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陳龍禧專欄 » 【陳龍禧專欄】兒童版空軍軍歌 《造飛機》的故事

【陳龍禧專欄】兒童版空軍軍歌 《造飛機》的故事

by 望小風
兒童版空軍軍歌 《造飛機》的故事
陳龍禧

陳龍禧

文 / 陳龍禧(文化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資深媒體人,旅居美國亞利桑納州鳳凰城)

有人的地方就有歌謠,有歌謠的地方就有兒歌,在童年無憂無慮的歲月裡,伴隨在幼稚園、小學低年級所學的唱遊兒歌,內容單純、詼諧,聲韻輕快和諧的歌聲,由父母、老師教給小孩學唱,小孩再相互傳唱,鄉土情懷的扎根,就從此開始。哪一些是否還教著自己的孩子唱著?兒歌,那是很可愛的聲音,有時也令父母親,甚至祖父母也跟著哼唱了起來,享受天倫之樂。

兒童陸軍軍歌《只要我長大》、兒童版海軍軍歌《白浪濤濤我不怕》外,兒童版空軍軍歌《造飛機》是否讓你記憶猶新呢?當孩子童言童語用著娃娃聲音哼唱著蕭良政作詞、吳開芽作曲的「造飛機造飛機來到青草地 蹲下去蹲下去我做推進器 蹲下去蹲下去你做飛機翼 彎著腰彎著腰飛機做的奇 飛上去飛上去飛到白雲裏」這首小時候朗朗上口的兒歌,希望能坐飛機飛上青天白雲裡,是每個人童年的夢想。

兒童版空軍軍歌 《造飛機》的故事

兒童版空軍軍歌 《造飛機》的故事

《空軍軍歌》「凌雲御風去,報國把志伸,遨遊崑崙上空,俯瞰太平洋濱…」的產生據說是1946年,中日戰爭勝利後結束不久,空軍總司令周至柔將軍緬懷八年抗戰,空軍力保領空,寫下了眾多可歌可泣的故事,為發揚空軍軍魂,抗戰,希望有一首歌,能表現空軍健兒的英勇精神,於是委由政訓處第四科胡科長全權處理,對外廣為甄選。

空軍總司令部向各方徵求空軍軍歌,誰知數月下來才收到百餘首作品,且所收到的歌都不甚滿意,周至柔司令改而選擇政治部主任簡樸的空、地勤作品各一首歌詞作為空軍軍歌,承辦的胡科長又與作曲家劉雪庵有私交,便拜託劉譜曲,連同陶偉生、葉逸凡、楊泓、傅清石所作《保衛領空》、《壯志凌霄》、《永生的八一四》、《西子姑娘》等四首,也被選為空軍軍歌。

兒童版空軍軍歌 《造飛機》的故事

兒童版空軍軍歌 《造飛機》的故事

與「中華民國空軍」有關的《西子姑娘》,是以女性視角唱出對遠征親人的呼喚與祝福,「我如小燕,君便是飛鷹」,這樣的浪漫情懷是高風險換來的。這也是劉雪庵的大作,作詞人是傅清石。劉雪庵其他的名作甚多:《踏雪尋梅》、《何日君再來》、《紅豆詞》其創作風格介於藝術與通俗之間,其中數首都曾是以前承辦台北考歌星證的指定曲。

我覺得用很難唱的空軍軍歌之一《西子姑娘》,來當考歌星證指定曲是很沒良心。這歌原唱者是陳燕婷,後由周璇唱紅,說優美旖旎的《西子姑娘》是一首流行歌曲,不如說是藝術歌曲,要不是周璇的高吭聲線,以及那幾句「至高無上是飛行」、「天馬行空聲勢壯」,人家還不知這是「軍歌」呢!整首歌後來成了張釗維構思拍片的來源。

兒童版空軍軍歌 《造飛機》的故事

兒童版空軍軍歌 《造飛機》的故事

二戰後初期,游彌堅擔任「台灣省教育會」理事長,舉辦「第一屆徵募兒童新詩、歌謠、話劇」活動,自1947年5月徵募,新詩和歌詞收到計116首,吳開芽作詞的《我愛梅花》為入選11首之一。接下來進行徵曲,在11月底,蕭良政寫詞、吳開芽作曲的《造飛機》,以及劉百展作詞、吳開芽作曲《蚊子》得四首入選作之二,納入音樂教材,獲獎詞曲作者各得二千元賞金。

吳開芽是生於清末,台北大龍峒人,日治時代就讀台灣總督府國語學校(今台北市立大學前身)師範部第十期,這是台灣第一所師範學校,與總督府醫學校(今台大醫學院)並稱為兩所台灣人最高學府。能從這裡畢業,也堪稱當時台灣青年中的人中龍鳳,包含藝術天才黃土水,到《造飛機》的譜曲作家吳開芽,在從政界人物,到地方士紳,這批同學橫跨政壇、杏壇、文壇,許多人都曾在日治時期的《台灣人物誌》留下紀錄。

兒童版空軍軍歌 《造飛機》的故事

兒童版空軍軍歌 《造飛機》的故事

有音樂專長的吳開芽日治時期曾任太平國小老師兼訓導,二次戰後奉派擔任「木廣小學(今福星國小)」,奠定了「福星國小」後來成為台北音樂名校的基礎,早期「台北市立交響樂團」陳暾初當團長,即是借用該校當團址兼練習場地,我負責承辦台北市考歌星證也在那裡。吳開芽在徵募作詞、作曲所得6千獎金,在當年可是天大數目,後來從市中心小學調到當年還是荒郊野外的新生南路「龍安國小」當校長,事實上已經為要出事埋下伏筆。

《造飛機》作曲者吳開芽的一生,成也飛機、敗也飛機。得獎後一個週六早上,全市校長都奉召到教育局開會,由教導主任留校主事,突然有人商借學校操場,稱要放置一批飛機殘骸。隔兩天的週一早上,身為校長的吳開芽到校後就發現這些是贓貨,正待要向上級舉發,就被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調查統計局人員架走,教導主任則沒事。吳開芽釋放後,被降級作教師,後來轉調「永樂國小」直到退休。

兒童版空軍軍歌 《造飛機》的故事

兒童版空軍軍歌 《造飛機》的故事

所謂「人怕出名豬怕肥」。吳開芽《造飛機》得獎,加上其他作詞所得獎金,可以在台北買好幾棟房子,真是名利雙收。但是名收不回來可以給,利卻讓國民黨特務眼紅,乃設計安排的嫁禍手法,其實目標只是明目張膽劫財,還好在人會莫名其妙消失的年代吳開芽財去人安,有一首歌詞「…至少曾擁有過 就已經值得…」世人知道曾經如此燦爛過,直到1968年去世,不知道後來他心中是怎麼想。

台北文化史作家莊永明,曾是吳開芽在永樂國小擔任音樂老師的學生。他回憶身材中等有些肥胖的吳開芽老師的音樂課,是小學印象最深刻的課程,他表示老師是性情溫和的基督教徒,上課總會花上十來分鐘傳教,教唱時要求學生每個音必要求得精準,否則會要求學生一再重唱。莊永明說,會對唱歌特別喜好,是在小學時受吳開芽老師影響。在畢業50多年後一次演講,他介紹記憶猶新的校歌「吾校永樂 立在稻江…良好學風 大家親愛…這是我們可愛的永樂學堂。」覺得拜吳老師之賜,學會不少歌也因此愛唱歌。

 

因為白色恐怖的關係,同是總督府國語學校畢業的周伯陽、蘇春濤合作《妹妹背著洋娃娃》;內向的陳石松在作品走紅的四十年期間,從不吐露《三輪車》是他譜曲。在「教育廣播電台」主持節目的劉美蓮,追蹤「知名兒歌背後不知名作者」的故事不遺餘力後,終於揭開了當年的黑幕。甚至台語兒歌《天黑黑》、《白鷺鷥》,害林福裕被警總約談,都有很可怕的故事,我們能有童謠可唱應該感謝這些人對台灣的貢獻。

「造飛機造飛機來到青草地/蹲下去蹲下去我做推進器/蹲下去蹲下去你做飛機翼/彎著腰彎著腰飛機做的奇/飛上去飛上去飛到白雲裏」這首耳熟能詳的兒歌,在現實的航太產業環境中,卻是達成不易。如今台灣人的觀念,自以為是生活在一個沒有戰爭的承平時代,其實端賴空軍無時不刻在護衛著我們的領空,才有今天中華民國台灣的國家自由、民主、國泰民安,只是大家有所不知。還有「國機國造」及漢翔跨入飛機內裝市場,開發航空座椅,現在《造飛機》應該改唱為「造飛機,造飛機,飛到青草地;蹲下去,蹲下去,我做飛機椅。」漢翔公司是全球唯一轉入航空座椅開發生產的飛機製造商,並首創手機無線充電功能,也是進步。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