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讀者投書 » 「六四集會案」2021年9月9日庭上何俊仁陳詞全文

「六四集會案」2021年9月9日庭上何俊仁陳詞全文

by 望春風 電子報A
在中國大陸,「六四」一直是禁忌話題。但30年來,香港的維多利亞公園都會舉行「六四」紀念晚會,不論風雨,燭光依舊。(圖bbc)

文:何俊仁(香港支聯會副主席、創辦人之一)
(中文譯文,內容以英文版為準)

法官閣下:

我是本案的第二被告,本案涉及2020年6月4日維園燭光集會被指構成未經批准集結。本人是香港支聯會的創辦人之一及現任副主席,實有需要把六四燭光集會30年的歷史向法庭簡要地闡述,作為法庭判決的背景資料。

整段相關歷史起源於1989年4-6月間在北京發生的民主運動,當時由學生發起繼而數以萬計的市民參與了一場和平理性的民間運動:包括多場的集會、遊行等,目的是反貪腐和要求民主。事件發展到中國政府最終派軍隊進入北京於6月4日凌晨對北京街頭和平抗議的人民作出流血鎮壓而告終。

為何當時八九民運與遙遙千里外位於邊陲一隅的英國殖民地香港有關?答案很直接簡單,因為即將面對回歸的香港人都心懷祖國,希望國家能走向自由文明民主;他們更受到北京學生的真誠愛國和犧牲精神所感動,便自發起來聲援民運。從5月21日至6月4日,香港人民參與了不少於兩次過百萬人的遊行,更有數以百計的香港學生和市民連同記者親赴北京天安門廣場聲援北京學生。支聯會亦由多個民間組織聯合成立負責籌備香港的遊行集會,當時每天都有公眾的行動,但組織和參與者都與警方保持良好的溝通和合作,根本沒有人擔心違反甚麼《公安條例》而被檢控。

為何八九民運被鎮壓後,過去30多年支聯會還鍥而不捨地進行悼念六四、要求平反八九民運呢?一言以貫之:是基於道德的承諾和良知的責任。

有三個事實:

(1) 1989年,香港百萬人上街支持學運是基於單純和真的愛國愛民的心,我們和北京的愛國民運者「血肉相連」。當年的參與者目睹六四鎮壓都義憤填膺,大家不但不會忘記這段歷史,道德上更覺得有責任將我們的集體回憶傳給下一代,確保社會不要失憶!

(2) 在六四鎮壓當夜,不少香港市民和學生在北京街頭和平抗議的群眾站在一起。大家想不到入城的軍隊竟突然向理性和平、手無寸鐵的群眾開槍。當時有不少人中彈倒下,但北京市民沒有走避,反而圍起人牆,以人肉盾牌保護香港人。根據多個在場的香港學生和記者的證詞:北京市民聲嘶力竭、含淚懇求說:「你們香港人一定要平安回去,把今晚見到的事實告知全世界:我們的政府這樣殘殺自己的人民!」在北京幸存的香港人都含淚帶著良心的承諾,把真相帶回香港並告知世界,對此大家不會退縮、那敢忘記!

(3) 30年來,我們香港人履行道德的承諾,保存和捍衛六四歷史的真相,不容被扭曲、淡化各遺忘。六四鎮壓後,北京當權者以權力壓倒真理,在內地公開評論六四已成為輿論的禁區,神州大地對八九民運的大是大非問題,一片鴉雀無聲,彷彿整個民族對六四患了失憶。但當然事實不是如此,因為在這小小的香港,我們香港人為全國人民說出了良知的話,點起了良心的燭光,維護了歷史和人民的尊嚴。

30年來,香港支聯會和市民並肩而行,負上了維護六四真相的良心事業。我們進行了不少活動,包括設立紀念館、舉辦講座、出版和其他不同形式的悼念活動,其中最重要而有廣泛參與的就是每年於維園舉辦的六四燭光集會。根據公眾紀錄,從1990-2019這三十年間,每年的六四集會都風雨不改在晚上8時進行,參與人數由數萬至最多20萬人,每次都是合法、和平、有秩序地進行,從不構成公共秩序受到威脅和破壞的問題。

可以說在人類有紀錄的歷史中,從來沒有一個地方有這麼多的人能持續這麼長的一段日子(30年)在每年同一天的晚上(六四)在同一個地點(維園)為同一個信念向當權者說不或向強權說真話。

2020年,政府是30年來首次反對六四於維園舉行集會,理由是為了防止新冠病毒的傳播。支聯會常委在不獲警方批准集會後,決定不會如以往般舉辦集會,因為我們無法在維園預先設置音響和播影系統以及舞台等,亦無法組織義工糾察隊在場(過往是300-500人),故不能對大型活動作有效的群眾管理,所以支聯會決定:常委個人到維園這個有象徵意義的地方舉行簡單的悼念,並透過互聯網的直播與香港的市民聯繫。當時,我們估計支聯會縱使不在維園如常舉辦大型悼念會,仍會有一定數目的市民自發和自行到維園進行燭光悻念,而當晚所發生的正是如此。

當晚,由於沒有大型音響系統,支聯會常委根本不可能和其他出席而以小圈子方式分散坐在球場周圍的群眾作有效的真正溝通和互動,其實縱使支聯會主席李卓人有叫口號和唱歌,但主要還是透過在場者的手機於網上與場內、場外以至包括海外的上線者作即時的溝通,嚴格而言維園當時的群眾並非參與一個現場進行的集會,而是各自以自己方式進行悼念。當時,支聯會常委和其他參與者的一些互動都是當場自發的,而並非有預先策劃而發生的。

總結而言,2020年六四當晚的悼念行動或自發性的集會,雖然是未獲警方批准而違反《公安條例》,但我們的良知和道德責任感驅使我們要盡力維持香港這個歷史傳統——悼念六四、毋忘歷史、向權力說真話。我們要堅持這個表達意見的基本權利和自由,不被政府隨意或無理剝奪。

法官閣下,40多年來我從事律師執業工作,同時我亦全心投入了政治事業和社會運動,理念就是推動實現一個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中國和香港。我,至今矢志不渝。40年來我經歷了香港回歸的非殖化過程,在回歸後,我在曲折崎嶇的爭取民主、捍衛人權法治的路上持續奮鬥。六四鎮壓,我們這一群民主志士沒有選擇移民,甚至連居英權都不要;我們要與香港人民共同生活、共嘗甘苦。回歸時,我相信「反倒退、不撤退」、「立根香港、廣交朋友」,大家要準備持久的抗爭奮鬥,可能要多等廿年才有機會實現香港民主(如司徒華先生所說);但可悲的是,等了廿年,我們等到的是監獄!

法官閣下,2020年6月4日的晚上,我們這群人以良知和勇氣去履行道德承諾,行使憲法賦予我們的基本自由,和平悼念六四,縱使我們違反了法律上的一些要求——沒有警方的《不反對通知書》。無論如何,在整個歷史背景和社會環境下,我們願意承擔法律的後果。

我只能說在今日,因和平悼念六四成為囚犯,我們坦然面對蒼天主宰、國家社稷、同胞市民,家人以至後代。正在服刑或將要入獄的朋友們,明白大家正承擔這時代的苦難,但希望大家不要沮喪。

法官閣下,尊重您履行法律職責;對於我的判刑,我不求恩恤憐憫而減刑,但我期待閣下考慮以上陳述的歷史社會背景作出合理和公義的量刑。

何俊仁
2021年9月9日

#HKAlliance #june4th #6432Justice #支聯會 #何俊仁 #六四集會案 #六四 #六四32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