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生活 » 旅遊&美食 » 疫~台北縱走跫音

疫~台北縱走跫音

by 邱筱凌
疫~台北縱走跫音

文 / 蔡桂英(國防大學政戰學院新聞系第二十三期畢業)

山中有靈藥,澗水能療傷。

台北大縱走北段,有山秀、有水澗,能瞰盆地北端淺山如筍林,能見埤塘野鴨綠水泛舟。月前疫情肅煞,散心走了趟雙溝溪古道,頓解鬱傷,但意猶未盡,留有北縱走未盡全程遺憾。

現行雙溝溪古道起於萬溪產業道旁的大石堆入口止於梅花山,是古早由聖人橋到萬里的「萬溪古道」支線一段。市府現歸為「台北大縱走」一段,是聯結內湖碧山巖到士林風櫃嘴的通道。路徑不長,山谷水色多漾,靈秀撫人。梅花山隱藏在五指山系,雙溝溪古道是水陸精華山道,是都會人走山、觀水、戲溪、踏谷、蟲鳴、鳥唱的森林小徑。它的美好在交通便捷接駁下,成就人氣與好名聲。

疫~台北縱走跫音

疫~台北縱走跫音

今天續北縱走梅花山、碧山、碧山巖段,填實遺憾,也轉溜山中尋覓新界,竟得殊途萬徑終歸一的驚喜。新手初探、老鳥回鍋嚐新,老少婦幼咸宜,安全無慮。健走梅花山標高640公尺,碧山標高517公尺,兩者都是小百岳之一,設有四等三角點,可見其視界遼闊,景觀宏偉。梅花山沒有梅花,碧山小徑不碧,要尋花找碧得另覓山外山,只得在蔓草芊芊、落葉疊疊中,繞山腰、踏稜線穿行。梅花山谷是內雙溪支流的發源地,山不高、水源豐沛,屬山壁滲透與地下湧水,所以水質乾淨,水性沁涼,透水見底,無浮游生物,掬之似可飲。但連日山中豪雨入溪,擔心夾帶雜質,僅以手巾濕漉拂面、拭頸、抹身,溽暑全消,耳聰目明、通體舒暢。

大縱走北段由風櫃嘴到碧山巖,路程不短,部份與爾來山友口中頗負盛名的「界寮古道」縱走(基隆界寮到台北劍潭,長26km,11座山頭)有重疊。兩道轉轍分歧點在碧山登山口,過此個自分道揚鏢,若錯失一步,出山可就天差地遠矣!兩條古道共擁梅花山、碧山,兩地互通的山徑,在古往今來的時光交錯,匯流著先人血汗、胼手胝足故事,還有足履踏跡山頭的心情脈動。送走古人的魚貨,迎來今人的歡顏。碧山登山口,有兩對巨型石雕把守,分列小徑兩旁,個擁一神一獸成對、面立。兩石獅在土徑上方昂首張牙、左右守護路口,山路兩旁的仙人何仙姑與張果老笑意盈盈、夾道迎人指路,趣味橫生。

這幅擺設應在堂前道觀內,享人間馨香素果貢奉,不意卻委身於此荒草漫漫山道,櫛風沐雨,夙夜守候,顯有突兀。臆想的粗俗,不是有心人的設想,何方賢達摒棄了市俗,耗資鳩工石刻,請神明在此日夜震懾山癘,並送上山友壽福祿,真是功德無量!看著熙來攘往山客,個個面色紅潤含笑,腳步輕盈穩健,我想山客是有福的,神仙即有點委屈也值得!

疫~台北縱走跫音

疫~台北縱走跫音

健走全程在林蔭下,少了燥熱,偶有澗聲、徐風相伴。枯葉鋪陳的荒土上,前賢足跡已踏出隱晦路徑,循著跬步、依著樹稍繫綁彩條摸索,雖在幔帳山林中,心定猶似在康莊大道,趿拉一山又一山。沿溪、循谷、攀樹、跨石崁,一路穿行,沒有炙陽燒心,沒有手機call股惱人,更無石砌棧道可行。闃靜,不要嫌棄,那是心靈與大自然的對話,市俗塵囂人千金不得!碧山腳下有著埤塘和阡陌,滯留不歸的綠頭野鴨,成對泛舟鴛鴦湖水面,漣漪漫開,波光粼粼,立秋炙陽映照,優雅的讓人羨慕。陌頭新犁,不見稻禾搖曳,蒙在溫室的草莓正萌新芽,為著來日芳甜赤妍,向主人輸誠爭豔!

多少年走過多少次內溝溪到碧山巖,流汗而無心,目疲舊景已了無新意,但道觀林立的神仙地,山水有情終年晨鐘暮鼓無暇,嗚咽水的湍湍,潑墨山的鬱鬱。立秋嬌陽如虎,走山總是讓人愛恨交加,汗透衫褲,鞋花臉傷,疲憊有因,怨懟自嚐。補課走完北縱走全程,是偷來的閒福,闃靜無人山道摘掉口罩,還原本我呼吸自由,誰會再怨懟山勢蠻憨、路遙體乏,而那水漾迤邐跚跚,更是療人癒傷。回到蒙嘴帶面具的市景,還認識我嗎?差肩而過,一臉肅然。不是他有心閃過,而是我們隱藏了自己。

疫~台北縱走跫音

疫~台北縱走跫音

疫苗施打數近四成人口,數字漂亮,疫情有點轉機,全面解禁似有曙光,但我要的「老默」第二支呢?走了樣的生活,走了味的料理方式,定了格的要求。無言、無臉,還奢求什麼!

在山林裡找到自己,聽到跫音。「老莫」的春天快會!

疫~台北縱走跫音

疫~台北縱走跫音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