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潘威佑專欄 » 【潘威佑專欄】從極端暴雨來看中國鄭州洪水劫難

【潘威佑專欄】從極端暴雨來看中國鄭州洪水劫難

by 威佑 潘
中國鄭州洪水(網路圖)
潘威佑

潘威佑

文/潘威佑(台灣北社秘書長)

近十年來,地球氣候極端異常,各地氣溫變化莫端,大家有發現到,身在北半球的我們,從過去的春夏秋冬,一直到近十餘年,四季氣候的差異越來越小,甚至還有到只有夏、冬兩季的極端感受。這些種種,都是人類工業革命發展後,所帶來影響環境的後遺症之一。

中國鄭州曾投入巨資建設所謂「海綿城市」,旨將這座城市打造成具有吸水、蓄水等功能的類似海綿結構,以提高城市防洪排澇的能力。但一場暴雨似乎打破了這個神話。許多公眾在網絡上質疑,官方預警暴雨是否及時,各個部門採取了哪些應對措施,地鐵有哪些相關備案,救援系統上的應急彈性是否不足等等。同時有中國媒體質疑,官方沒有及時做出地鐵停運的決定,但沒有得到政府回應。之後河南省水利廳又稱此次暴雨為「5000年一遇」,引爆中國網友怒火,回嗆:「上次是什麼?諾亞方舟嗎?」、「大禹都笑了」、「5000年前的人類已經開始記錄降雨了,太牛B了」

綜合中國媒體報導,昨日凌晨,河南省水利廳將水旱災害防禦應急響應提升至最高級「I級」,河南省部分地區普遍降下暴雨、特大暴雨,監測到最大累積雨量在滎陽環翠峪雨量站,從18日至今已達854毫米,尖崗818毫米、寺溝756mm,「重現期均超5000年一遇」。中國官方數據顯示,鄭州單日降雨量突破監測以來的歷史極值,單小時降雨量超過日曆史極值。近三天的降雨量接近常年一年的雨量。更誇張的是,時事評論人員唐先生批評當地政府,從水庫洩洪時間到民眾被水淹,政府一直在試圖隱瞞。唐先生表示,政府應該很早就知道有暴雨,為什麼不讓公共交通停運,也不早做沙袋防汛,指責官員怕丟了烏紗帽,開始隱瞞數字以及受災情況。

中國氣象局晚間發文指主要原因有三點:

一、颱風烟花雖然距離中國還有1000公里,卻遠端控制了河南暴雨。在烟花和副熱帶高壓的氣流引導下,大量的水汽透過偏東風源源不斷從海上輸送到陸地,在河南集結成雨。

二、地形原因。偏東氣流在河南遇到太行山和伏牛山後,在山前出現輻合抬升,地形導致降雨範圍集中,雨勢更強。

三、大氣環流形勢穩定,導致降雨持續時間長。目前只有等颱風烟花更靠近中國後,環流形勢出現調整,截斷水汽來源,河南的雨才能停。

但是部分中國網民卻針對前些日子美國軍機在護送AIT官員來松山機場同時,美國跟台灣有祕密聯合進行氣象武器,要來打擊中國,中國這樣想真的愚蠢至極!!中共要打台灣藉口一堆,如果台美真的有所謂氣象武器,台灣在前些日子就不會因為鬧乾旱而恐慌。

總統府發言人張惇涵昨日(21日)表示,轉達總統蔡英文的慰問與關切,除了向不幸過世的人員及家屬表示哀悼,蔡總統也期盼受災的地區早日脫離洪害,回復正常生活。而立法院洪申翰委員日前也召開『氣候變遷行動法』線上會議,除了提出具體方案協助產業低碳轉型,主要還是藉由低碳所帶來正面效應,接軌歐盟在國際氣候相關法規的配合,減少工業污染帶來更巨量的氣候變遷。

總歸而論,極端氣候與暴雨襲擊,再好的建物結構,也難以抵擋短時間的暴雨衝擊;只能平時將排水結構做得更好,排水系統做得更扎實。防洪、疏洪設施做得更精確,同時以法規限制工業排放等相關政策作為依歸。當政策與做法同時進行下,將傷害降至最低。這樣才是未來我們台灣可以做到更周延的作法。

 

0 留言
8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