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A » 陳龍禧專欄 » 【陳龍禧專欄】《苦海女神龍》的感嘆《為何命如此》

【陳龍禧專欄】《苦海女神龍》的感嘆《為何命如此》

by 邱筱凌
《苦海女神龍》的感嘆《為何命如此》
陳龍禧

陳龍禧

文 / 陳龍禧(文化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資深媒體人,旅居美國亞利桑納州鳳凰城)

台南玉井愛文芒果,訂購075523812、0989787573 網購https://forms.gle/z3UazBKB5G3uk4rz5

台南玉井愛文芒果,訂購075523812、0989787573 網購https://forms.gle/z3UazBKB5G3uk4rz5

一首歌會有好多個歌名,都是因為國民黨政府禁歌惹的麻煩。邱蘭芬唱台語歌《為何命如此》和《苦海女神龍》「無情的太陽 可恨的沙漠 迫阮滿身的汗流甲濕糊糊 拖著沉重的腳步 要走千里路途 阮為何為何淪落江湖…為何命這薄…流浪著千里遠 無一個相借問…心酸孤單女 為何命如此…」都是日本《港町ブルース》1969由猪俣公章作曲、著名演歌歌手森進一所演唱,改填的同一首台語歌,它還另有歌名《辛酸孤單女》、《誰來愛我》、《失去的夢》,印尼語《Kau Tinggalkan Daku》。

日歌台唱的《為何命如此》1970年代很受歡迎,被黃俊雄選來搭配《雲州大儒俠史艷文》系列電視布袋戲的波娜娜文武雙全角色後,一反女性嬌弱百順的刻板形象後,歌更是在坊間大流行。然而,當時國民黨政府認為台灣人生活很好,歌詞內容不實而於1973年禁唱,黃俊雄將歌改名為《苦海女神龍》,迅速傳遍大街小巷,成為家喻戶曉的曲目,歌詞中的女性角色悲勇而任俠,在戲中與主角史艷文協力打勝多場戰役,兩人有著生死之交的情誼。

《苦海女神龍》的感嘆《為何命如此》

《苦海女神龍》的感嘆《為何命如此》

在我負責台北市演出申請的年代,警總及新聞局查禁歌曲的年代,唱片公司採取如姚蘇容「今天不回家」,歌名改印成「今天要回家」,內容一樣照舊唱,就可用一句話「掛羊頭賣狗肉」來形容用。當然「嚴官府,出厚賊」相同的物極必反,為此《為何命如此》改成西卿唱的《苦海女神龍》後照唱,接著更有一些唱片公司也改歌名,再繼續唱,終於造成一首歌有五六種歌名,到KTV點來點去都相同的亂象。

1970年代戒嚴時期禁歌多到罄竹難書。《為何命如此》被禁唱後改名《苦海女神龍》,繼續當《雲州大儒俠史艷文》布袋戲,韃靼公主波娜娜的主題曲,歌詞由名布袋戲大師黃俊雄創作,最早原唱雖為邱蘭芬,但後來西卿成為大師夫人,才變成翻唱比原唱更有名,接著包含:鄧麗君、江蕙、黃妃、李翊君、黃鳳儀、唐美雲等人跟進,《為何命如此》歌名從此少有人知。

 

以前在台北市承辦考歌星證,真是聽歌無數。不可否認西卿唱的《苦海女神龍》,比較有浪人行走江湖的韻味,正如布袋戲角色的公主出身塞外、因亂世流浪中原一般特殊,雖然外貌表面堅強、內心寸寸柔腸。此一特殊的女性形象,即使所述為古代外族女子故事,卻意外道出了過往女性被社會壓抑、不被允許的俠義瀟灑特質與社會角色。

個人認為在國民黨統治台灣威權、父權體制的保守社會中,《苦海女神龍》這首歌,是那些被傳統社會框架在禮教、社會規訓的女性的一道出口,有如破牆而生頑強玫瑰的形象,伴隨著前衛歌詞,在當年市井巷閭中被不斷地傳唱,自然會被推動去日、推國語運動,加強言論審查的統治者於1974年列為禁歌。可是卻始終無法抵擋它的魅力,甚至有台灣電影、紀錄片引用本曲作為復刻歷史的音樂元素。如台灣解嚴前後為主題的《女朋友。男朋友》,2012年便曾收錄此曲在電影原聲帶中,也成為電影故事轉折的一個樞紐與關鍵。

誰來愛我

誰來愛我

拜《為何命如此》改名《誰來愛我》之賜,講述一個個家庭構築的故事的韓劇「幸福的女人」在台灣改為《誰來愛我》,真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連公視2021年7月初「主題之夜Show」放映2016 柏林影展電影大觀觀眾票選最佳紀錄片《Who’s Gonna Love Me Now?》、2016 克拉科夫影展觀眾票選獎、2016 倫敦影展、2016 台北金馬影展性別越界單元也用《誰來愛我》為名。

《誰來愛我》主角是位以色列男同志。他生在保守猶太家庭,17歲就因為性向被趕出家門。他到了五光十色的倫敦,一次失戀的痛苦讓他開始瘋狂濫交,因此感染了愛滋病毒。他把得病的事告訴家人,家人卻充滿恐懼,不願跟他有更多接觸,只好繼續在倫敦自我放逐。經過十幾年的掙扎,四十歲的男主角下定決心挑戰家人的偏見,搬回以色列,公開承認自己身份,要讓家人與外界不再歧視愛滋病。台灣公視放映後,還邀請致力性別平等與愛滋議題的倡議者,談論身為男同志所遭受的愛滋歧視,分享精彩的個人故事。

有一本書《誰來愛我》分別有兩個故事,一個敘述家庭問題,而另一個是關於欺凌的,兩個故事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愛。書中作者把故事描寫得很細膩,亦把角色的情緒描述得很生動,值得大家學習,讀完這本書後,深深感受到現時青少年的壓力、困難。兩個故事都教人學懂,如何面對自己的障礙,克服困難。其實在成長過程中,我們常會碰到挫折而感到孤立無助,但身邊也許會出現援助,來幫我們驅散心靈上的陰霾。

不論如何,在《苦海女神龍》中的女主角,雖然任俠、獨立、流浪,甚至不惜宣告有同志戀性向的同時,內心終究渴望尋得那位真愛的男子,情願「放棄著流浪/願做好娘子」。隨著時代的開放在改變,人們也逐漸對女神龍的形象認同。

2005年台語電音天后謝金燕唱的《練舞功》裡面的歌詞就唱到:「青春短短/嘸免歹謝/腳步有進擱有退/裙穿短短/麥想暇最/隨著音樂玲瓏旋⋯⋯跟我來練舞功/我來去無影蹤/跟我來練舞功/我不是女神龍」

台灣歷經國家解嚴,社會及性別運動興起、性別逐漸邁向平等的台灣社會,女性無論在經濟、專業上的獨立表現都已無庸置疑的同時,女性終於逐漸不再需要為自己投射《苦海女神龍》的「惡女」形象。

《苦海女神龍》的感嘆《為何命如此》

《苦海女神龍》的感嘆《為何命如此》

相反的正視自身的欲求與體貼照料自己與所愛,無論性別為何,反而是現代女性更加推崇的生活態度。霧裡看花,當愛情如蜃樓般近在咫尺,是否等待《誰來愛我》,靠的是自己追求。

多少年來聽《為何命如此》原唱的歌,仍然感覺酣暢淋漓!黃俊雄從日本歌「港町ブルース」重新填詞的《苦海女神龍》,起初是布袋戲角色出場的主題曲,之後西卿的版本廣為傳唱,已成無庸置疑的經典。這首歌同樣的詞曲,如今再怎麼的改編與流傳,大家最熟悉的還是西卿,最早錄製《為何命如此》的歌者邱蘭芬,演唱《心酸孤單女》、《誰來愛我》兩度錄唱,感情拿捏非常不同的鄧麗君,唱過另一種版本《失去的夢》的姚蘇蓉,大家還是不認同。

《苦海女神龍》的感嘆《為何命如此》

《苦海女神龍》的感嘆《為何命如此》

國民黨政府費盡心思查禁歌曲,如今想來真是徒勞無功。一首歌經多次改名流傳,也能體會台灣不同文化群體的擦撞、融合、演變。但是很少樂迷記得李翊君唱的版本,另外黃俊雄和西卿的長女黃鳳儀也唱得很好。電影「女朋友,男朋友」原聲帶唐美雲演唱的《苦海女神龍》版本,搭上一把電吉他伴奏,雖然聽起來很銷魂,但是她如此詮釋這首歌,我覺得要考歌星證,保證過不了。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