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陳龍禧專欄 » 【陳龍禧專欄】小小兵兒童陸軍軍歌《只要我長大》

【陳龍禧專欄】小小兵兒童陸軍軍歌《只要我長大》

by 邱筱凌
小小兵兒童陸軍軍歌《只要我長大》
陳龍禧

陳龍禧

文 / 陳龍禧(文化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資深媒體人,旅居美國亞利桑納州鳳凰城)

為什麼「哥哥爸爸真偉大」是因為「為國去打仗」?當兵服役的人會「當兵笑哈哈」嗎?小時候都在想「只要我長大」就能怎樣…,等長大以後想做的可多呢!原來小學音樂課教我們《只要我長大》「名譽在我家」是這樣一回事啊!大家都不用懷疑,我們曾經活在被洗腦教育的年代。

童年是玩耍和純真的代名詞,是人生的黃金年代。在無憂無慮的填鴨子教育的歲月裡,伴隨在幼稚園、小學低年級所學的歌,本應是內容單純,聲韻輕快和諧的歌聲,由父母及老師唱給小孩聽,小孩再相互傳唱,鄉土情懷的扎根,就從此開始。但在台灣總共有三首唱遍大街小巷,「小黑人」金澎推出的「台灣兒歌與民謠」許多人都唱過;居住在彰化的施福珍老師,一直專注於台灣「囝仔歌」研究,連阿公、阿嬤都會唱的兒童三軍軍歌,你/妳知道嗎?

小小兵兒童陸軍軍歌《只要我長大》

小小兵兒童陸軍軍歌《只要我長大》

唱軍歌的日子讓不少人懷念,曾經在陸軍服過兵役的台灣人,新兵訓練就應該會唱「風雲起,山河動,黃埔建軍聲勢雄,革命壯士矢精忠,金戈鐵馬,百戰沙場,安內攘外作先鋒。縱橫掃蕩,復興中華,所向無敵立大功。」這首陸軍軍歌。因為我是服海軍艦艇役,一些陸軍軍歌是看電視學到的,但兒童版海軍軍歌也是從小就會。

當過兵的人,尤其在陸軍服兵役的人都知道,每天早上起來,連集合或者營集合、早點名,長官訓話,每天早上一定要唱軍歌,所以我的大學教授黃瑩作詞的《夜襲》、《英雄好漢在一班》,應該是最多人唱的歌,今年因為疫情關係,沒回台北請益,自找題材寫這首小學唱遊課時學的《只要我長大》。

小小兵兒童陸軍軍歌《只要我長大》

小小兵兒童陸軍軍歌《只要我長大》

兒童版陸軍軍歌《只要我長大》,雖然是早年台灣人讀小學必學,但「哥哥爸爸真偉大」全台灣都認為只有蔣緯國可以唱,因為他的哥哥蔣經國,爸爸蔣介石真正夠偉大,所以坊間都戲說是他專屬可唱的歌。這歌的作詞/作曲白景山,畢業自吉林師範大學音樂系,原來是一首「反共愛國歌曲」,原創版歌詞也不是現在這副模樣,這一切的一切要從國民黨政府逃到台灣開始談起。

國民黨政府1949年撤退到台灣,當年局勢風雨飄搖,還好有日本「白團」支援訓練國軍幹部,否則今天台灣可能不一樣。政府當時為鼓舞人心,激勵士氣,時任立法委員兼國民黨改造委員會委員張道藩,決定結合民間力量,發起中華文藝獎金委員會,徵選優秀的作家與詞曲,旨在「徵求各類文藝創作,以能應用多方面技巧,發揚國家民族意識及蓄有反共抗俄之意義者為原則。」《只要我長大》就是那時選出來的歌,在新選歌謠第6期可找到。

張道藩是第一位英國倫敦大學美術部中國留學生,傳統水墨畫造詣甚高,受到陳立夫栽培,出任國民政府文化事業與政治宣傳策劃,後來擔任國民黨中央宣傳部長,1952-1961擔任立法院長。可是這位部長從1937年開始,當徐姓名畫家夫人的小王,同居到1968年去世,在31年的時間裡,張道藩既不與法籍妻子離婚,也不願意和小三結婚,就這樣遊走在兩個女人間,這種情形在國民黨黨國時代屢見不鮮,台北市政府在辛亥路有個「道藩圖書館」紀念他。

1950年第一次徵選歌曲,曲調旋律輕快,歌詞簡單易懂的《只要我長大》,受到評審青睞,就是第一版落落長的「哥哥爸爸真偉大,名譽照我家,為國去剿匪,當兵笑哈哈。走吧!走吧!哥哥爸爸,家事不用您牽掛,只要我長大,只要我長大。叔叔伯伯真偉大,榮光滿鄉下,救國去剿匪,壯志賽奔馬。去吧!去吧!叔叔伯伯,我也要把奸匪殺,只要我長大,只要我長大。」

小小兵兒童陸軍軍歌《只要我長大》

小小兵兒童陸軍軍歌《只要我長大》

「街坊鄰居真偉大,造福為人家,反攻去剿匪,生死全不怕。幹吧!幹吧!街坊鄰家,我也挺身去參加,只要我長大,只要我長大。革命軍人真偉大,四海把名誇,抗俄去剿匪,犧牲為國家。殺吧!殺吧!革命軍呀,我也要把朱毛殺,只要我長大,只要我長大。」

在「殺朱拔毛、反共抗俄」的年代,活潑的曲調中交雜著強烈殺戮暴力,是今人無法理解的。那年代教育並不普及,如以「反共愛國歌曲」是給軍人及社會人士唱,雖說歌詞太長,勉為其難也得獎了。可是《只要我長大》意思就是尚未成年,國民黨竟然對尚未成年的青少年,教育、鼓勵打打殺殺,就有點說不過去。這首歌得獎後,1952年由廣播事業管理委員會以「中華愛國歌曲」,成《新選歌謠》的兒童歌謠,由兒童歌詠隊演唱,陳清銀鋼琴伴奏錄成唱片,教育部廣播事業管理委員會出品,成了風靡一時的童歌。

因為太長的歌難推動流行,為方便傳唱,後來第二版改掉殺氣騰騰的歌詞,變成「哥哥爸爸真偉大,名譽照我家,為國去打仗,當兵笑哈哈。走吧!走吧!哥哥爸爸,家事不用你牽掛,只要我長大,只要我長大。」「叔叔伯伯真偉大,榮光滿天下,救國去打仗,壯志賽奔馬。走吧!走吧!叔叔伯伯,我也挺身去參加,只要我長大,只要我長大。」

「街坊鄰家真偉大,造福給大家,奮勇去殺敵,生死全不怕。幹吧!幹吧!街坊鄰家,我也要把敵人殺,只要我長大,只要我長大。」「革命軍人真偉大,四海把名誇,拚命去殺敵,犧牲為國家。殺吧!殺吧!革命軍呀,我也要把奸匪殺,只要我長大,只要我長大。」

現在全世界還在摧殘民族幼苗,從小教育幼童仇恨打殺,大概只有北韓和中國兩個國家。事過境遷,現在台灣民眾所唱的兒童陸軍軍歌版《只要我長大》,都只留下全曲的第一、二段,第三段後的歌詞,幾乎沒有什麼人聽過。如果想要聽原版歌曲,可以從「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製作的「台灣音聲一百年」網站中搜尋來聽,也是很難忘的童年回憶。

《只要我長大》詞/曲創作者白景山,是於政府遷台期間,隨海軍來台,在台中二中擔任音樂老師。1960年代後離開教職,轉到監察院總務室任科長,雖說不再從事音樂教育,但經呂泉生推薦在靜修女中兼課。他譯寫日本滝廉太郎名曲《花》,至今仍是合唱團愛唱的藝術歌曲,也為台南高中撰寫校歌,1987年移民美國洛杉磯,勤練國術,常參與藝文活動。

小小兵兒童陸軍軍歌《只要我長大》

小小兵兒童陸軍軍歌《只要我長大》

回想當時的政府是期許下一代,希望藉由歌曲,希望這些孩子長大後,能像大人一樣,勇敢保衛國家,貢獻社會。也讓不少懵懂的孩子們唱著唱著,真的希望能趕快長大,消滅共匪,解救同胞。《只要我長大》這首號稱兒童陸軍軍歌,輕快的旋律與第一段活潑的歌詞仍舊傳唱至今,為家喻戶曉的兒歌。撇開當年尖銳的反共政治立場,這曲子僅存前二段的童歌,竟然被中國抄襲去教小學生唱,成了傳唱兩國互殺的童年歌謠,世界上最為好笑的事莫過於此。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