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讀者投書 » 論當前兩岸關係發展之國際局勢與解決方案

論當前兩岸關係發展之國際局勢與解決方案

by 新視界 電子報A
台灣海峽兩岸之國際局勢(圖:網路資料照 望春風合成)

編者:本文言論內容不代表本報立場

黃中(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學士)

近期中共軍機侵擾台灣空域破紀錄的高達28架次,在在都顯示兩岸關係已隨著美、中整體國際戰略的變異(2016年美國川普(Donald John Trump)總統上任後)之影響,敵意與誤判之風險持續上升。因此這年來關切與強調台海和平穩定似乎已成國際各方所熱議的話題,從4月美、日高峰會的聲明及5月美、韓高峰會聲明到七大工業國峰會,皆明言台灣海峽和平穩定之重要性。但其實所有變異的始作俑者,是2012年11月就任國家主席的習近平,他拋棄了以往鄧小平、江澤民及胡錦濤之改革開放、韜光養晦與和平統一的國家戰略,轉而崇毛抑鄧,外交方面更是戰狼式的出征,導致西方各國對其期待的「和平崛起」想像完全幻滅。

最近報載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談到台海局勢,他認為中國大陸目前尚不至於單方面對台採取行動,但也強調其中期風險亦存在而增長中(凸顯美中地緣戰略及價值的對抗),甚至指出「九二共識」仍是兩岸維持關係與展開合作的可行方法,但筆者想跟李總理強調,該共識對中國大陸而言就是一中原則,已無各說各話的模糊空間了;且最重要的,九二共識沒有得到台灣民眾跨階層、跨世代、跨黨派的共識支持,在台灣毫無民意基礎可言。

當然兩岸間應盡可能對話,設法降低前述的誤判與風險變數,但其實「九二共識」早已成過時之歷史描述,而中方堅持此一政治前提,才是兩岸急需對話之原因。國際間各國囿於1971年聯合國第2758號決議,以「承認」或「認知到」一個中國來處理兩岸事務,但大家都心知肚明,「一中地圖」沒有台灣,台灣始終是屹立於第一島鏈戰略前沿的獨立政治實體。而隨著習近平對內改變領導制度,幾乎已是集大權的「一人政治」,對外積極擴張軍事,對台灣之脅迫步步進逼且越演越烈,捨政治、經濟自由化之途,循伊朗、俄羅斯與北朝鮮等專制聯盟老路,終於引起國際社會的反制。

民主、獨立的台灣 就是遏止中國專制霸權的普世價值防線

當前國際社會因為中共前述於外交及軍事的戰狼作為,使各國對於本身之「一中政策」慢慢有了微調甚至質變,如最近東歐國家立陶宛,決定與台灣發展進一步互惠關係,並互相設立代表及辦事機構,見微知著,此中共東歐邦交國的挺台友善舉措,間接亦揭示國際新民主價值夥伴關係之成形,國際間已全然意識到維護台灣安全與民主、獨立之現狀,就是遏止中國大陸等專制霸權的普世價值防線,台灣只要在民主之路勇往直前,就是西方國家可信賴的價值夥伴。

以上部分觀點雖然與新加坡李顯龍總理看法迥異,但吾人明白,李總理是少數深切體會且了解台灣與兩岸特殊關係的領導人,他在演講中強調,對中國大陸來說,台灣是一切利益的母題,是最重要的國家課題,甚至明言,「台灣獨立」是絕對醒目的「紅燈」。如同新加坡夾在中、美兩大強權間維持微妙又關鍵的平衡;經貿上台灣與中國大陸間持續維持相當顯著且廣泛的佔比,但政治、軍事甚至外交上,我國卻是緊密而穩固與美國保持深度合作;星國的經驗或可做為中華民國台灣的借鑒。他山之石可以攻錯,筆者瞭解到李顯龍總理對衝突和美、中間國家利益拿捏的高見,以及其對兩岸關係良窳的關切。

但吾人也必須向李總理表明,民主與對話皆是台灣人民的期待;不過,在設置政治前提的情況下(其實就是對話的目的),台灣民意及政治人物是不可能進行這樣的對話。

所以筆者亦欲提供解決兩岸關係問題的淺見,就是兩岸社會各階層必須先有適宜的交流與認識。因為任何一個解決兩岸關係的方法,民心向背有重要的指標意義,就是必須先要產生情緒與個人的密切連結,因為真正的敵意化解都是從單一的個人關係開始。當雙方人民都不願意認識彼此時,就會把對方過度簡化,而如果各位只以彼此所歸屬的團體──我的政黨、我的國家、我的宗教等,來看待我自己,我們就永遠不能夠清楚地看到自己與豐富複雜的身分(兩岸文化與歷史的關聯),也無法看清另一方人民身分的豐富與國情的複雜。

當我們把彼此的需求讓步給尊重與同理心時,和平的鞏固方能逐漸發生,一起生活與必須相互理解的新鮮空氣,才可能創造更多同理的機會,進一步尋找與未來聯結的共同橋梁,走向主動積極且豐足富饒的第三選擇途徑。這意謂著我們可以分享、可以一同建立充滿想像的未來新形態兩岸關係。這就是既充滿希望又互重的綜效心態下,在下所主張之和平與民意兼具的兩岸問題階段性解決路徑。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