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翁達瑞專欄 » 【翁達瑞專欄】藍營如何炒作匿名官司?

【翁達瑞專欄】藍營如何炒作匿名官司?

by 新視界 電子報A
朱學恆在臉書貼出一件印有「塔綠班」字樣的ㄒ恤,外加一行字:「可惡 我明年想去土城包十倍券的夢想破滅了【錘地】」

文:翁達瑞(美國大學教授)

昨天,許多媒體都報導一則新聞,標題大意就是朱學恒送疾管署四個喪禮花籃,挨告妨礙公務,但檢方裁定不起訴處分。(如附圖)

朱學恒送疾管署四個喪禮花籃,挨告妨礙公務,但檢方裁定不起訴處分。

朱學恒送疾管署四個喪禮花籃,挨告妨礙公務,但檢方裁定不起訴處分。

意外的是,這件官司沒有告發人,告發的罪名更是莫名其妙(附圖二)。為何「匿名」告發的官司可佔盡媒體版面?讓我來破解藍營的媒體炒作手法!

這件官司沒有告發人,告發的罪名更是莫名其妙。

這件官司沒有告發人,告發的罪名更是莫名其妙。

這是事情的經過:

今年五月份疫情爆開,引發朱學恒的不滿。在六月一日,朱學恒送了四個喪禮花籃到衛福部疾管署大門。(如附圖)

今年五月份疫情爆開,引發朱學恒的不滿。在六月一日,朱學恒送了四個喪禮花籃到衛福部疾管署大門。

今年五月份疫情爆開,引發朱學恒的不滿。在六月一日,朱學恒送了四個喪禮花籃到衛福部疾管署大門。

朱學恒送喪禮花籃觸人霉頭,引起大批網民公憤,挨批作秀過頭。死鴨子嘴硬的朱學恒不道歉,反而辯稱花籃用的是蝴蝶蘭跟桔梗,白色代表純潔,希望勉勵官員認真做事。(如附圖)

朱學恒送喪禮花籃觸人霉頭,引起大批網民公憤,挨批作秀過頭。死鴨子嘴硬的朱學恒不道,反而瞎掰強辯。

朱學恒送喪禮花籃觸人霉頭,引起大批網民公憤,挨批作秀過頭。死鴨子嘴硬的朱學恒不道,反而瞎掰強辯。

這種無聊的鳥事,應該就此告一段落。奇怪的是,一個月之後,朱學恒收到北檢到案說明的通知,原因是有民眾不滿他送喪禮花圈到疾管署,到地檢署提告妨礙公務。

這是一起無厘頭的官司  理由有二:

一、政治糾紛「官司」化是台灣社會的病態,多數原告或告發人都會大張旗鼓賺取鎂光燈,但這起官司的告發人卻選擇「匿名」。

二、舉發的罪名沒足夠的法律要件。所謂的妨礙公務,必須是「行為人在公務員行使職務時,施以強暴脅迫」。朱學恆並沒有這麼做。

朱學恒因送喪禮花圈挨告的新聞,立刻上了各大新聞。挨告之後的朱學恒也跩起來了;藍營政治人物與支持者也跟著加入戰局。

首先,朱學恒在臉書貼出到案通知,並宣稱當局開始追究責任。朱學恆自稱獲得行政院長與總統的認證,是用嘴就可以妨害公務的男人。(如附圖)

朱學恒在臉書貼出到案通知,並宣稱當局開始追究責任。

朱學恒在臉書貼出到案通知,並宣稱當局開始追究責任。

朱學恆自稱獲得行政院長與總統的認證,是用嘴就可以妨害公務的男人。

朱學恆自稱獲得行政院長與總統的認證,是用嘴就可以妨害公務的男人。

朱學恒遭到傳喚後,國民黨主席江啓臣也跟著起哄,送了一盆花給行政院長蘇貞昌,指控蘇貞昌「行不由徑、政亂治危、院找民渣、爛戲拖棚」。(如附圖)

朱學恒遭到傳喚後,國民黨主席江啓臣也跟著起哄,送了一盆花給行政院長蘇貞昌,指控蘇貞昌「行不由徑、政亂治危、院找民渣、爛戲拖棚」。

朱學恒遭到傳喚後,國民黨主席江啓臣也跟著起哄,送了一盆花給行政院長蘇貞昌,指控蘇貞昌「行不由徑、政亂治危、院找民渣、爛戲拖棚」。

國民黨北市議員羅智強更是等而下之,宣稱他也要送衛福部花圈,請民進黨用現行犯把他抓起來。羅智強還預告民進黨「今天封朱學恆的口,明天封台灣人的喉」。(如附圖)

羅智強還預告民進黨「今天封朱學恆的口,明天封台灣人的喉」。

羅智強還預告民進黨「今天封朱學恆的口,明天封台灣人的喉」。

朱學恒的貼文刻意使用「當局」、「行政院長」、「總統」等詞;江啓臣則指稱「院找民渣」;羅智強直接稱民進黨為「不可思議的希特勒」。儘管這是一起匿名提告的官司,朱江羅三人都企圖栽贓執政黨。

經過朱學恆與江啓臣的炒作,藍營支持者群情激憤,而且還有人捐錢幫他打官司。這根本是一件「鳥」官司,朱學恆頂多只是「嘴賤」,哪來妨礙公務?

果然不出所料,地檢署傳喚朱學恆之後,在昨天做出不起訴處分。

朱學恆一副「清白獲得洗刷」的屌樣,甚至得了便宜還賣乖。朱學恆在臉書貼出一件印有「塔綠班」字樣的ㄒ恤,外加一行字:「可惡 我明年想去土城包十倍券的夢想破滅了【錘地】」(如焦點圖)

讓我們回到這起官司的最大疑點:匿名到地檢署告發的民眾  究竟是何方神聖?

如果告發人是綠營的支持者,這是個表功的機會,應該大張旗鼓按鈴申告,沒有匿名提告的理由。

另一個可能就是藍營「自導自演」的苦肉計,匿名告發才不會穿幫。因為是自導自演,告發的罪名是「絕對」不可能成立的妨礙公務。

朱學恆挨告後,並沒有顯露不滿,更沒有追查提告人的身份,這不符藍營的一貫作為,反而有自導自演的心虛。

整個事件最大的苦主,就是民進黨政府,除了被觸霉頭之外,還被抹黑防疫不力,司法追殺嘴賤的網紅,最後還被司法打臉。

朱學恆則是最大受益者,除了賺到聲量,還獲得粉絲的現金捐獻。在大賣成衣的同時,還賺到被當權者打壓、但獲得司法平反的英雄形象。

這就是藍營操作匿名官司的手法。原本只是朱學恆一個人嘴賤加缺德,最後卻被操作成當權者打壓人民的司法官司。

藍營可成功操作這起官司,不是因為手段高明,而是因為台灣的社會體制不正常,包括媒體、司法、政黨、網紅、以及沒有思辨能力的粉絲。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