礎相適應

蕭衡鍾說,文化的形成是為了適應該民族國家社會所面對的自然與人文環境條件,而文化從抽象的思想觀念、意識形態與文化價值,到具體的制度、組織與架構、生產方式、器物製造與使用等,是息息相關且交互影響的。西方文化的具體面向未必能與非西方文化的抽象面向互相配合,更遑論西方文化的抽象面向與非西方文化的抽象面向兩者的不相容了。

在美國挾其優勢文化,與軍事、政治及經濟的交互影響下,對於非西方民族國家、像是兩者在抽象的文化面向極不相容的伊斯蘭世界來說,呈現的是一種二元對立的思維。以現代化要符合「具體國情」的論點來看,像伊拉克、阿富汗等直接移植的美式民主,其政治法律等上層建築的民主程度,似乎是超越了當地社會經濟基礎(具體環境)所能符合與承受的程度了。

中國崛起下的美國利益焦點

蕭衡鍾指出,美中關係是美國最重要的競爭關係,在經濟、外交和技術方面的競爭將發揮核心作用,儘管美國綜合國力仍略勝一籌,但中國正在縮小差距,顯示美國在亞洲安全的領導地位正受到削弱。在拜登定調美中處於「戰略競爭」、指稱中國是美國最大地緣政治對手的基礎上,美中雙方在東海、台海與南海的對峙只會越來越強勢。

他強調,美國向來在地區衝突中部署各種軍事和非軍事力量以保護美國的國家利益與戰略利益,並有助於在影響力和領導權競爭中獲得優勢,像各項友台法案,以及軍售給台灣某些帶有攻擊性質的武器、拋出是否配合台灣的「逆登陸」作戰、放出是否將台灣納入其「遠征前進基地作戰」(EABO)任務皆是如此,這也顯示在印太戰略下,台灣的地緣位置對於美國圍堵圈的重要性,不論是「重要夥伴」還是一顆「棋子」。

「合作性統一」的再詮釋:破解台灣被戰場經營的危機

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研究員張明睿博士指出,長期以來,一直將自己的研究主題,聚焦於「兩岸和平發展」議題的王崑義教授,最近接受「美國之音」專業的訪問,提出「兩岸和平發展」應先立基於「合作」的基本概念,提出了「合作性統一」的新思路。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