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生活 » 生活 » 疫~吮冰追劇

疫~吮冰追劇

by 邱筱凌
疫~吮冰追劇

文 / 蔡桂英(國防大學政戰學院新聞系第二十三期畢業)

大暑,台北盆地似蒸籠,天炙地烤,如火如荼,近40度高溫,奈何不了疫情肆虐,卻讓人枯槁、腦昏沉。

疫情要想還有個人樣,宅在家似無多所選擇,吹冷氣、捧缽吃果吮冰、觀戲追劇,斗室勝過穹蒼,地袤海闊的遨遊,眾生惟此一途逍遙,身輕氣爽,人生愜意!

平日我喜追韓劇,老公愛讀稗官野史,各取所需,相看兩不厭。

疫~吮冰追劇

疫~吮冰追劇

邇來,疫情久了身心早有長期抗戰準備。韓劇時裝戲通俗煽情,在視覺上驚世感已疲乏遞減,需另謀新鮮養眼愛好,為贏得同觀共喜,選戲自然棄私“從公”,共創雙贏陸劇“大秦賦”和“大盛魁”兩齣歷史戲,成了一週的蜜糖,相互提醒舔吮,按時觀賞。幔垂燈熄的暗室,四目專注螢幕的劇情光影晃動閃爍,頗有古早學生時代光景,兩人在西門町看勞軍電影幽會的雀躍。

戲好會入迷,如食嗎啡,嗅覺味到力盡勁脫。為此,解戲癮探究底,竟廢寢忘食的探,且焚膏繼晷的追,後撐眼皮點眼藥的看,河畔萬步行的日常也棄了,只為挪時拚勁,一週趕完兩齣大劇,過足癮頭後酣睡竟日,不覺昏曉、飢渴!

陸劇可觀的歷史戲很多,依史料或野史軼聞做架構,再佐以誇張的場景與演藝效果,讓驚奇或纏綿的故事,縮時減冗、撿精去蕪鋪陳給觀眾。

疫~吮冰追劇

疫~吮冰追劇

劇情雖非正史典籍的規範,但人物、背景、主題也不會荒腔走板到“馮京變馬涼”。所以茶餘飯後看戲,會有讀野史的趣味,相互討論與對話,有餘韻。

陸劇情片段如何演繹,其精要是對政權興衰、文化傳承、知識流通、人文生活,會有虛實難辨的初階歷史觀。背景後用之民智啟迪、人心宣教,確有速成之效,是個可塑神、變魔的可怕媒介工具!

當然此等劇,是歷史上的角隅拾惠解讀,因故事本體的文化底蘊深厚,演繹起來才能動人、可歌可泣。

大秦賦的戰爭殺戮,贏政治國方略,政治奇腕,定紛治亂,都是政權遞嬗兼併的手段與過程,成王敗寇的定局無需辯解,而該留心的是他成就中國一統的思想,和2300年對歷世朝代政權的影響。

疫~吮冰追劇

疫~吮冰追劇

秦皇昭昭史料,歷世後人評價正反兩極,教科書的焚書坑儒,有人異言殊之歧,或許中國大陸因政治掛帥的意識形態作祟下,用偏光鏡選取光譜下可視覺的一隅重新解讀,如擷取歷史長河上可供護身的一葉扁舟,載浮載沉,待時過境遷終是沒頂,歸為長河中一沙,絲毫不減其恢弘浩瀚的光芒!

大盛魁的商道經略,少殺伐多溫馨感情,較符合我爽直個性與賞戲口味,尤以漠北廣袤地景,駱駝蹄鈴,寒暑大草原風貌,更令人心儀悸動與嚮往。

劇情演繹330年前,山西人九死一生,走西口討生活,在歸化城經商歷盡風霜滄桑,終在蒙古大草原上紮根立足的商道故事。

1690年康熙領軍10萬,御駕親征平亂葛爾丹,為解決大軍的軍需供品,清政府徵集20萬農民當挑夫,駝運千里至戰場養生。

戲中主角在戰亂多變的時代,以農民憨厚耿直個性,和捨利取義的商道恢弘手法與挑夫中鄉親義結兄弟共創事業,在蒙古大草原上縱橫奔馳數十年,終成為第一大商家。

疫~吮冰追劇

疫~吮冰追劇

人云「民企富不過三代、業不滿百年」的警示箴言,驚醒「業在眾有、而無私擁」的經營模式,讓大盛魁跨一朝268年至民國而終,其成功的商道經營是經典傳奇,是大商巨賈們欲有經世之業,必先閉門敞心學習的一堂課程。

挑夫和駝隊行走大草原的地景風貌,寒有風凜雪飄的蕭瑟、夜有晚霞沙丘駝隊風鈴的映照,夏有風吹草低見牛羊的綠油草場,更有廣袤大地上的生民文化···,嚮往而又情牽的西疆美域地景,養足了眼,也解了疫情不能遠行,迎風馳騁草原藍天的遺憾。

大盛魁的成功經驗,現世未必能縫合隙接,無縫接軌,因為商業模式,會在時空環境已迥異,經營手法自然有所通權達變,否則食古不化,自尋短路。

營商策略、手段應變而萬變,卻始終不離人的本質,如何將人的潛能發揮,再集眾人成業,同心協力,卻是亙古不變的鐵律真理。

至於營商為何?追究究底是創業是取利是私心是私欲?

謀私本是天賦人性,去之無生趣,過之又傷人,誠如荀子與楊朱的利人抑人利之爭,千年無解,公私任一方都難獨霸一世。

所以取中道的公私兼顧,私不害公、公不沒私,讓出私心成就事業,事業有成饋償私心,這似乎有點資哥和社姊的修正主義,互補短絀後集優成親一家,肇福天下美好!

觀劇大盛魁,埋梗在大草原上的百萬銀兩。智者寫下畢生觀察經商心得,留上聯:

「貪心惹禍,十分仍不滿足,乃人生大禍。」

驥望汲汲營生商者能悟道後,補填下聯貪者取利,盡搜枯腸不解,惟憨厚人歷盡上聯的苦差後,始悟道捨利對出下聯:

「捨利招財,一味就學吃虧,乃處世良方。」

解答下聯,是腳踏實地的幹勁與血汗智慧,用肩挑駝運的商業貿易,贏回草原上生生不息的牛馬羊群,立足大漠。

百萬財富是動態財庫,而非掘地生銀、挖礦鍊金的固態通俗。大盛魁著實令人深醒商道終於利民、強軍、富國!

追劇有終,眼下委身疫情之困未解,究因是何者之亂?凡事不能治絲益紛,一切秉持中道寬諒,劇中皇商的貪婪,終敵不過大勢所嚮,落得業敗名裂、囹圄毀身,可引為殷鑑矣!

商道不變的是人性寬厚,取利於眾、饋之於眾。面對人間慘烈的疫情,恰有商道效率與民團慈心的反差映照。我們不埋怨天天在家,只感恩仍可在家。不埋怨沒法聚餐,只感恩家裏廚房內食材豐足。不埋怨不能登山旅遊,只感恩昔日有機會探索世界。疫在家觀劇不是苦與愁,好似落花杏雨飄落,山長水闊,夢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回憶燈火闌珊處!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