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黃育旗開講 » 【黃育旗開講】用六年多時間改變一位中輟生的真實案例

【黃育旗開講】用六年多時間改變一位中輟生的真實案例

by 望小風
台北市議員戴錫欽

黃育旗

文 / 黃育旗(台灣小留學生家長協進會秘書長)

(編者:本文不代表本報立場)

以下本文內容經徵得當事人及其家屬同意公開,希望能夠作為拋磚引玉的借鏡!期待「中華民國」教育當局有省思的能力,讓每一個國家未來的主人翁,都能夠有機會快樂的學習,快樂的成長!

那是2004年總統大選後沒多久,內人偶而在士林的一個菜市場購買豬肉的攤商張太太,突然來到我家按電鈴,還帶著一位穿著士林國中制服的兒子,進門後一問,才知道她的兒子張志傑(Jacky)被士林國中校長孔承先,以違反九年國民義務教育退學,事後嚐試好幾家學校的轉學,但是,卻沒有任何一所國中願意收留他。

我當時聽了非常氣憤,因為受教權來自憲法的保障,尤其九年國民教育更應受到保障,教育部必需予以正視,士林國中的校長孔承先和教師們,沒有能力教好學生亦就罷了!竟還違法剝奪了孩子應有的九年國民教育的受教權,害他沒有學校可續讀,等同於毀掉孩子的一生,令我感到非常氣憤!

我跟張太太說,我幫妳提訴願,保證一定會勝訴,因為,孔校長這個行為是違法的,一定要給他一個教訓,身為一個教育工作者,竟然這麼缺乏愛心!張太太聽了搖搖手,說她不想再增添孩子的麻煩,台灣人就是這麼忠厚和認命,才一直讓這些教育垃圾耀武揚威,我實在是氣不過!

張太太說她來找我的目的是,只想問我可不可以幫她兒子轉學到國外去讀書?我其實有點猶豫,我猶豫的是,她是否清楚一個孩子送到國外去讀書,每一年的費用大約多少?另一方面擔心她是否做好心理準備?她是否清楚送去外國的學雜費、生活費等,這個想法雖然有一點不是很禮貌,也不是很恰當,但絕對沒有鄙視她的意思,可是,我覺得我有責任和義務向她說明清楚。

因為Jacky同學是來自一個非常平凡的家庭,上有二個姊姊,一位祖母,父母雙雙都在傳統的菜市場販賣豬肉,尤其是雙親天生都有輕微小兒麻痺,走路行動原本就不是那麼的方便,我為她兒子的遭遇,感到非常生氣和忿忿不平,但是,張太太的想法也非常正確,縱使最終兒子有學校念,也必然會被貼上標籤,她實在不敢想像!看到一個這麼純樸的母親對「中華民國」教育亂像,看得如此透澈,如此失望,令人不勝唏噓!

張氏夫妻為了一家生計,每天凌晨三點鐘就得出門去批發豬肉貨源,每天早上從五點半就開始在菜市場販賣豬肉,直到傍晚才能回到家裡,夫妻兩個人經年累月都得忍受夏天沒冷氣,冬天沒暖氣的攤販生活,沒有周休二日,沒有國定假日,也沒有所謂的年假,所賺的錢都是蠅頭小利,非常辛苦。

特別是每天的作息時間,和正在就讀國中正值須要特別關注的孩子完全顛倒,其辛苦面絕非一般人所能想像,更是難以理解,經過我很詳細的向她解說有關轉學國外各種情況後,她竟然跟我說:只要有機會讓她的孩子繼續讀書,縱使賣掉目前唯一可棲身的房子,她也在所不惜,也要讓孩子繼續讀書,讓我聽了非常的感動,難過得無以形容。

在迫於萬般的無奈之下,Jacky成了小留學生,我們幫他安排加拿大B.C省的一個完全沒有華人的小城市讀書,冬天最冷的溫度可能到達零下40度,因為是小鄉鎮,我們為他安排住進了加拿大人的寄宿家庭(Home stay),當地的民風非常純樸,幾乎夜不閉戶,路不拾遺,每一個人走在街上,都會互相Say hello,相互打招呼問好,這些學校有來自台灣、日本、韓國、墨西哥、巴西、德國、瑞典、瑞士,俄羅斯等不同國家的國際學生(International Student)。

由於Jacky在台灣經常被老師用各種懲罰器具毆打,幾乎每天被老師打,受到非常不人道的暴力對待,打到他對老師懷恨在心,在忍無可忍之下,還曾經聯合其它同學跟蹤打他們的老師予以「蓋布袋」(亦即以暴制報),從此Jacky對台灣的教育恨之入骨,養成了以暴力解決問題的習性,有暴力的傾向。

所以,在進入加拿大B.C.省Kimberley市一家Selkirk Secondary School公立中學就讀第一年,亦曾好幾次因打抱不平和同學打架被以停課數天處分,學校總是在第一時間知會我向他的父母溝通說明,比台灣的所謂家庭聯絡簿還有功能,學生在校期間的任何風吹草動,家長都會在第一時間被通知。

每當學校通知他的父母有關在校的一些表現不佳等問題時,我總是不厭其煩予以安撫勸解,打電話給Jacky,不斷給他鼓勵,幫他加油打氣,我還保持每星期都透過郵局給他寫一封信,也經常透過E-Mail寫信給他,不斷的和他互動,因為他的父母親受制於各方面的條件,以及礙於各種困難,每天除了辛苦賺錢以外,對於如何和孩子的互動、溝通,如何強化親子關係,幾乎是束手無策。

尤其每每思念孩子,她說她只能暗自哭泣,我每一次聽到她描述思子之情,也都會情不自禁跟著哽咽,夫妻倆面對唯一的兒子遠在異國,不僅有語言的障礙,實在是力不從心,亦愛莫能助。

秉持西方人的教育信念,未成年的孩子沒有犯錯的原罪,抱持永不放棄任何一個孩子的信念,在經過近六年的用心輔導,Jacky表現越來越好,終於在2011順利進入加拿大的公立社區大學(Community College),同時獲得加拿大移民局核准的二年實習工作簽證(Working Visa),每星期可以有20小時的有薪資工作實習機會,這是一般國際學生(International Student)非常難得的機會,Jacky和他的父母親都非常高興,我亦感到與有榮焉。

短短的六個寒暑,國外富有愛心的不同教育,讓Jacky變成一位懂事、有禮貌、有國際視野,充滿自信的青年,而且講得一口流利且很高雅的英語,讓我覺得非常有成就感,從事教育工作目的不就是希望每一個孩子都能快樂的成長,自然學習嗎?2012年,我利用Jacky回台渡假,在雲林科技大學的柯遠烈教授熱心張羅和殷切的期待下,於台北市建國北路的台新銀行為Jacky舉辦一場名為:一個中輟生出國後的心得報告。

當天受邀出席的有家喻戶曉的知名導演梁修身先生,台北市議員戴錫欽,雲林科技大學的柯遠烈教授,以及40多位家長來賓,Jacky親自告訴在場的來賓,他到加拿大讀書後,最讓他印象深刻的就是,加拿大的教育重視的是一個人的品德和誠實價值,不是成績的優劣。

台北市議員戴錫欽從Jacky現身說法的例子,藉機呼籲「中華民國」教育當局,應正視因才施教,不再以成績論掛帥,戴錫欽說:從加拿大的教育案例,證明只有不會教的教師,沒有教不好的學生!

在加拿大的教育工作者(Teacher)沒有老師這個稱呼,每一位教育工作者,對學生都是非常親切,都把每一個學生當作自己的孩子一樣,教室裡沒有講台,表示教育工作者和學生是平等的,連學校的校長,也都跟學生打成一片,校長每天一早都會站在校門口,跟每一位學生說Good morning,甚至叫出每一位學生的名字,沒有階級的區別,這才符合人人生而平等的內涵。

讓在場的來賓都覺得這才是台灣教育工作者應該學習的精神,不像「中華民國」,大多數的學生都害怕教育工作者,在加拿大若有學生被教育工作者打,肯定會被嚴厲懲處,因為每一個學生都是國家未來的主人翁,甚至會被解僱,作為懲罰。

看到Jacky這麼滿足和快樂,我除了引以為榮、為傲,感謝上帝賜予我這個使命,特別是讓我有機會跟隨一些對教育充滿愛心的教育工作者,也同時讓我不斷的成長,讓我有機會學習如何幫助一些不幸的孩子,我因為有Jacky的輔導過程和心得,而感到無比的快樂!有滿滿的成就感!目前的Jacky已取得加拿大國籍,而且有很優渥的年所得,可見環境的好壞,足以影響一個人的成敗!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