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黃育旗開講 » 【黃育旗開講】警察勤務條例實施臨檢之規定有違憲之虞?

【黃育旗開講】警察勤務條例實施臨檢之規定有違憲之虞?

by 望小風
臨檢(網路圖)

黃育旗

文 / 黃育旗(台灣小留學生家長協進會秘書長)

(編者:本文不代表本報立場)

警察勤務條例規定警察機關執行勤務之編組及分工,並對執行勤務得採取之方式加以列舉,已非單純之組織法,實兼有行為法之性質。依該條例第十一條第三款,臨檢自屬警察執行勤務方式之一種。臨檢實施之手段:檢查、路檢、取締或盤查等不問其名稱為何,均屬對人或物之查驗、干預,影響人民行動自由、財產權及隱私權等甚鉅,應恪遵法治國家警察執勤之原則。實施臨檢之要件、程序及對違法臨檢行為之救濟,均應有法律之明確規範,方符憲法保障人民自由權利之意旨。

文明先進國家都說:落後國家的政黨是有執照的幫派,警察是有執照的流氓,「中華民國」口口聲聲自稱法治國家,法治國家哪有國家的人事靠關係「喬」?法治國家也沒有所謂誰的人馬?法治國家的公共僕人,更沒有打不破的鐵飯碗,法治國家絕無紅包文化。

大法官釋憲案第535條,既已被解釋有違憲之虞?可是警察機關卻仍然任意繼續執行路邊臨檢,所以,奉勸知道這個不合理、又不合法規定的人,請記得列印一份大法官釋憲第535條,放置於車內,當遇有警察違法在路邊進行臨檢時,先拿出來請執行路邊臨檢的警察先讀一讀,這是筆者多年來一向的態度,我是非常守法的人,但是,「中華民國」的大法官既然作出有違憲之虞?執法者更應該守法,不是嗎?所以,建議大家列印一份大法官釋憲第535條隨車攜帶。

這已經是十多年以前的事,有一天半夜,筆者駕車從台北市內湖往士林住家方向開,於靠近故宮博物館方的自強遂道出口處,被警察拿著交通號誌燈,示意停車,我停下車後,搖下駕駛座車窗,詢問有什麼事?警員向我說明這是臨檢,我隨即拿出大法官釋憲案第535條,請那位警員先讀一讀,那位警員也不知所措,拿到更前面給一位判斷是他的上級。

接著那位上級手拿著我隨車攜帶的大法官釋憲案第535號走到我車門邊,態度非常客氣的跟我作解釋,他們也是奉命行事,希望我能體諒他們是在執行例行性的工作(當時大法官尚未公開說有違憲之虞),我跟那位帶隊的警官說:如果我體諒、並配合您執法的立場,請問誰能保障我被有違憲之虞,法律侵犯的尊嚴?法律如果是有效的?我一定會遵守,如果法律是具有爭議的?則踐踏國家僱主(納稅人)的遵嚴,這肯定會貽笑國際,恐怕連總統都不樂見吧?!

結果那位帶隊的警察主管,聽我這麼一說後,竟連連說對不起!還很誠懇的說:造成您的困擾!這個例子,雖然帶隊的警官明事理,可是這並不表示所有的執法者,都會這麼輕易自我檢討,而我自始至終,也都很客氣的跟那位帶隊的警官說明,在文明先進國家,像這種任意動輒在路邊進行臨檢,是可能會被提告的,因為,人人都享有無罪推定,這是最基本的法律正義。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