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左化鵬專欄 » 【左化鵬專欄】外交官的小偏方

【左化鵬專欄】外交官的小偏方

by 望小風
江大使提供的「滴油入耳」治眩暈偏方,曾登載北美世界日報。切記,滴食用油和嬰兒油皆可。千萬不要自作聰明滴汽油或機油。

文 / 左化鵬(前中央通訊社駐漢城特派員,資深媒體人,彰化員林人)

台南玉井愛文芒果,訂購075523812、0989787573 網購https://forms.gle/z3UazBKB5G3uk4rz5

台南玉井愛文芒果,訂購075523812、0989787573 網購https://forms.gle/z3UazBKB5G3uk4rz5

六月中旬的一天清晨,突然感到天旋地轉,乾坤倒置,下得床來,跌跌撞撞,彷彿要撞牆。吾命休矣!以為是中風或心梗,急喚內人交待一些事。

她慌忙奔上樓來,先扶我上床休息,見我想嘔吐,忙端上臉盆好讓我吐穢物。她又趕緊上網查資料,發現不似中風或心肌梗塞症狀,有可能是眩暈症,此病不至於要老命,我們才稍感安心。一陣折騰,不久,我又昏昏睡去。

一覺醒來,已是午後,睜開眼,只見守候在旁的內人憂心忡忡的臉龐,天花板上的吊燈已不再搖晃,伸伸胳膊舒舒腿,怪哉!一切安然無恙。早上那場暴風雨,來得快,去得也快,轉眼又恢復了平靜。

晚間,我穿戴整齊,若無其事地參加了江大使的邀宴,他邀了另外兩位好友,在民生東路一家小館聚餐,餓了一天,我準備不客氣大啖一番。上菜前,東拉西扯,我談及早上突如其來的這場怪病,他們三人竟異口同聲說,都曾發生這樣的病症。

真是物以類聚,「有病一同」。一人說,他二十多歲即罹此疾,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但他從不以為意,與病共生,年過一甲子相安無事。一人說,幾年前,他也莫明所以染此病,四處探訪名醫,醫生都診斷是梅爾氏症,但查不出確切病因,如今他身上隨時都準備幾粒避暈藥,以防不時之需。

圖右一是在下敝人區區不才我,左二慈眉善目的是前駐波蘭大使江國強,他也曾駐節美國舊金山、芝加哥、休士頓。急公好義,為人熱心,曾有一位國內部長級的財經官員,赴美訪問時,突然眩暈,一時求醫無門,江大師教他使用這個偏方,後來,這位官員又能生龍活虎,繼續未竟行程。

圖右一是在下敝人區區不才我,左二慈眉善目的是前駐波蘭大使江國強,他也曾駐節美國舊金山、芝加哥、休士頓。急公好義,為人熱心,曾有一位國內部長級的財經官員,赴美訪問時,突然眩暈,一時求醫無門,江大師教他使用這個偏方,後來,這位官員又能生龍活虎,繼續未竟行程。

江大使勸我不要緊張,他說,眩暈是因內耳平衡失調所引起,沒什麼大不了。早年,他有一次主持會議時,突犯此病,他想起有一「滴油入耳」的偏方,一試,果然有效,病情立刻緩解。後來他返國就醫,曾問醫生朋友,滴油入耳治眩暈有何道理,醫生說這沒有學理根據,但只要能治病就是良藥,但試何妨。

個人不足掛齒的小病症,竟成了當天聊天的主題。至於吃的是什麼美味佳餚,已渾然不記。那日過後,江大使屢屢來電,殷切詢問我身體的狀況,並從舊篋中,找出這則偏方的資料,供我參考。所可告慰江大使的是,後來,我舊疾並未復發,「滴油入耳」的偏方,至今未有機會一試。但我已將此方在電腦建檔,江大使的濃情厚誼,我也將永存心底。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