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左化鵬專欄 » 【左化鵬專欄】閻老西軼事

【左化鵬專欄】閻老西軼事

by 望小風
閻老西軼事

文 / 左化鵬(前中央通訊社駐漢城特派員,資深媒體人,彰化員林人)

~台灣海峽,波浪濤濤,浪花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從士林官邸到陽明山永公路,駕車才短短四十分鐘,一路上蟬鳴鳥叫,彷彿帶我走進時光隧道。我依稀見到民國史上兩位叱吒風雲的人物,半個世紀以來,他們為了逐鹿中原,時而放下刀兵,握手言和;時而促膝長談,共商國是;時而又兵戎相見,血戰沙場。

兩人機關算盡,爾虞我詐了一輩子,後來,都棄甲曳兵,輾轉來到台灣,住在陽明山麓,近在咫尺,卻老死不相往來。現在一切塵歸塵,土歸土,以往的恩怨情仇,隨著時間的消逝,已煙消雲散。他們兩人,不消說,一位是偉大的蔣公,另一位就是山西王閻老西。

近代史上兩位大人物的事跡,國史館都有翔實的記載,勿需贅述。我只想談談閻老西的二三事,閻老西就是閻錫山,這是一個幾乎被世人遺忘的名字,有誰還記得,當年他在山西「喊水會結凍,喊米變肉粽。」?有誰還記得,他曾手握中華民國的軍政大權?有誰還記得,他曾擔任過中華民國的行政院長?

只提一件事,大家也許就會想起他了。中學時上歷史課,讀「太原五百完人」,烈士們臨死不屈的忠義形象,令人感動莫名。那是民國三十八年的三月,中國大陸淪陷前夕,閻錫山從太原飛南京,和代總統李宗仁共商國是。中共趁閻錫山不在山西,群龍無首之際,趁虛直搗黃龍,對太原發起猛烈的攻勢。

閻老西軼事

閻老西軼事

前樓火起,後山崩頹。閻錫山的堂妹閻慧卿急發絕命電報:「妹今發電報之刻,尚在人間。大哥至閱電之時,已成隔世」。一個多月後,太原淪陷,山西代理主席梁敦厚,和太原百姓,遵照閻錫山:「不作俘虜,屍體不見共黨」的指示,從容就義,相繼自盡。後人歌頌曰:「五百完人齊盡節,太原今日有田橫」。

閻錫山字百川,山西五台人,清末舉人。曾參加辛亥革命,二十八歲被推舉為山西都督。之後,治理山西長達三十八年,人稱山西王。他在山西修橋鋪路興水利,禁菸斷辮禁裹足,全力推展六政三事。

種桑養蠶蓄養牲畜,他也發展了兵工業,並將「受教育」、「當兵」和「納稅」當成國民應盡的三大義務。當時山西全力掃除文盲,成了中國義務教育的發源地。他勤政愛民,深受百姓的愛戴,鄉民暱稱他「閻老西」而不名。1930年(民國19年),還躍登美國時代雜誌封面的風雲人物榜。

閻錫山和蔣介石理念不合,兩人的過節,應源自民國十九年的中原大戰。當年二月,他要求蔣公下野,三月自己出任陸海軍總司令,邀馮玉祥、李宗仁、張學良擔任副總司令,出兵討伐蔣公,引發中原大戰。七月另組國民政府,擔任國民政府主席。大戰初期,雙方勢均力敵。

當時蔣介石和馮玉祥還是拜把兄弟,兩人在河南鄭州義結金蘭,蔣寫給馮的拜帖是「安危共仗,甘苦同嚐,海枯石爛,生死不渝。敬奉煥章如胞兄,譜弟蔣中正謹訂。」。

馮寫給蔣的帖子是「結盟真義,是為主義,碎屍萬段,在所不計。敬奉蔣介石如胞弟,譜兄馮玉祥謹訂」。這一蘭譜墨瀋未乾,蔣馮這一對拜把兄弟,說翻臉就翻臉,轉眼兵戎相見。

大戰初期,天津一家英文報紙登過一幅有趣的漫畫,蔣介石是一手握著洋錢,一手提著機關槍,馮玉祥一手拿著窩窩頭,一手拿著大刀,閻錫山是一手提著手榴彈,一手拿著算盤。這幅漫畫,不言而喻,已經表明了戰爭的結局。

閻錫山特意選定黃道吉日,民國十九年九月九日上午九時九分,在中南海懷仁堂,宣示出任國民政府主席,湊合五個九,暗合帝王九五之尊的說法。但由於司儀疏忽,就職典禮偏差了二分鐘,五九缺一。無怪乎當時有人打趣說,四個九合為四九三十六,俗話說三十六計走為上策,十天後,東北軍張學良倒戈,前鋒逼近北平,閻錫山黯然逃離。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中原大戰失敗後,閻錫山一度在大連沉潛,研究中西哲學,排遣無聊歲月。後來又潛返山西老巢。九一八事變後,蔣介石為拉攏各地軍閥聯合抗日,表面上和閻錫山盡棄前嫌,甜甜蜜蜜,和好如初。

蔣介石為示誠意,到山西拜訪閻錫山,親自認命閻恢復中央執行委員職。據說,在晉停留期間,蔣執意要到河邊村探視臥病的閻錫山父親閻書堂,以示親近,蔣介石親暱的稱呼閻書堂「老伯」,狀頗恭敬。

可是老眼昏花的閻書堂,一見立在床首的蔣介石,如見本家「閻羅王」,嚇得魂不附體,以為蔣公要來捉拿自己的兒子。蔣公走後,他仍心有餘悸,不到一個月光景,就一命嗚呼了。

民國初年,軍閥割據,各立山頭。所有的軍閥大多性好漁色,閻錫山算是異數。他不像楊森、張宗昌等大搞三妻六妾。他十四歲那年,奉父母之命,娶大他六歲的徐氏女為妻。

但因元配不能生育,當時的觀念是「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只好另添一房,果然小妾肚皮爭氣,一口氣為他連生了五子一女。後來小妾早逝,他未再納妾,陪他來台度過晚年的仍是結髮元配。

閻錫山留下的趣事頗多。抗戰前夕,有人在大公報撰了一聯「閻錫山過無錫,登錫山,錫山無錫」。此聯奇巧,幾乎成了絕對。直到幾年後,一名大公報記者范長江,來到安徽天長縣,忽然靈感來了,對上了下聯「范長江到天長,望長江,長江天長」。

閻錫山民國三十八年六月,在廣州任行政院長兼國防部長。十二月渡海來台,短暫代理中華民國的軍政。次年,蔣公「復行視事」,續任中華民國總統,任命閻錫山為總統府資政、國民黨中央評議委員。閻老西審時度勢,自知大勢已去,於是辭去一切職務,避居陽明山,築一仿山西窯洞固若金湯的碉堡,號稱「種能洞」。他在此過著「十年隱居,十年著作」的生活。

忠心耿耿的四十多名山西子弟兵,跟著遷入,保護老長官的安全。他們在碉堡屋頂和外牆都留有機槍口,窗內加裝鋼板,防止外敵攻擊。閻錫山民國四十九年逝世,享年七十七歲,安葬碉堡附近,隨著他入土的只有一隻鋼筆,和一把刮鬍用的小剪刀。後來,老兵也相繼凋亡。目前尚有一張姓的垂暮老兵,負責掃墓。他從少年時在此站崗,已一站六十年。

「千里山西數百步,百萬雄兵四十名」。俱往矣!閻老西,你的死對頭早已殯天,安息在不遠處的慈湖。你住在山腳下新北投的老友張學良,早已在美國蒙主寵召。盟友馮玉祥、李宗仁也早就駕鶴西歸。夕陽西下,滾滾淡水河,一去不回頭。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