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陳龍禧專欄 » 【陳龍禧專欄】美墨邊界高牆難堵中國人偷渡

【陳龍禧專欄】美墨邊界高牆難堵中國人偷渡

by 望小風
美墨邊界高牆難堵中國人偷渡
陳龍禧

陳龍禧

文 / 陳龍禧(文化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資深媒體人,旅居美國亞利桑納州鳳凰城)

廣告:華山基金會南港愛心天使站

廣告:華山基金會南港愛心天使站

一堵越建越高、越來越長高聳的鋼板圍牆,穿越美國加州、亞利桑那州和德州的荒漠、山巒,似是中國萬里長城,將美國與墨西哥分隔為兩個世界。這圍牆同時是富足與貧窮、安寧與雜亂的分界線。在大牆的兩側,天天上演喜怒哀樂的故事,其中,中國偷渡犯經墨西哥偷渡美國漸增,洛杉磯移民監獄,現在已是全美國移送中國非法移民經驗最成熟的監獄。

移民及海關執法局每年處理大約120萬起違反移民法的案件,平均每天在押的非法移民,或因犯罪而被捕等待被遣返的新移民約兩萬人,其中中國人排名在前。儘管中國大外宣天天講中國比美國好,但那些消息連中國人都不信,只有臺灣一些反美親中的人深信不疑。從來沒有美國偷渡去中國,美墨邊界經常抓到中國人偷渡,即可發現,中國人無論是用頭想或用腳決定,都用行動打臉了中國的宣傳。

德州The Brownsville Herald報導顯示,邊界巡邏員逮捕的偷渡中國人激增。德州Rio Grande Valley的邊界巡邏警發現,過去數年在這地區逮捕到的偷渡中國人年年激增。移民及海關執法官員表示,911事件後,美國加強對非法移民及在美國犯罪的新移民調查,其中對威脅社區、威脅國家安全、在美國暴力犯罪,或有犯罪前科的新移民,被列為優先調查名單,以防恐怖分子利用學生或其他身分進美國從事破壞活動。

美墨邊界高牆難堵中國人偷渡

美墨邊界高牆難堵中國人偷渡

德州共有Rio Grande Valley、Laredo、Del Rio、El Paso和Marfa五個邊界巡邏區。Rio Grande Valley逮捕到的非法華人移民最多,高居第一位,其他四區逮捕的偷渡華人,數目不多。當地的邊界巡邏隊說,這個河谷地區已成為偷渡人口的「蛇頭」習用的偷渡走廊,主要因為邊界兩邊的地理環境、人口分布情況和偷渡網路擴大。

911及如今美中關係,美國加強邊界安全,嚴格把關,某些中國人要從國門進來更加不易,來美的唯一途徑應是偷渡。利用Rio Grande Valley偷渡的華人激增,主因是協助偷渡的集團,已在此布下偷渡網路。聯邦公民及移民服務局(USCIS)發言人Chris Bentley說,無論是合法或非法入境,外國人都可以在美申請庇護。如今,中國的恐怖統治可預見申請庇護會增加。

聯邦數字顯示,過去數年,美國政府每年大約給予600至900名中國人庇護。Bentley表示,最近數年尋求庇護的中國人,主要以宗教和政治迫害為理由。某些婦女則以意圖避免中國的一胎化政策作為申請庇護的理由。8月15日,一個中國男子想要穿過Rio Grande Valley偷渡到美國而被捕,他上周向法官表示,他要尋求庇護。法官接受了他的認罪,下令把他遣返,但同時告訴他,移民官員將處理他的庇護申請。

美墨邊界高牆難堵中國人偷渡

美墨邊界高牆難堵中國人偷渡

德州美墨邊界是偷渡客的理想路線,其中有很多中國人在該邊界被抓獲。雖然長久以來非法移民最終被起訴比例極低,不過一項調查卻顯示,南德州被起訴的偷渡客在過去一年內激增,原因是監獄經費有限,無犯罪前科多獲發文件釋放,根本無法有效遏止。

據「Transactional Records Access Clearinghouse(TRAC)」分析,南德州地區被起訴的偷渡客激增,全美移民案件也增加。近三分之一的聯邦犯罪案件與移民有關,高於毒品案件比例。對於德州偷渡客起訴案件大幅增加,一些人認為政策方面並沒有改變,而是海關移民官員向檢察官提供了更多案件。但是移民律師表示,過去兩年政府工作方式發生了變化。儘管如此,與實際的偷渡人數相比,美國各地仍然很少對偷渡客提出具體指控。根據TRAC統計,去年美國邊界巡邏隊逮捕了110萬名非法移民,但只有不到2萬7000人被起訴。

德州美墨邊界一向以墨西哥裔偷渡客最多,近年來中國偷渡客也先設法到墨西哥再進美國,達到偷渡來美的目的。常有中國偷渡客,在美墨邊境77號公路上被邊界巡邏隊抓獲。中國非法移民從墨西哥偷渡來美的案件每年都有發生,且近兩年數量呈上升趨勢。

美墨邊界高牆難堵中國人偷渡

美墨邊界高牆難堵中國人偷渡

根據Population Council統計,每年有40萬墨西哥人來美國,其中75%以非法途徑進入,不少人從南德州的美墨邊界偷渡。目前居住在美國的1100萬非法移民中,有六百萬是墨西哥裔。非法入境雖然違法,但罪名很輕,一般只判處三、四天監禁,真正被起訴的很少。

據瞭解,在德州美墨邊界,偷渡客除了使用貨車當工具,有的也坐船過來,水性好的人甚至使用汽車輪胎和可樂瓶子作涉水工具。被抓獲的墨西哥偷渡客通常當天就被遣返,而來自中國等其他國家、以墨西哥為跳板的偷渡客,由於美方需要與他們的政府聯絡,當天送回去就比較困難,中國政府甚至不願接回。

因為監獄經費有限,美國沒辦法把偷渡客全部關起來。一般經過審查後,只要不是恐怖分子,也無犯罪前科,基本上就放了,只給文件通知其在指定時間到法庭見法官,但大部分人都從此一去不回頭,從此以非法移民身分留在美國,除非犯罪或犯法,大部分人就留在美國了。

 

美國華文報紙曾報導:有個中國廣東籍的F先生,多年前遠渡重洋,先偷渡到墨西哥,他知道邊界高牆背後的美國,賺錢機會比墨西哥好得多,人們的生活也過得比墨西哥舒適。於是他打聽好偷渡途徑,帶足路費,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跟隨「蛇頭」翻過邊界牆,在美國建立了新家園。

生活沒有虧待勤勉的F先生,沒幾年他就成了一家餐館老闆,然後娶妻生子,過著與一般美國人無異的安逸生活,他幾乎忘了自己在美國無合法定居的身分。直到有一天,他與兒子在邊界附近,試飛新買的遙控小飛機,才真正明白法律的冷酷無情。

當天小飛機飛得不太順利,幾個回合下來竟一頭栽到邊界鋼板牆邊。F先生過去撿拾時,驚動了在執勤的邊界巡警。這位執法者例行公事,要他出示身分證,意外發現對方是非法居留的外國人。於是交給中國官方遣送還鄉,使他在美國十餘年打拚之後竟又回到原點。

根據美國邊境巡邏隊公布的數字,大致每個非法入境者被拘捕的同時,在這堵牆的其他地方,就有另外九到十個人躲過了美方攔截,成功潛入美國境內。年復一年的嘗試,使偷渡者積累了許多經驗。挖掘越境地道、乘坐貨車、遊艇從陸上、海上繞道,都已是屢見不鮮的手段,伎倆也不斷更新。偷渡者發現,群體行動的成功率比單人行動高得多。於是採取聲東擊西的策略,先由少數幾個人「佯攻」,攀上牆頭作跨越狀,以吸引美方巡警的注意力。其他人則迅速轉移到其他地方,伺機翻過高牆。

好笑的是隨著進入美國的非法移民與日俱增,在美國的墨西哥人與留在墨國的親友,經常隔著邊界開展「聯誼活動」。在美墨界牆兩側的墨西哥人居然以這道藩籬為「球網」,打起了「跨國排球」,兩邊的親友經常相約在界牆見面,透過牆上的縫隙彼此傾談、愛撫,甚至傳遞飲食。

每逢節假日,總有不少墨西哥民眾到界牆附近的高地,瞭望牆那邊美國的大好河山,經常還能見到身披盛裝的新婚夫妻到界牆旁邊合影留念。可以想象,他們中有的人不久之後就會站在這堵牆前另一側,瞭望家鄉的水土。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