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A » 陳龍禧專欄 » 【陳龍禧專欄】聽障默劇高手陳濂僑 手能生「橋」

【陳龍禧專欄】聽障默劇高手陳濂僑 手能生「橋」

by 邱筱凌
聽障默劇高手陳濂僑 手能生「橋」
陳龍禧

陳龍禧

文 / 陳龍禧(文化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資深媒體人,旅居美國亞利桑納州鳳凰城)

年幼時因高燒導致聽障,從此陳濂僑聽不見外面世界的喧嘩,也從此不能說話而以手語代之,只能靠眼睛看盡繁華世界,初時父親曾不惜花費巨資延醫看病,看了三年中、西醫,針灸、打針、吃藥、草藥偏方等,全都試過,甚至也配戴了助聽器,可是均徒勞無功。他因為聽不到,更能在安靜的世界,看到自己的內心,更是擺脫聽障,勇敢活出精彩的人生。

陳濂僑在桃園中壢出生,三歲時進入無聲的世界。小一進入一般聽人國小就讀,學校並沒有特教師資和課程,全班只有他是聽障生,都是和一般生一起上課,他無法用言語和老師及同學交談,只能費時費力的以紙筆來溝通,下課時間沒有朋友,經常形單影隻,又因聽障致成績屢見滿江紅,直到上了國小四年級,父親覺得不行,為了讓他接受適性的學習,打聽到臺北有一所教導聽障學生的盲聾學校(臺北市啟聰學校的前身),才轉入就讀。

聽障默劇高手陳濂僑 手能生「橋」

聽障默劇高手陳濂僑 手能生「橋」

當年,陳濂僑父親在臺北上班,為了和父親一起從桃園搭車到臺北上學,每天早上五點就得起床,當時因學習能力長期落後,所以從四年級降級重讀二年級,全班同學他年紀最大,常常覺得很丟臉。直到學會手語能夠直接和同學、老師們溝通,求學生涯才愈來愈順利。轉學到臺北,有幸得以學習手語,從此,陳濂僑的人生開啟一扇窗,變得更多彩多姿。

國小到高中時期,陳濂僑總共在盲聾學校讀十年。參加過民族舞、現代舞、人體攝影機、踢踏舞、手語劇、手語歌、默劇等表演,深得其趣。透過周遭朋友豐富的表情和肢體表達,啟迪他對藝術表演的潛能,促使他加入由聽障者組成的劇團。近年來,為讓更多人了解聽障者,跟隨臺北聾劇團到各地監獄表演,也曾在植物園公演時造成轟動,觀眾看完表演後,對聽障者的印象完全改觀,帶來不少成就感。

高中畢業後陳濂僑考入國立藝專美術系國畫組,才發現身邊聽人同學對外在知識遠比聾人豐富,他說,那時第一次感受到彼此之間的差距,深刻的體驗到身為聾人,出社會後會有一條坎坷,崎嶇不平的路,似乎每一個地方,都會因為聽不到的關係而充滿阻礙與難關。藝專畢業後,陳濂僑利用藝術專長,開了家印刷設計公司。因為他待人客氣,幫人設計的產品很受歡迎,生意一直維持很好。可是當年是用鉛字排版,印刷業在電腦組版發展出來後,就受到很大影響,沒想到正好遇到公視徵手語主持人消息,就考入公視。

聽障默劇高手陳濂僑 手能生「橋」

聽障默劇高手陳濂僑 手能生「橋」

陳濂僑主持公視「聽聽看」最難忘的事,是2006年陪七個亞洲國家十八位視障朋友,用兩天一夜時間爬玉山的拍攝工作。他說,在整個登山過程中,這些盲友雖然看不見,但是透過嚮導跟義工的引導,個個都是健步如飛,甚至比明眼人的速度還快,特別是由風口到玉山峰頂這段路,甚至需要手足並用才能安然通過,但這群盲友以全身感官探路,卻毫不退縮的朝向玉山峰頂邁進,憑著過人的毅力和勇氣,克服了身體上的障礙,成功走完長達九點五公里的山路,攻上了東南亞第一高峰─玉山,完成視障朋友「不可能的登山任務」。

十八位視障朋友都是第一次登玉山,即使在出發前已經進行高地適應訓練,而且一路上也有二十二位義工,以一個明眼人牽一個視障的方式來引導他們;但沿路一邊是山壁一邊是斷崖的山路,還有許多碎石坡,還是讓二度登玉山的陳濂僑看得心驚膽顫。最後皇天不負苦心人,趕在清晨第一道曙光出現前,順利登上玉山主峰,如願完成這一次「挑戰玉山」的任務,讓陳濂僑很佩服。

聽障默劇高手陳濂僑 手能生「橋」

聽障默劇高手陳濂僑 手能生「橋」

在這之前「聽聽看」曾挑戰一次登上玉山,那次的經驗不但讓陳濂僑膝蓋和腰痛了好一陣子,就連工作人員也是「哀鴻遍野」,因此對「再度挑戰玉山」,大家是餘悸猶存。有了上次的經驗,陳濂僑陪視障朋友挑戰玉山,這次從墨鏡、手套、登山杖、睡袋,到各種禦寒衣物,可都是準備俱全;當戴著墨鏡的陳濂僑出現時,一度還讓義工誤會他也是視障朋友,熱心牽他的手要幫他帶路,讓陳濂僑哭笑不得。

主持公視「聽聽看」工作二十多年,陳濂僑兩次獲電視文教資訊節目主持人金鐘獎、第一屆「金鷹獎」及多次入圍金鐘獎。臺北啟聰學校傑出校友、十大傑出聽障義工、大專聾友聯誼會會長、三次參與臺北聾劇團公演並任第五任團長、參與文山社區大學聾啞工作坊「讓我聽見你的愛」及國家劇院「人間孤兒」演出,主演現代偶戲『傑克與魔豆』等。是位手語講師、攝影高手。

聽障默劇高手陳濂僑 手能生「橋」

聽障默劇高手陳濂僑 手能生「橋」

這幾年來,臺灣人對聽障朋友更加友善了。陳濂僑覺得以往在公共場所,民眾看到聽障朋友比手劃腳溝通,都會投以異樣眼光,如今交通設備及手機直播功能輔助,出門方便很多,大家也都能以平常心看待。臺北巿政府也推出手語服務,但沒有像美國有專門為聽障人士設置的休閒專區,設施都是為聽障朋友們量身打造,值得借鏡。另外,臺北市是個友善的城巿,陳濂僑期盼人人都能學會簡單的手語,若有機會和聽障朋友相處,就可讓對方倍感窩心。

陳濂僑是中華民國聾人協會監事,有很多次出國文化交流的經驗。行蹤遍及美國、澳洲、比利時、瑞典等國。2009年臺北聽障奧運,陳濂僑應邀擔任手語志工,並以各國選手為主角拍製紀錄片,他希望藉由紀錄片傳播,讓更多人認識不同國家選手的背景和文化。

看陳濂僑用人體當攝影機,表演《異想世界》輕快的旋律從喇叭音箱流瀉而出,經由過地板震動的感應,表演者陳濂僑一身棒球裝走向舞台,透過打棒球的默劇表演展露獨特的肢體語言。舞台上,他最愛表演的默劇「打棒球」,透過生動逗趣的肢體語言,能同時一人分飾棒球裡的打擊、投手、捕手和主審等角色,一人就能打一場棒球賽,不論在監獄、學校的演出,往往搏得滿堂喝采。

聽障默劇高手陳濂僑 手能生「橋」

聽障默劇高手陳濂僑 手能生「橋」

愛笑又愛模倣的陳濂僑聽不見聲音,如果認為他會像電影「走出寂靜」裡的那個聽障父親一樣,活在寧靜的世界裡,那就大錯特錯了。事實上他聽不見也失去語言能力,卻練就豐富的肢體語言,連風吹、花開、下雨、海浪打在岸上是什麼聲音?走進陳濂僑邀的無聲世界裡,他都能表演出來。

本著誠心,陳濂僑從最初自開印刷廠,成為「中華民國聾人協會」理事長,到如今是公共電視節目主持人。他覺得手語言還是有其限制與障礙,最麻煩的時候是用手語想和視障人打交道,雞同鴨講溝通了好一陣子,依然有「溝」沒有「通」,毫無結果。雖然如此,陳濂僑深切體會到,唯有一顆「誠心」才是最佳的溝通良劑。

陳濂僑不遺餘力推動手語教學,他認為聽障朋友用來溝通的手語,存在著高度的趣味性與變化性。學手語好處多,用途大,潛水者可在水中打手語,坐車時可隔著玻璃窗和對方交談,在響聲大、軍中,甚至考試手語都派上用場。希望「手能生橋」,讓更多聽人與聾人,藉著手語搭起一座溝通的橋樑。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