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黃育旗開講 » 【黃育旗開講】每個人都有不同的人生劇本

【黃育旗開講】每個人都有不同的人生劇本

by 望小風
人生劇本

黃育旗

文 / 黃育旗(台灣小留學生家長協進會秘書長)

(編者:本文不代表本報立場)

1992年,女兒的加拿大一位教授Paul Zysman在一次的餐敘中分享了他對人生的看法,這位加拿大人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他告訴我說,每一個人從生下來的那一刻,就有一本上天賜予的人生劇本,每一個人,每一天都是按照著劇本現場演出,絕不會有NG。

而且還無法偷看隔天的那一頁,每一個人的人生劇本薄厚不一,戲演完就回家,他還比喻每一個人從出生的那一刻,就有上帝賜予的一張單程車票,只去不回,而且沒有任何人可以事先知道會在哪一站下車,Life is one way ticket, no body knows when you going to get off, therefor, you must learn how to enjoy your life這是多麼有哲學啊!

1971年美國贈送一艘驅逐艦給「中華民國」海軍,同年7月1日,由當時海軍總司令宋長志上將主持成軍典禮,命名七號「富陽」軍艦。

我是1970年11月,依海軍178梯次入伍左營海軍新兵訓練中心,經過五個月的新兵訓練後,於1971年6月中旬分發到海軍6號惠陽艦上,艦長是海軍上校張天玖,當時的6號惠陽艦停泊在高雄旗津,又稱旗后進行大修,大修期限為一年,剛被分發到惠陽艦時,每天都會被輪流分配派工,敲打軍艦的某一部份,清除原來脫落的油漆後,再以鐵沙輪子抹光後,繼而分別塗上油漆,總之,海軍的名稱叫做敲鐵板。

由於正值炎熱的夏天,尤其是高雄,縱使是冬天,氣溫也不會很低,更別說是大熱天,特別是晚間睡在艦上非常擁擠的吊掛式的吊床,又沒冷氣,簡直是渡秒如年,苦不堪言,且又沒得選擇,每想到入伍海軍長達三年役期,最痛苦、最擔心的就是炎熱的每年的夏天。

回想服役前在美軍工作時,冬天有暖氣,夏天有冷氣的日子,真是舒適,同時也養成了遇到煩惱時,都會祈禱上帝的保祐,請容我藉此聲明,絕無誤導任何人的宗教信仰自由。說也奇怪,1971年因美國贈送一艘驅逐艦給「中華民國」海軍,同年7月1日,由當時海軍總司令宋長志上將主持成軍典禮,命名七號「富陽」軍艦,依例舉行中美官兵交接典禮酒會。

在此之前,海軍總部早已安排好海軍官校應屆一位畢業生,準備於總司令主持中美海軍官兵交接典禮時擔任翻譯,豈料,那位原被安排交接典禮時擔任翻譯的應屆畢業生,當天因急性盲腸炎被送往左營海軍總醫院開刀,讓負責籌辦中美官兵交接典禮的海軍總部交際科上校科長張剛,急得如火鍋上的螞蟻,不知所措,正巧張剛的駕駛兵宋永塘,是我在新訓中心上下舖室友,知道我曾在美軍工作過,當然也知道我被分發到六號惠陽艦於是就告訴張剛科長。

於是張剛科長打電話到六號艦,跟艦長說要借調我當總司令晚間的中美官兵交接酒會的翻譯,艦長當然不敢怠慢,於是隨即把我叫到艦長室,詢問我是否有能力擔任這個任務,我答絕對可以勝任,艦長告訴我,海軍左營明德賓館下午三點就會派車來接你,並一再叮嚀千萬別出差錯!狀似極為擔憂,我跟艦長說,像這種美式酒會,我有不少經驗。

於是當天下午三點專程來接我的專車準時抵達,並且準時到達左營明德賓館酒會現場,張剛科長很客氣的自我介紹,並給我一張酒會交接典禮時,總司令準備演講的稿子,囑咐會有來自高雄在地士紳,政治人物等有頭有臉的各界人士務必不能出任何差錯。酒會準時在六點開始,現場有來自高雄在地士紳,政治人物等有頭有臉酒會現場的兩旁各有一個講台和有支可以調高低的麥克風,酒會一開始時,總司令先講一段中文,接著我講一段英文。

講完後,就手端著酒杯陪同總司令繞場逐一敬酒,經過大約一小時後,所有的賓客陸續離去。總司令要我跟著他在左營賓館的辦公室,走進辦公室後,總司令示意要我坐下來,他隨即問我想不想到台北的辦公室幫忙?我回以遵照總司令的安排,總司令接著說:非常好,我會請張科長在一星期內,正式發文給你的艦長,屆時我們就在台北見。

總司令講完後,就請張剛科長帶我到門口,交給等候送我回艦上的駕駛,矚咐送我回惠陽艦。回到旗津軍艦時,就已看到艦長、副艦長、兵器長、輔導長已經在等我回來,艦長有點緊張的詢問一一切是否順利?我回答很順利,並且跟艦長報告,總司令要調我去台北,並說一星期內,人事調動公文會很快寄達,艦長說:這是我預料中的事。

並一再交待有機多幫忙在總司令面前美言,這是我第一次體會到「中華民國」的官場文化,還沒有去擔任酒會翻譯以前,沒有人會理你,酒會回來後的幾天,一時之間,馬上有很多都對你另眼相看,大約五天就辦妥離職手續,到台北大直海軍總部報到,感謝上帝對我的特別垂愛!阿門!容後續有更多精彩,難以想像的諸多有如笑話般的戲劇性故事!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