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左化鵬專欄 » 【左化鵬專欄】烏蘭巴托的夜

【左化鵬專欄】烏蘭巴托的夜

by 望小風
烏蘭巴托的夜

文 / 左化鵬(前中央通訊社駐漢城特派員,資深媒體人,彰化員林人)

從高空俯瞰,烏蘭巴托的燈火明滅,像散落在蒙古草原的珍珠,而那土拉河就像是串起珍珠的項鏈。

終於抵達了成吉思汗機場,一路舟車勞頓,我們拖著疲憊的身軀,投宿烏蘭巴托一間韓國人開的旅店,稍事休息後,我們在旅店餐廳集合。同行的有我和內人、兩對好友夫妻,以及「台灣阿嬤」許榮淑和他的三女兒乃聆。每一個人都餓得前胸貼後背,我趕緊幫忙點了韓國烤肉、辣炒年糕、豆腐鍋、冷麵和拌飯,格外加點一大盤生牛肉,大家都狼吞虎咽,我觀察到阿嬤並未舉箸,似乎悶悶不樂,食不下嚥。

白雲蒼狗,歲月如梭,那已是近十年前的往事了。最近一週,兩度和阿嬤相遇,雙城街那次,匆匆一面,寒喧數語,今日再相逢,左右無事,兩人在福華飯店咖啡廳,閑聊一下午,東扯西拉,又聊到了上次的蒙古行。

那是2009年的八月中旬,我們幾位好友相約到外蒙古旅行,也邀阿嬤去散心,就在那年七月,也就是才一個月前,她到湖南長沙參加兩岸經貿文化論壇,返台後,被民進黨開除黨籍。她老人家是民進黨的創黨元老,且是連任五屆的立法委員,竟被一個嘴上無毛的後生晚輩開鍘,自是氣憤難平。

一路上,她難免嘀嘀咕咕,她畢業於國立師範大學,在生涯規劃中,只想當一名中學老師,可是命運之神,卻把她推上了政治的不歸路,一路跌跌撞撞,在事業正逐步攀上巔峰時,先生卻臨老入花叢,突然變成了負心漢,家中莫名其妙多了一個小三,如今,又被乞丐趕廟公,好端端的開除了黨籍,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行船又遇對頭風。

好朋友就是要互相鼓勵,我和友人一再恭喜她,是她開除了民進黨,不是民進黨開除了她。這個黨已經悖離了她當初創黨的理念,脫離也罷。這句話如醍醐灌頂,似乎讓她頓悟,加上如解語花的女兒乃聆,不斷溫顏笑語勸慰,阿嬤終於釋懷。

烏蘭巴托的夜

烏蘭巴托的夜

接連幾天,蒙古朋友米基、比雅、和青格,找來三部Nissan的廂型休旅車,載我們四處旅遊,城內到處可見一尊尊雄偉的成吉思汗雕像,和一堆堆祭拜薩滿教的敖包,出了烏蘭巴托,就再也沒有柏油路面,放眼望去,盡是無邊無際的大草原,蒙古朋友不用衛星定位,憑著感覺走,自然能辨明方向。

遼闊的草原,抬頭可見翱翔藍天的飛鷹,和一群群低頭吃草的牛羊,隔了老遠,才能見到零零星星散落的蒙古包。我不禁遙當年草原的蓋世大英雄成吉思汗,聚集部落的族人,組成蒙古大軍,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一帶好幾路,征服歐亞,建立了蒙古大帝國,他的豐功偉業,令我心醉神馳。

那次旅遊,我們最遠抵達俄蒙邊界,沒有海防,跨一小步就是俄國,不遠處就是當年蘇武牧羊的貝加爾湖。可惜當天天候不佳,白天出門還穿著短袖襯衫,黃昏已下起鵝毛大雪,天色已晚,我們急著趕路回烏蘭巴托,回程路上,一部車滑落水溝,眾人下車合力抬起車身,我望著天上滿天星斗,地上也有一閃一閃的綠色星星,那是狼的眼睛。

暢遊數日,阿嬤的心情轉為大好,她說一定要另組新黨,和民進黨別苗頭。回台後,她劍及履及,九月下旬,立刻在民族東路海霸王餐廳,舉行成立「人民最大黨」酒會,揭櫫「人民最大,天下為公」的理念。兩年後的九月28日,她用扁擔挑著一籮筐空心菜,前往民進黨中央黨部,祝賀該黨25週年黨慶。翌年,她擬參加總統大選,可惜連署書未達送審標準,失去參選資格。

談興大發,意猶未盡,我們又共進晚餐,點了幾道台式清粥小菜。她告訴我,不日將到北京,參加一項兩岸論壇,接著將遊青海和新疆,我衷心祝福這位老而彌堅,體力猶健的黨主席旅途愉快。回家的路上,我想起一首蒙古著名女歌手烏蘭托婭唱的「烏蘭巴托的夜」:

有一個地方很遠很遠,那裡有風,有古老的草原。歌兒輕輕的唱,風兒輕輕地吹,~大地的兒女把酒當歌~唱歌的人不許掉眼淚~。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