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潘威佑專欄 » 【潘威佑專欄】一千換五千 振興消費很可以

【潘威佑專欄】一千換五千 振興消費很可以

by 威佑 潘
五倍消費卷
潘威佑

潘威佑

文/潘威佑(台灣北社秘書長)

目前行政院即將在九月推出五倍消費卷,過去消費券都採用實體券方式發放,從2020年的三倍券首度採用實體跟數位兩者多元方式整合發放,從領用比例可看出落差,大多數民眾仍不習慣使用數位券,選用紙本比例高達92.23%,而選用數位券比例只有7.76%。主要有3大原因:

  • 是多數民眾不習慣使用網路進行數位綁定,尤以中老年人與偏遠地區民眾,除了習慣問題之外,年輕人跟中老年人差距有明顯數位使用落差。
  • 行政院當初針對振興三倍券鼓勵使用數位券,但民眾後來發現紙本券祭出的優惠比數位券更多,因此絕大多數民眾都使用紙本券。
  • 由於紙本三倍券有嚴謹的防偽設計,而且印製精美,拿到紙本券等同拿到新鈔,部分民眾堅持購買紙本券,因為彷彿有拿到真鈔的感覺,這也是數位卷推行的困難之處。

對於普發現金,提倡發錢無用論的理論來源,是傅利曼大師的Permanent Income Hypothesis(PIH),主要是說,人在決定消費行為的時候,會把一生的所得拿來一併考量,盡量讓收入和支出,用一個平穩的方式進行,不要一年吃飽飽,隔一年餓肚子。在這樣理性的考量下,突來的現金補貼收入,不會被當成是一筆天外飛來的財富,非花掉不可,而是存起來,提高未來整體的消費水準。因此對於現金的運用,台灣人習慣會先存起來或是一半存一半花費,這樣做不僅沒有達到振興消費的目的,反而只會要求政府儘量多給多好,造成消費的反效果就會遽增。

其實真正關心人民的政府,是在考量國家經費的預算下,每一項經費都要花在人民切身相關的事務當中。最近國民黨高雄市議會提出普發10000元的構想時,除了看到政客們為了達到自我政治目的,實行綁樁政策外;在真正考量地方政府有限預算編列下,市長的無奈與高雄市政府是否需要舉債來為這項政策來背書。這些種種的考量都要再三深思與熟慮。

政院發言人羅秉成說明,今年發的券面額計畫從3倍變5倍,但僅是面額增加,行政費用不可能、也不會暴增到6倍、高達130幾億,這是失真且欠缺依據的估算。現在估算的成本大約跟去年不會相距太遠,也不會有暴增成本、圖利廠商的問題。最重要的並沒有規劃排富,跟去年三倍券也是普發性質。

發卷跟發錢是完全不一樣的思維跟邏輯,正所謂「天雨雖寬,難潤乾枯無根之草」,再好的政策,考量民生經濟消費下,還是有人不滿意這些「雨露均霑」的助益作為,甚至有議員要求政府不要對民眾「作之君,作之師」,消費行為是民眾自己的選擇,不要到最後變成政府在指導。其實政府不僅不會做人民的消費指南,並且會給予人民主動消費的動力。讓人民除了自主消費,還可以刺激活絡經濟。讓消費經濟達到該有的水平。

台灣今年歷經四個多月疫情的影響,百業更需待興。除了目前疫情有獲得控制之外,期待政府在五倍卷政策下,除了評估三倍卷發放的優缺得失進行修正,更能將五倍卷的效應發揮更好,減少領卷的繁瑣,加快便民的腳步,期待政府在振興經濟政策下能做得更好!!!

0 留言
6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