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C » 黃育旗開講 » 【黃育旗開講】感恩今生的貴人們

【黃育旗開講】感恩今生的貴人們

by 邱筱凌
感恩(網路圖)

黃育旗

文 / 黃育旗(台灣小留學生家長協進會秘書長)

(編者:本文不代表本報立場)

出生於非常保守又極為傳統農村的我,當時家裡唯一的資源,就是茅坑裡可供澆菜和種田的水肥,國小畢業前半年,家父就透過親友,幫我找到位於台北市南京西路赤峰街(一般人都叫打鐵街)的一家專門生產黑松汽水瓶蓋工廠,跟工廠的老板預約,半年後我就會來當學徒,並且講好一個月工資是新台幣250元,老板供吃、供住,那是1963年。

沒想到國小畢業後,我竟然被保送上初中,那時後還有初中聯考,所以,當老師告訴我被保送初中,我一點也不感到高興,我跟老師說,我沒有要升學,老師說:你一定要讀書,下課我跟你回家跟你爸爸說!於是放學後,老師真的跟我回家力勸父親一定要讓我升學,可是父親跟老師說,不是不讓我升學,是家裡沒錢,沒想到老師跟我爸爸說,第一年學費我可以幫你出(那位老師是福建省浦田人,退休後回浦田和家人團聚,我太太和我曾經去探望他三次,直到9年前才去逝,他兒子和孫子,都還經常聯繫)。

父親不得已,只好讓我繼續升學,可是除了學費以外,還得要張羅買制服,和一雙球鞋的錢,於是我父親硬著頭皮去向我外公、舅舅們借,就這樣我就捨棄當學徒而升初中,第二年我父親還是沒錢,而且已經透過一個我從未見過姑媽,為我在美軍顧問團的理髮廳,幫美軍擦皮鞋的工作,一個月的薪水400元,吃住都在那位未曾謀面的姑媽家,那位姑媽嫁給一位上海人。

事後才知道那位上海姑丈是承包美軍顧問團理髮廳,和姑媽育有兩個四歲和二歲的女兒,於是就這樣,從每星期一到星期五,上午7:30到美軍理髮廳幫美軍擦皮鞋,下午4:30下班後,就回到姑丈家幫忙做家務事,當家庭幫傭,舉凡煮飯、洗衣、帶小孩,都成了我無酬勞的多餘工作。

由於那位上海姑丈只會講上海話,而且幾乎每天晚上都有一票上海幫朋友來姑丈家打麻將,所以,晚飯後,把姑媽的兩個女哄睡後,我又要充當茶童,幫那群上海幫輪流倒茶,唯一的收獲就是學會講上海話!

幫美軍擦皮鞋的第一個月,除姑媽給我的一個月薪水400元以外,幫美軍擦皮鞋的小費,竟然超過400元,於是我就暗槓,沒讓我父母親知道,我心想,我一定要想辦法讀書,如果我誠實跟我父母親講,我一個月的小費有400多元,我判斷我父母親也會拿回家貼補家用。

經過大約八個月後,我偷偷的報名位於台北市汀州路的雅禮補校初中夜間部,藉機搬離開姑媽家,一來可以繼續讀書,二來就可以有正當性脫離姑丈家。於搬離姑丈家的前兩天,我迫不及待到萬華的「賊阿市(二手貨)」買了一部舊腳踏車。

回想那個時代,在美軍顧問團理髮廳,幫美軍擦皮鞋,每擦一雙一般皮鞋是美金一毛(Ten Cents十分),每擦一雙長統皮鞋(Fifteen Cents 15分),幾乎每擦一雙皮鞋,就有雙倍的錢。

如今回顧起來,應該是那時候的美軍,可憐我年紀這麼小,就得放棄學業,離開家出門幫忙賺錢貼補家用吧!我不知道,而且我開始幫美軍擦皮鞋後的兩個星期,就有一位美軍在我下班前,就到理髮廳來帶我到他的宿舍(Barraks),一對一教我英文,連教材都是那位美軍幫我準備的,讓我非常感動!大約兩年後,他被調到夏威夷美國空軍總司令部。

我們一直保持聯繫,包括他2005年11月29日病逝前,我曾經到過他位於加州Ocean side家探望他五次,他一直是單身,在我17歲接任美軍顧問團補給組主管時不久,他也曾經出差來台灣,今生何其有幸!能夠遇上這樣的貴人,真的是感謝上帝所賜予我的人生劇本!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