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黃育旗開講 » 【黃育旗開講】真實案例~良好學習環境 改變Annie的一生

【黃育旗開講】真實案例~良好學習環境 改變Annie的一生

by 望小風
良好學習環境

黃育旗

文 / 黃育旗(台灣小留學生家長協進會秘書長)

(編者:本文不代表本報立場)

1989年的暑假後的隔天,7月2日接到一位某國立大學H姓教授的來電(為顧及個人隱私,以下就簡稱H教授),詢問國外特殊教育的相關問題,H教授在電話中明白的告訴我,他和太太育有一兒一女,女兒有先天腦性痲痺學習障礙,讓他夫婦倆從女兒出生後,就一直憂心和困擾女兒在他們夫妻兩人,哪一天終老之後,由誰來照顧?

畢竟是受過高等教育的知識份子,懂得未雨籌謀,於是我與他們夫妻約好隔天去他們家討論,一來可以進一步瞭解他們女兒的實際狀況,二來才會有利於評估?並詳細討論如何作好一套更細緻和更周延的規劃。在實地拜訪H教授夫妻後,我提議他們全家辦美國移民,因為有美國移民的身份,孩子就能享有舉世聞名的美國極優質的特殊教育。

對所有的人來講,移民是人生一項極重大的抉擇,生於斯,長於斯,數十年如一日,對這塊孕育著每一個人成長的土地,總是有極深厚的感情,一下子想要作重大改變,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事有輕重緩急,人有親疏近遠,月有陰晴圓缺,人的一生當中,有非常多的時候,必須面對排列組合優先順序的選擇,才能有效解決H教授夫婦日後女兒的後顧之憂,這是一個可以預期的長期奮鬥目標。

經過前後好多次極繁複,和極深入和詳細分析和解說利弊得失之後,H教授終於決定移民美國,我們當然很積極的進行H教授委託的美國移民方案,前後經過大約近一年左右的作葉,H教授一家人終於順利通過面談,健康檢查,取得美國移民紙(Landing paper)後,並在規定期間內前往美國完成移民報到手續,一方面找尋居家處所,以及方便Annie就讀的特殊學校。

當H教授完成移民報到手續的同時,就積極尋找住家,由於美國的住宅區,工業區,商業區,農業區等,都劃分很清楚,依照優先順序,先幫H教授找到房子後,也在很短的時間內,幸運的找到一所距離H教授住家大約五公里處,就有一所公立特殊教育功能的理想小學。

開學前,H教授夫婦希望我能夠親自陪伴他們到學校報到,我也義不容辭的專程飛到美國,給他們多一點信心。當我陪同H教授夫婦前往該特殊教育的學校報到時,學校的校長不但親自接待,並且還非常熱誠的帶領我們逐一參觀學校的各種特教設施,於完成H教授女兒報名報到手續後,校長告訴我們,為了讓H教授的女兒在學校有一個讓美國人比較容易叫的英文名字,她幫H教授的女兒取名叫Annie。

並說隔天星期一開始,每一天早上八點,都會由該市的社會局,指派專車,再加上一位負責照料的專業志工,負責每天到H教授的家裡,接女兒到學校上課,下午三點鐘準時下課後,再將H教授的女兒送回家,這個時候,H教授告訴我,這是他和他的太太從女兒出生以來,第一次心情真正放輕鬆,感覺非常舒服,這是再多的錢所無法換來的!並對我說:我是他的再造恩人,讓我愧不敢當!

就這樣12年如一日,風雨無阻的讓女兒在美國完成了12年強制性(Compulsory)國民高中特殊教育,亦即成年教育,亦即(Adult education)。H教授夫婦為感謝我自始至終,都隨時提供她(他)們所需要的協助,特別提供我和我心愛的台灣和美國來回的商務艙機票,邀請我們夫妻到美國參加H教授女兒高中的畢業典禮。

在那12年當中,包括12年高中特殊教育,以及12年來每天的專車專人接送,都是完全免費,H教授沒有支付任何一毛錢,因為,所有美國籍的孩子,從出生到高中畢業的12年教育,都是美國憲法所保障強制性義務教育(Compulsory education)。

就在Annie高中畢業後,當地社會局又積極的輔導Annie準備考加州的駕駛執照,包括Annie到駕駛訓練學校學習開車,每天來回也都是由當地社會局專任志工陪同和接送,一年後,Annie也終於順利的考上了成人駕駛執照,這些過程也都完全免費,H教授夫婦感到不可思議,淚流滿面訴說著這段過程!

當Annie考上駕駛執照後,社會局即安排Annie嚐試駕駛一部可以搭載八個人的休旅車,社會局並持續指派專任的志工,每天陪著Annie從她家開車到距離大約四公里遠的附近一個老人安養中心,每天上午9時固定開車載著老人到附近的超市和購物中心,上午11時,再把老人載回老人安養中心,下午3點鐘再開一班車載另一批老人前往相同的超市和購物中心,5點再開車載回最後一批老人回到安養院。

這就是Annie往後每天的固定工作,開始的二星期,先由社會局指派專人協助Annie實習了大約二星期後,確認Annie已經能夠獨立擔任接送安養中心的老人後,社會局的志工才放手讓Annie獨自作業,社會局並以美金US$14,000元的年薪支付給Annie,那是2002年的事,如今事隔近20年,Annie的薪資勢必也有所調整。

從Annie的案例,可以看出一個人,在不同的環境,就會有不同的際遇,好比說一位長期被歧視的非洲黑人,在她(他)的非洲家鄉可能吃不飽,也沒錢上學,這一輩子若想要出人頭地,就顯得困難重重,可是,這個非洲的黑人,只要有機會踏上美國這愧土地,就可能憑藉她(他)的努力,以及後天的美國優質教育,闖出一片天!

君不見曾經是捷克難民的美國前國務卿歐布萊特,以及父母親原是牙買加低收入的前美國國務卿鮑爾,和來自奧地利的前美國加州州長阿諾‧史瓦辛納格,來自台灣新竹的前美國眾議員吳振偉,雅虎創辦人楊致遠,國際知名愛茲病雞尾酒療法的科學家何大一等,也都是因為美國的優質教育,而造就了這些人才。

當初如果不是Annie的父母親有異於一般人的前瞻性眼光,願意不惜一切移民美國,做好周延的規劃,Annie的命運極可能大不相同,她的父母極可能為她操心一輩子,直到終老仍然放心不下,這就是Annie父母親的前瞻性視野,實在值得很多人感佩,願上帝保佑Annie一生平安健康!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