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曾建元專欄 » 【曾建元專欄】寫我故鄉──中港曾鴻鈞故居

【曾建元專欄】寫我故鄉──中港曾鴻鈞故居

by 望春風 電子報A
民國41年竹南中港曾鴻鈞公館
曾建元

曾建元

文:曾建元(國立中央大學客家語文暨社會科學學系兼任副教授)寫於《臺灣獨家傳媒智庫》

廣告:曙光天境

廣告:曙光天境

祖父曾鴻鈞苗栗縣竹南鎮中港里東門城外12鄰中正路471號的故居,日本時代地址竹南街營盤邊字車仔頭營盤邊514番地,就緊鄰著臺灣文化協會和臺灣民眾黨竹南支部委員陳九的公館。蔣渭水的臺灣民眾黨竹南支部於1928年(日本昭和3年)10月14日在中港慈裕宮成立,文協和民眾黨都反對歌仔戲,視之為傷風敗俗,所以第二年7月11日起連續三天晚上8點到10點,陳九就和竹南的民眾黨人在慈裕宮開講,和當地開演的歌仔戲打對台,批判歌仔戲。1935年關刀山地震竹南中港地方重傷,後來祖父就由同年的陳九介紹到他家右側租地鳩建自宅,於1940年(日本昭和15年)10月25日由中港舊街遷到現址。

曾鴻鈞故居有著日本式建築的外觀,黑瓦、雨淋板、編竹夾泥牆,內部則是中日合璧,有日式的疊蓆房間,主臥房放置祖母的古董紅眠床。大廳向外是祖父的代書事務所,內室則放置八仙神桌和餐桌。祖父手植的榕樹盆栽仍綠意盎然地坐在後院看歲月興衰,人來人往。屋前的植栽則因中正路拓寬而被盡皆砍去。

陳九在民國57年過世,膝下無子嗣,他的故居舊地後來由林姓人家接手改建成現代的公寓建築,陳九之後的新鄰居跟我們有遠親關係,與我年齡相仿的阿玲林玉玲和她母親林葉來好常進出祖母家走動,所以我也認識了她們,以往的相處是愉快的。林家大哥林宏田(赫胥氏)畢業自政大英國語文學系,曾任政大長廊詩社社長,創辦過《四度空間》、《象群》詩刊,並且由苗栗縣立文化中心出版了詩集《過去事》。我喜愛讀詩,也曾經意外地拿過第五屆政大文學獎新詩首獎,所以對大學詩壇有一點了解。遺憾的是,他家老二林家政長住於此,把雜物堆置在兩家之間的防火巷,在祖父故居門面左側空地挖了化糞池,又任令他家樓上磚瓦掉落砸壞老屋屋頂,導致天雨屋內漏水造成屋樑結構和室內家具財物損害。

我們曾向他反映要求改善與損害賠償,但也是在觀察對方的反應。結果他主張土地重新勘界,要確認是否有實際占用到我家土地,但日本時代的地籍圖存在誤差,勘界問題根本無解。其實在相鄰關係上,土地所有權不是絕對的,《民法.物權》第774條規定:「土地所有人經營事業或行使其所有權,應注意防免鄰地之損害。」其精神在於要求相鄰不動產的所有人或使用人,在行使占有、使用、收益、處分權利時,要尊重他方所有人或使用人的權利,相互間給予一定的方便或接受一定的限制。我曾發出存證信函請求林家政回覆改善措施,結果他置若罔聞。我也曾就此事找過里長葉榮堂反映,請其代為轉告,但對方依舊相應不理。這事的處理因為父親曾群芳的過世而中斷。

民國109年12月,曾鴻鈞故居街景(圖:google)

民國109年12月,曾鴻鈞故居街景(圖:google)

曾鴻鈞故居歷史已八十年,老屋因產權早移轉給了思元堂哥,所以法律上其他房都沒有權利和義務,老屋在思元過世後由嫂子蔡易芸和其子曾令吉在居住和維護,固守祖厝,相當辛苦。門口側邊被挖了化糞池,雖然經過反映後鄰居已廢棄不用,但猶如佛頭著糞,對鄰里和諧關係的傷害固然不論,這種門面觀瞻也會影響到林家和我家的社會形象乃至事業經營。當然,由於日本時代建築工法現代建築多已不用,老屋的維修將會越來越困難。

我因為年少每逢寒暑假便回中港陪伴祖母林知母,對這裡的一磚一瓦、一草一木,和曾經有的燦爛光影充滿懷念,內心期待有一天能促成曾鴻鈞故居指定成為歷史建築或鎮定古蹟,讓它成為竹南進入中港老城區的地標,不只讓祖父母、父親一代人的故事在這裡一直流傳下去,也盼望它能成為中港人欣賞和演說歷史和人文記憶的時光舞台。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