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左化鵬專欄 » 【左化鵬專欄】我的未來不是夢

【左化鵬專欄】我的未來不是夢

by 望小風
我的未來不是夢

文 / 左化鵬(前中央通訊社駐漢城特派員,資深媒體人,彰化員林人)

當他唱這首歌時,何曾想到,未及十年,他的未來,就成了永遠不可企及的夢。

張雨生的故居,位於澎湖縣馬公市金龍頭的篤行十村,和潘安邦的家僅隔一座牆。誰能料到,這個離島上的小小眷村,相距十步之遙,竟會出了兩位華語樂壇紅透半邊天的歌星。

張雨生的爸爸任職軍中藝工大隊,母親是台中梨山泰雅族的原住民。張雨生出生時,天有異象,從來驟雨不終朝的澎湖,竟然連降好幾天大雨,所以為他取名雨生。也許他遺傳自父母親的好歌喉,嗓音高亢清亮,連哇哇叫的兒啼聲都像唱歌,特別好聽。

他那會知道隔鄰的潘哥哥,多年以後,會成為大歌星。潘哥哥國中畢業時,他才呱呱墜地,他正要背著書包上小學,潘哥哥已到台北準備考大學。兩人雖共飲同一個眷村的水,卻有不一樣的童年。日後,在歌壇的發展,也各走各路,從無交集,但都在各自的領域,熠熠生輝。

張雨生九歲時,離開了馬公,豐原高中畢業後,考上了政大外交系。大學四年,University(由你玩四年),他加入了學校的音樂社團,開始嘗試玩各種樂器,並參加了各項歌唱比賽,天賦佳嗓,讓他獲得了大小無數的獎項。大三那年,他為黑松沙士唱了一首廣告曲「我的未來不是夢」。這首歌,也成了他的招牌曲,悠揚的歌聲,帶給多少年輕人對未來無限的憧憬。

服役時,軍方出動了直升機,載他到全運會現場,多少的運動選手,翹首企望,就只為了聽他唱那首「我的未來不是夢」。他是一位全方位的創作歌手,退伍後,一首首好歌「永遠不回頭」「和天一樣高」「天天想你」「大海」「帶我去月球」「沒有煙抽的日子」「我期待」「口是心非」等,源源不絕,頃洩而出。

那是他人生中最輝煌的歲月,年輕的他,還擔任了音樂製作人,栽培了一位卑南族歌手張惠妹,找她搭檔唱了一首:「最愛的人傷我最深」,這首歌,讓當年沒沒無聞的張惠妹,一炮而紅,接著又為她量身訂製了「姊妹」「水藍色的眼淚」等名曲。可惜天妒英才,民國86年的10月,他在淡水登輝大道,出了一場嚴重的車禍,導致多重器官衰竭,昏迷24天,終告不治,享年才31歲。

有人說,張雨生後無張雨生,他是不世奇才,他走後,台灣的流行樂壇一度沉寂。他就像子夜的一顆璀燦流星,瞬間殞落在暗不見底的長空。他的未來,成了永遠不能實現的夢。可堪告慰的是張惠妹,把他的歌曲,傳揚四海,也算幫他圓了未了的夢。

人間最悲痛的事,就是白髮人送黑髮人。張雨生的母親,先前才送走了溺水的么女,接著又送走車禍身亡的張雨生,不久,又悲切的送走了罹癌的老伴。人生至此淒涼否?承受不了接二連三的打擊,她傷心欲絕的回到了梨山泰雅族部落,經營一間民宿,了此餘生。

張雨生唱過一首得過金曲獎的歌「大海」:「如果大海能夠帶走我的哀愁,就像帶走每條河流,所有受過的傷,所有流過的淚,我的愛,請全部帶走」。他的母親在梨山上,是望不見汪洋的大海了,客居澎湖的那段日子,應是他們母子人生中最美好的回憶。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