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黃育旗開講 » 【黃育旗開講】我在海軍常備役最大的收獲

【黃育旗開講】我在海軍常備役最大的收獲

by 望小風
海軍

黃育旗

文 / 黃育旗(台灣小留學生家長協進會秘書長)

(編者:本文不代表本報立場)

說起來,我還蠻幸運,被宋長志總司令調到台北大直的海軍總部後,原本總司令的想法是,先安置在總司令辦公室擔任勤務兵助理。可是於法不合,因為,海軍總司令部屬於海軍一級單位,而我只是一般常備兵,於法不合,只能按職務的配置,適合在基層做一些和軍事秘密無關的工作。

於是前一個月被安排在勤務處,專門負責和總司令有公務往來的公關業務,譬如美軍協防司令、美軍顧問團團長、美軍第327師師長、美國海軍組長、美國空軍組組長、美國陸軍組組長等一家人的生日,結婚紀念日,每年的復活節,每年的聖誕節等重要節日等,逐一登錄在記事本,時間一到,我就必需幫宋長志總司令暨夫人宋房正瑛的名義,分別送一盆花到前述的各個人士住家。

所以,我的工作,都必需逐一記錄前述美軍駐台高階人士,以及她(他)們家庭的每一位成員的生日日期,時間一到,我就必需聯絡位於天母的一家和海軍總部特約的蘿氏花卉(Rose flower Basket),然後我就向海軍總部勤務處汽車隊申請公務車,載我到天母特約花店,捧著一盆鮮花,分別送到當事人家中,才算完成任務,這種工作絕不會是每一天都有,因此,感覺自己有如米蟲。

這個工作持續了一年多後,我就又被派到海軍總部勤務處,當時的勤務處處長是海軍上校沈霖,他把我安置在勤務處,配置一部轎車(黑頭車)給我,專門負責接送南部來的將官,如海軍後勤司令牟秉釗中將,左營海軍官校校長的白樹棉中將,以及海軍艦隊司令陳慶堃中將,陳慶堃中將曾獲頒青天白日勳章。

海軍官校白樹綿校長家就是位於現今大直海基會對面,也就是前海軍總司令宋長志以前的官邸,斜對面還有一位前海軍總部政戰主任李中少將。

從我被賦予前三位海軍高階將官北部專屬公務車司機後,我原來的海軍一兵月薪新台幣240元,很快就因為前述的三位高階將官北部專屬司機,平均每個月都有高達6,000元以上,因為,這些將官每次來台北洽公後,要回南部時,我都會送他們到台北火車站(那時還沒有高鐵),他們臨走前都會給我300到500元不等,應該算是小費吧!

另外,我服役海軍三年,只有一等兵退伍,這在當(1973)年是破海軍記錄,因為,從未有人服3年常備役退伍,只是一等兵退伍,直到退伍前三星期,才得知我在軍方的檔案所記載的資料裡,有思想過於偏西化,自由色彩太濃厚,可是我並不在乎,特別是在那戒嚴時代,只要三年役期能夠平安服完,就阿彌陀佛!我相信包括總司令宋長志也都不知道!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