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張國峯專欄 » 【張國峯專欄】男人真命苦!

【張國峯專欄】男人真命苦!

by 望春風 電子報A
男人真命苦(圖:擷取自youtube)

文:張國峯

今天下午和武郎兄茶敘,武郎兄說:「昨天晚上內人告知,住在同一社區隔壁棟的媳婦說,她的老公因剛滿周歲的金孫夜間哭鬧,已經連續四天被吵到失眠,她想要帶金孫和毛小孩多多過來與兩老同住,徵求我的意見。」武郎兄聽說媳婦要帶金孫過來同住,又心疼寶貝兒子,當然二話不說立馬答應。

大約20個月前,武郎兄新婚的公子夫婦不聽兩老勸阻,堅持從流浪狗收容所領養一隻右耳朵半殘的多多,13個月前金孫誕生,兩老不忍媳婦帶幼嬰金孫又要帶多多很辛苦,且考慮到金孫需要清潔乾淨的環境,不得已只好將多多帶過來代養。

右耳朵半殘的毛小孩多多活蹦亂跳,已經不復當年在收容所頹喪模樣。

右耳朵半殘的毛小孩多多活蹦亂跳,已經不復當年在收容所頹喪模樣。

四天前武郎嫂實在受不了多多,發了line給兒子:「請把多多送走:1.多多今晚尿在走廊害我差點跌倒。2.金孫抱過來的時候,常常被嚇哭。3.鄰居説多多太吵了。4.已無心力長期養狗。5.請送去原收容所。」當夜兒子上完晚班回來就帶走了多多。

兩老盤算,兒子夫婦都很善良,捨不得將多多送回收容所,帶回多多必定時常嚇哭金孫,金孫哭聲夾雜多多狗吠聲,難怪白天兼差,上完晚班午夜歸來已經夠累的兒子會被吵到失眠。

武郎兄雖也埋怨兒子夫婦當年不聽勸阻,堅持收容多多,如今嚐到苦頭是自討苦吃,不過既然已經領養了就是有緣,況且多多畢竟也有貼心可愛的一面,真要將牠送回收容所實在於心不忍,於是勸夫人還是留下多多代養,夫人總算首肯。

當晚,武郎兄在大廳上和媳婦話家常時,媳婦方才透露,因「不小心」偷瞄了老公正在充電的手機上簡訊,發見老公和陌生女子噓寒問暖的對話,要不是娘家遠在泰國,早就跑回娘家了….,武郎兄話說至此,終於真相大白,原來是「打破醋罈子!」,筆者偷笑,武郎兄公子頗有乃父之風,武郎嫂三十多年前也曾經「打破醋罈子!」,當年還是筆者當的和事佬。

武郎兄說至此還沒完,凌晨12點多,大家都睡了,只剩下武郎兄獨自在起居室埋頭寫作,剛上晚晚班回來的武郎公子突然出現,氣急敗壞詢問老爸,他的妻兒有在嗎?害他跑到公園遍尋不著….,聽罷武郎兄形容兒子心急如焚投訴「尋愛妻記」的可憐模樣,筆者與武郎兄不禁同聲感嘆:「男人真命苦!」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