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生活 » 生活 » 疫~河岸雜感

疫~河岸雜感

by 邱筱凌
疫~河岸雜感

文 / 蔡桂英(國防大學政戰學院新聞系第二十三期畢業)

宅家守住防疫陣線,迎來降級幸存的感覺,第二級的概念是什麼?生物病毒繼續快速變化,無影透空肆虐而來,人與人的接觸還是禁忌。山川依舊,生靈有恙,人類面臨病毒威脅的脆弱與無奈,分秒畢見!

當生命中無常成為日常,善待今天的自己,才對得起明天的自己,宅在家,迎朝曦,到日落,從青春年華到白髮暮年。人生萬花筒般繽紛綻放,愛相隨,始終傳遞歲月的沉澱與心靈面貌,汩出生命活泉。

疫~河岸雜感

疫~河岸雜感

用腳探索盆地生靈之母的基隆河,七月盛暑的朝曦、夕落,健走的河岸是盛夏的調色盤,溫馨的陽光感性的塗染天地、映照水面。

動態的行雲流水,在恆靜的山勢畫布上縱橫上下、交融渲染,濃淡自宜,千變萬幻的景象讓行客可以喜,可以愁,可以狂嘯,可以噤悠,可以學游魚自由穿梭,可以學鳥雀奔放高翔,時空景象填滿的心靈,一人一樣,絕無冷感或寧屈人樣。

夏日裡的光與暗是敵對的,在空曠的河畔灘地尤為明顯,誰也不容對方沖人氣數量,只有在光影妥協的短暫晨昏,用塗染的空間讓行客喘息、靈觀天地。不願來臨的暗黑終會出現,霎時的震憾,感嘆美好短暫易逝。

疫~河岸雜感

疫~河岸雜感

黃昏的河岸,思維著東奧選手傑出的表現,久滯乾涸的眼眶濕潤,小將拼鬥輕若寸倆的獎牌,卻舉起重若江山的中華,唱了50年的國旗歌,荒蕪20年後在異國緩升輕唱,感動英雄的再起、民心的動情,幽嘆內政的時政不明。新世代的主人在世界舞台上崢嶸,主人的奴僕卻恣意猖狂。

夜暗河堤的燈光照亮一域,身影隨動拉長變形。降級不解封的疫情政策如魔術,表演的嘖嘖稱奇,黑廂內的用心操弄,出場的必是一手難解的幻覺,掀起重幔鬼魅畢現,污穢一無所藏。如同身影的滑稽,燈下透明一無所有。

晨昏河岸,心靜靈定,東京奧運,英雄豪傑,台灣囝囡,都是母親河下的生靈。而燈下的身影,心思的疫情,何時能現真相,讓人在臆想的天地自由馳騁,健兒頒獎時遍地朗聲歡唱,一如競技場上選手的貞潔無邪、感動!

疫~河岸雜感

疫~河岸雜感

孟子-盡心篇
充實之謂美,充實而有光輝之謂大。

大美無言,蟬鳴鳥語,生活在嘹亮歌聲裡,是驚嘆號不是問號!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