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陳龍禧專欄 » 【陳龍禧專欄】國境之南 《海角七號》的《野玫瑰》

【陳龍禧專欄】國境之南 《海角七號》的《野玫瑰》

by 望小風
國境之南 《海角七號》的《野玫瑰》
陳龍禧

陳龍禧

文 / 陳龍禧(文化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資深媒體人,旅居美國亞利桑納州鳳凰城)

台南玉井愛文芒果,訂購075523812、0989787573 網購https://forms.gle/z3UazBKB5G3uk4rz5

台南玉井愛文芒果,訂購075523812、0989787573 網購https://forms.gle/z3UazBKB5G3uk4rz5

家花有沒有野花香?路邊的野花不要採?有一首世界流得的藝術歌曲《野玫瑰》,用優美意境證明,家中的玫瑰花沒有野玫瑰香;但是路邊的野花,應該留供大家欣賞,讓大家喜愛。

奧地利作曲家舒伯特(Franz Schubert),在回家路上,看見一位穿著破舊的小孩手持一本書,舒伯特花掉身上所有的錢,買下那本德國作家哥德的詩集,後來翻到「野玫瑰」這首詩,靈感被詩文觸動一發不可收拾,腦海中不斷湧出跳躍的音符,他急忙將音符寫下來,這首流傳至今的歌。《野玫瑰》就因一顆善良的心而誕生,並成為2008年台灣國產影片《海角七號》主題曲。

國境之南 《海角七號》的《野玫瑰》

國境之南 《海角七號》的《野玫瑰》

2008年《海角七號》創下台灣首輪戲院放映超過三個月,票房在台灣及香港都破記錄。電影劇情敘述:1945年底南台灣碼頭,戰敗的日本人,搭著輪船即將返回殘破的母國。汽笛響起,甲板上的日本人紛紛揮手道別,一位日籍老師躲在船舷邊,偷偷望著岸邊那提著行李,穿白色大毛衣、白鞋白襪與花裙,戴白色針織帽,等待與老師相約要私奔的台灣少女。沒人知道,六十多年後的午後,神祕出現在手邊的七封信,將給那垂垂老矣的少女帶來什麼慰藉,仍是沒有人知道。然而,那七封六十多年前泛黃的情書,卻觸動了另一對年輕人的心,促成了另一段跨國的愛情,電影落幕,最後聲音是清響的《野玫瑰》。

《海角七號》電影一開始片頭,老郵差茂伯機車在屏東恆春送信,一邊用日文哼唱的日文曲子是《野玫瑰》。樂團最後的安可曲,男主角用國語唱:「男孩看見野玫瑰,荒地上的野玫瑰。清早盛開真鮮美,急忙跑去近前看…」日籍歌星用日文唱第二段:「男孩說我要採你,荒地上的野玫瑰。玫瑰說我要刺你,使你常會想起我。不敢輕舉妄為,玫瑰、玫瑰…」,《海角七號》以日治時代遺留的情書,結合現今的恆春小鎮住民,令故事增添幾許溫馨與惆悵。選用這首《野玫瑰》當台灣人情感與命運的主題曲,將電影悲情的底醞完全表現出來。

國境之南 《海角七號》的《野玫瑰》

國境之南 《海角七號》的《野玫瑰》

《海角七號》用《野玫瑰》當主題曲,打動了無數台灣人的心,原因在於這首歌,是從日治時期1909年就收錄在台灣「女性唱歌」中,至今仍是台灣學生音樂課必唱歌曲。將這首世界民謠引進台灣的是,奠定日本近代音樂教育,曾留學美國的伊澤修二。他是1888年東京音樂學校(今東京藝術大學)、東京盲啞學校的校長,清政府割讓台灣後,曾就任台灣總督府首任學務部長。

伊澤修二認為,童心純化,高尚的音樂,是一個人終生不致衰竭的原動力,伊澤在台灣任期並不長,但是推廣「小學唱歌集」,卻深深影台灣學校的音樂教育。現今台灣人愛學音樂,合唱團林立,學校上音樂合唱前,鋼琴先彈三個和弦,通知學生「立正」、「敬禮」的習慣,迄今未變。其中包括日本政府補助每個學生,只要上學,家裡便有工資可以拿,是台灣最早的「獎學金」。

台灣國內的音樂教育,至今還受各家庭重視,是當年打下的基礎。司馬遼太郎寫「台灣紀行」有一章「伊澤修二的傳人」。他非常驚訝很多台灣人,竟然會唱日本「小學唱歌集」中的《蝴蝶》。不只這首,大部分台灣人都會唱的「青青校樹…」《畢業歌》,這首歌被認為是伊澤修二作曲。還有蘇格蘭民謠日文原名「螢之光」也是他引進台灣,成為畢業唱的「驪歌」。

終戰後台灣人依舊傳唱日治歌謠,這讓來台的中國官很難忍受。1945年十月,國民黨要所有在台灣的日本人回去,並嚴格禁止任何日本文化流傳。一時之間,台灣被禁到幾乎沒歌可唱,連出現日本人生活型態的卡通都被禁止。「小甜甜」是金頭髮可以播,但「哆啦A夢」因家有蹋蹋米裝潢,是日本文化,當然禁播。還有而英、印混血兒故事改編《小英的故事》、住在阿爾卑斯山上少女的故事《小天使》,還有《咪咪流浪記》等,這些日製卡通,因為沒有日本痕跡,才可以在台灣播放。

日本統治台灣五十年的記憶,實在無法一下子被抹去,尤其是日治時代的歌,以各種形式在台灣流行音樂生根,是國民黨那些人難以容忍。和《野玫瑰》問世同年,由近藤朔風填詞的「羅蕾萊」,是《悲情城市》電影中,朋友在議論政治時放的歌曲。無獨有偶,前幾年紅極一時的《無米樂》記錄片,串起片子的日文歌,台灣人譯為《誰不會想起故鄉》。

國境之南 《海角七號》的《野玫瑰》

國境之南 《海角七號》的《野玫瑰》

《海角七號》故事塑造的屏東恆春鎮,以前流傳的台灣民謠《思想起》曾被日本禁唱,電影中歌舞團小姐唱的《墓仔埔也敢去》,國民黨政府說「內容荒謬怪誕,危害青少年身心」禁唱。我請教台北教育局早年參加新聞局長官、禁唱審查委員之一,陳根本股長說《愛你愛到死》「歌有點帶壞小孩子」;《國境之南》的下場更可怕「台灣是國家?」可見如果國民黨不倒,以那種封建的思想教育,兩首歌必禁無疑。

雖然日本電影、電視劇解嚴後已經解禁,但沒出息的國民黨配合共產黨逢日必反,若評價日本,便會立刻牽扯出「軍國主義」、「皇民化」、「殖民主義」等議題。以前國民黨「郝杯杯」幫連爺爺兒子助選,一句「皇民化」引起公憤,可知一些國民黨黨官,一直活在天龍國,和台灣人基本上就有一條跨不過的鴻溝。

國境之南 《海角七號》的《野玫瑰》

國境之南 《海角七號》的《野玫瑰》

和「海角七號」故事近似的台語歌,是曾被禁唱的《離別的月臺票》。故事傳言,填詞的洪第七年輕時,在彰化二林役場(公所)工作,常有日本姑娘會去家裡跟兄嫂聊天,後來姑娘請人提親,希望可跟洪第七結成姻緣。當時的洪第七還不想結婚,所以婉拒這段姻緣。戰敗後日本姑娘要回國,準備搭火車離開,洪第七雖然跟她沒緣,但還是跑去火車站送她離開,結果還來不及見面,火車已經開走,留下婉惜的他,回家才創作這首歌。這歌是松山惠子1963年的代表作,在台灣因洪第七將之翻唱,而名譟一時,且至今仍傳唱不已。

在現實生活中,《海角七號》的阿嬤,是真有其人。她以前是在學校當老師,也真有位日本軍人朋友,雖然後來各自男婚女嫁,但是阿嬤在先生往生後,仍然透過關係找到年輕時難忘的情人,並在女兒女婿陪同下,赴日本四國與名為宮本的舊情人見面,讓人生沒有留下遺憾。

阿嬤已近九十高齡,現在信奉天主,住在教會仁愛之家,過得很愉快。走訪時聽阿嬤唱起「天上的雲你要飛到哪裡我想要跟你飛到大武山去…」歌聲,那是訴說著至今不忘的初戀,可能是契可尼效應(zeigarnik effect)青春年少的感覺吧!愛情與回憶,真是感人至深。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