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左化鵬專欄 » 【左化鵬專欄】塊肉魚生錄~台灣鯛的故事

【左化鵬專欄】塊肉魚生錄~台灣鯛的故事

by 望小風
塊肉魚生錄~台灣鯛的故事

文 / 左化鵬(前中央通訊社駐漢城特派員,資深媒體人,彰化員林人)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起初,全能的上帝創造宇宙萬物,肯定沒有創造吳郭魚,昂祂更不會料到聰明的台灣人,又扮演起祂老人家的角色,將吳郭魚改頭換面成台灣鯛。

午后,途經安樂國宅旁的一條大排水溝,見鱗光閃閃,探頭望去,臭水溝中盡是密密麻麻的吳郭魚,他們挨挨擠擠,你爭我奪,互不相讓,在污水排放處,索食人類排放的穢物,完全不顧魚類的形象。我搖了搖頭,心中湧現一絲悲憫。

我想起了他們的祖宗。他們的先祖是非洲莫三比克的一種淡水魚,生長快速,肉多質嫩,二戰後期,日本人引進到南洋繁殖,取名「帝士魚」。不旋踵,日本戰敗投降,兩名被迫參戰的台灣兵吳振輝、郭啟章,被遣送回台時,潛進新加坡一處養殖場,撈起魚苗,裝進了空鳳梨罐頭,帶回台灣養殖,來到基隆碼頭時,只僥倖存活了十三尾,他們在高雄澄清湖放養,很快的子孫繁衍成千千萬萬尾,人們稱這種魚為「南洋鯽仔」,後來,又以吳郭兩人的姓命名為「吳郭魚」。

台灣光復初期,百業蕭條,糧食缺乏,吳郭魚適時提供了最佳的動物性蛋白質的來源。當時餐桌上,只要有一盤地瓜葉,一尾吳郭魚,那便是豐盛的一餐。國民政府來台後,經濟快速發展,人們有了近海的魚、遠洋捕撈的魚,和國外進口的魚可吃,漸漸的帶有土腥味的吳郭魚,就乏人問津了,他們繁衍的數量太多,溪流中,溝渠內、甚至連水庫中,都可見他們的蹤影。

以往,我在瑞芳頂雙溪釣魚,還可釣到鯽魚、竹篙頭或苦花。可是,後來每次甩竿,上鉤的都是清一色的吳郭魚,覺得十分無趣,就封竿不釣了。雜食性的吳郭魚,適應力強,見魚吃魚,見蝦吃蝦,所向無敵,他們泛濫成災,幾乎霸佔了台灣的河川。為消除大患,台灣的漁業專家又開始動腦筋,他們先將「吳郭魚」改良成「福壽魚」,其後,又以種苗繁殖技術、養成技術、和飼料配方,將「福壽魚」改良成「台灣鯛」。

塊肉魚生錄~台灣鯛的故事

塊肉魚生錄~台灣鯛的故事

前幾年,我曾在雲林口湖鄉一處A I人工智能養殖場,看見捕撈一隻十公斤重的台灣鯛,體型壯碩,肥頭大腦,令我嘖嘖稱奇。脫胎換骨,改名換姓後的吳郭魚,以台灣鯛的身分,堂而皇之進軍全世界,如今在美國、日本、韓國、歐盟的超市,都可見到台灣鯛的冷凍鮮魚包裝,他們不再被人們視為下腳魚,已化身為五星級的高級魚,或煎、或煮、或清蒸,或紅燒,或做生魚片料理,成了人們餐桌的佳餚,讓世人都可嚐到來自台灣的美味。

不僅僅如此,台灣鯛全身是寶,從頭到尾,他的魚翅、魚骨,可以做動物的飼料,魚皮可以製作皮帶。他的魚鱗,還可以提煉膠原蛋白,做成高級面膜,貼在美女的臉上,最近,有一些生技專家,正研究將他的魚鱗做成人工眼角膜,讓視力不清的人,眼睛大放光明。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