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B » 左化鵬專欄 » 【左化鵬專欄】小矮人

【左化鵬專欄】小矮人

by 邱筱凌
小矮人

文 / 左化鵬(前中央通訊社駐漢城特派員,資深媒體人,彰化員林人)

2015年的母親節,小女紹嬋帶內人到東歐深度旅遊,老爹我一路尾隨,跟著沾光。波蘭「弗蘿茨瓦夫」是此行主要目的地之一。她曾在弗城求學三年半,結識了當地許多小矮人,睽違多年,她懷念這些故友,特地帶父母前來探望。

紹嬋習俄文,曾負笈俄國聖彼得堡大學遊學,後又公費就讀波蘭的弗羅茨瓦夫大學唸管理經濟研究所。弗城,位於奧德河畔,被稱為是波蘭的威尼斯,風光明媚,到處可見小橋流水,它也是波蘭僅次於華沙的第二大金融中心。市區觸目所及,普魯士、奧地利、波西米亞風格的建築物櫛次鱗比。來自台灣的小女,是系上唯一的學生,教授拜託她上課千萬不可缺席,以免他砸了飯碗。她是第一名畢業也是最後一名。

小矮人

小矮人

初來乍到他鄉異域,爹娘遠在地球的那一端,那時沒有Facebook和LINE,她隻身一人,無依無靠,無人可以談心。幸好在街頭巷尾,結識了一群可愛的小矮人朋友,他們總是耐心傾聽這名少女的懷鄉思親之情,慰藉了她孤寂的心靈,堅定了她求學的意志。

這趟東歐之旅,我們從阿姆斯特丹搭廉價航空來到克拉克夫,再搭火車到捷克布拉格,又搭巴士回頭到波蘭的弗蘿茨瓦夫。八千里路雲和月,一路舟車勞頓。抵弗城後,尋了一間民宿落腳,然後到附近的牛奶吧用餐,牛奶吧是波蘭共產時期遺留下的產物,有點類似人民公社大食堂,我們點了一大盤皮耳吉、獵人燉肉和一大碗香腸酸菜麵包湯。皮耳吉,是波蘭人傳統的食物,形狀頗似中國的水餃,只是餡料換成了洋人慣吃的奶酪起司。

小矮人

小矮人

折騰一天,囫圇吞棗,我們二老,已迫不及待的想探望她的老友。紹嬋慢條斯理說,不急,這些老朋友一定會在原地恭候。我們又點了兩瓶當地的皇家卡帕基金牌啤酒。酒足飯飽,夜幕低垂,當地人用人工點亮了路邊的煤氣燈。紹嬋起身說,走吧!訪友去囉。

她領我們向老城市集走去。故作神秘說,不要驚訝,這些老朋友,都是身高不滿一尺的小矮人,羞於見人,到處躲藏。經她這麼一說,我們不由好奇心大發,波蘭人不都是人高馬大嗎?何以她結識的儘是些小侏儒。他們又何必鬼鬼祟祟,躲躲藏藏,難道是幹了些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

小矮人

小矮人

若不是小女一路指指點點,我們還真的不易見到這些小矮人,心中的謎團終於解開,原來他們只是一個個銅雕的小矮人。有的躲在哥德式尖塔閣樓向我們偷窺,有的埋伏在巴洛克宮殿牆角冷不防嚇我們一跳,有的像遊民蹲伏在牆角打瞌睡,有的像頑童吊在路燈上搖搖晃晃,有的拎著公事包像匆匆趕路的銀行家,有的脖上掛著聽筒像是問診的醫生,我們也看到一對男女在婚姻登記處擁吻,也看到兩個小矮人在街頭推著一個大石球,有的彈著吉他在街頭賣藝,也有婦女在奧德河畔浣衣。每一位小矮人都製作的栩栩如生,可是他們似乎都憂心忡忡,愁容滿面。

紹嬋說,這些小矮人,年齡和她相仿,都出生於80年後,三十多年前,那正是一個風雲變幻的年代,波蘭人飽受蘇聯幾十年的欺壓和荼毒,心情極度鬱悶。當時小女學校有一名教授,突然發想,製作了許多小矮人,擺在城裡各個角落,藉由這些用超現實主義製作的街頭藝術,來表達波蘭人對共產主義的不滿,並鼓勵人們奮勇抵抗推翻暴政。出現在街頭的小矮人越來越多,1988年波蘭人在弗城高唱「小矮人自由萬歲」,隔了三年,戈巴契夫主政下的蘇聯政權終於解體,波蘭也趁勢宣布獨立。

小矮人

小矮人

世事難料,誰知道多年後,一名東方的女孩,會到波蘭求學。春去秋來,幾易寒暑。那年冬天,小女學成歸國,向小矮人朋友辭行,她貼心的幫幾位熟識的小矮人繫圍巾、戴毛帽、手套,感謝他們在求學過程中一路相陪。那次再重逢,不知小矮人還記得她嗎?

近幾年來,小矮人成了當年波蘭反抗蘇聯共產暴政的象徵,也成了弗城的特色街景,每年都吸引了大批的觀光客,他們在街頭尋尋覓覓小矮人的同時,也在尋覓一段過去的歷史。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