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莊萬壽專欄 » 【莊萬壽專欄】藝術的階級性、政治性

【莊萬壽專欄】藝術的階級性、政治性

by 望春風 電子報A
洪瑞麟名畫《吃便當》1957墨淡彩紙,38.5╳53.5cm臺北市立美術館典藏(圖:by Tatler Taiwan)
莊萬壽

莊萬壽

文:莊萬壽(台灣主體性文化倡導者,主編中學國文教科書,歷任台灣教授協會會長、報社主筆,台灣師範大學教授,並創立師大台灣語文研究所、長榮台灣研究所。)

藝術來自貴族,不能切割政治,人類是高級社會性的動物,走過了原始社會都是政治人。人類的文明創造是群眾,但精緻音樂、美術、美食和高級的工具……,多是從宮廷教堂貴族教士士紳家出來。

東方的水墨畫難表現人體的細部感情,又有人相裸體的忌諱。西方油畫確實能夠表現、揮灑人體在社會的形象。但無論如何,這些藝術品是要給統治階級和上層人物欣賞和收藏,决定了這些藝術品的內容。

寫實主義若把世界的美麗的景色呈現出來,皆大歡喜的美術。若是表現社會到處可見的醜陋面貌,呈現大多窮苦人家的生活,勇敢的畫家多少要付出代價,當然要看什麼時代、什麼社會。

列賓名畫《伏爾加河上的縴夫》(圖:世界名人圖書網)

列賓名畫《伏爾加河上的縴夫》(圖:世界名人圖書網)

列賓有「伏爾加河上的縴夫」等作品受沙皇的管制,卻成為列寧革命後的樣版。縴夫,台灣人也許不知道,是把船拖著大輪逆流而上的岸上工人。向忠發是長江的縴夫,20年代做到中共總書記,他不是畫家,但沒有好下場。(編者:維基百科記載,向忠發19316月被南京政府方面抓捕後叛變,隨即被處決。)

不少勞動的名畫傳世,康爾貝的「採礦工人」,米勒的「拾穗」……。年輕時,一有礦場畫家洪瑞麟的畫展,我都去看,看到黑漆漆的礦工,就想到做工無出頭的父祖。我沒有錢學畫,曾經一度強烈的想去當畫電影看板的學徒。已往矣,感謝筱峰談列賓,引起我能舒暢心頭的塊壘。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