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A » 陳龍禧專欄 » 【陳龍禧專欄】《北國の春》的約定「下關講和條約」

【陳龍禧專欄】《北國の春》的約定「下關講和條約」

by 邱筱凌
《北國の春》的約定「下關講和條約」
陳龍禧

陳龍禧

文 / 陳龍禧(文化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資深媒體人,旅居美國亞利桑納州鳳凰城)

台南玉井愛文芒果,訂購075523812、0989787573 網購https://forms.gle/z3UazBKB5G3uk4rz5

台南玉井愛文芒果,訂購075523812、0989787573 網購https://forms.gle/z3UazBKB5G3uk4rz5

到日本九州門司山上遠眺本州下關,望著眼下的海峽景緻,不禁想起一首有臺語、國語、粵語版,很受國人喜愛的日本歌《北國の春(榕樹下)》。這是作詞者回憶故鄉,加上大學時目睹農村子弟,因求學、打工而到大城市,加上他父親來東京探訪時的感觸,寫成的作品。梁啟超去下關旅遊,也寫《馬關夜泊》「眼前曾是傷心地,一到維舟萬感集。逾百年來多少事,春帆樓下晚濤急。」事實上締結《下(馬)關條約》的春帆樓和歌曲無關,但把條約把臺灣、澎湖割讓給日本,此一歷史恩怨影響深遠,直到現在還餘波盪漾。

《北國の春》的約定「下關講和條約」

《北國の春》的約定「下關講和條約」

從門司市去下關,海光山色風景宜人,到清朝李鴻章甲午戰敗簽訂條約的地方,現場遺址至今仍然保留,條約簽訂地,有路標標示「日清講和紀念館」的方向,順著山坡拾級而上,有「春帆樓」和「日清講和紀念館」兩棟建築,一條步道立有「李鴻章道」牌子,想是當年李鴻章走過的路。紀念館內仍保留原狀,並有牌子標示兩國代表名字和坐的位置,館內也展示許多相關文物。據說清末高官富賈普遍抽鴉片,抽了鴉片容易生痰,到處吐痰,李鴻章一行人談判時,也是到處吐痰,現場還有特地準備吐痰的罈子,難怪被鄙視為東亞病夫。

歷史真是可笑?1895年後臺灣、澎湖諸島屬於日本,因此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臺灣屬於日本的戰略基地,一些臺灣人被動員參與戰爭,對中國人憎恨日本根本無感,形成臺灣人如今友日,中國人不諒解。事實上日本統治環境中的臺籍日本軍人,當時替日本與中華民國作戰,後來卻又成為這個國家國民,有不少人在身份認同上困惑。

《北國の春》的約定「下關講和條約」

《北國の春》的約定「下關講和條約」

證據會說話。在「日清講和紀念館」許多資料都強調「講和」,文件上也是講和條約,可是國民黨政府的歷史,卻是簽訂不平等條約?1945年日本二戰戰敗投降,日本向代表中、美、英、蘇的國民黨政府簽署「降書」,1949年才成立的中國竟然是1945年的戰勝國?還有臺灣仕紳拒絕接受「日清講合條約 」成立「臺灣民主國」,決定與日本接收部隊決戰,因清政府無法依條約在臺灣進行交接。兩國交接儀式是在基隆三貂角外海日本輪船上。

臺灣人當年反抗日軍接收,官民推舉巡撫唐景崧為「臺灣民主國」大總統,他聽到日軍抵達的消息,喬裝成老太婆逃跑到廈門,這也就是「阿婆仔浪港」的典故。擔任副總統的丘逢甲也認為「此地非我葬身之地也,須變計早去,父母在世,應求自己平安。」也就跟著逃之夭夭。「宰相有權能割地,孤臣無力可回天,扁舟去作鴟夷子,回首河山意黯然」,是丘逢甲反對割讓臺灣,本想對抗日本,知無法挽回時,離臺前所說的話。

《北國の春》的約定「下關講和條約」

《北國の春》的約定「下關講和條約」

歷史歸歷史,事實就是事實,清光緒政府戰敗而簽的講合條約,日本稱「下關條約」,但1949年敗逃來臺的蔣介石政府,後來竄改稱為「馬關條約」,真不知道「馬關」在哪裡?仕紳及原住民抗拒清政府將臺灣給日本統治,當時尚未發生二戰,雖然時間完全不符,但馬政府硬要說那是臺灣人在二戰參與抗日,是騙對歷史不瞭解的人。

蔣介石的國民政府,1931年4月6日在臺北設「中華民國駐臺北總領事館」,核發臺灣人赴中國的簽證,保護與聯絡在臺華僑,在法理上完全承認日本對臺灣統治的合法性。用「日據」是意味著日本非法、或者不被國際社會承認的情況下佔據,「日治」是客觀事實的描述,「日據」是具有情緒性抗議的價值判斷,就歷史說,清朝在「下關條約」明文割讓臺灣及澎湖附屬島嶼給日本,根本沒有立場說日本侵略佔據臺灣,馬英九政府想要更改課綱,完全是偽造歷史。

《北國の春》的約定「下關講和條約」

《北國の春》的約定「下關講和條約」

一位臺大歷史系教授指出:「日據」是經過官方矯正的用語。「日治」的用法在戰後初期即已出現,但國民黨政府在中國戰敗,蔣介石敗逃至臺灣後,1951年11月15日臺灣省政府新聞處發出公文:臺灣省新聞處代電,事由:為日據臺灣五十年光復後俗稱「日治時期」有矯正必要,應稱為「日據時期」特電轉請查照。公文中表示「甲午戰爭我國戰敗,遂為日本佔據,我乃喪失主權,此係侵略行為武力佔領之所致,如稱此時期為日治時期,不特有眛於日本過去對華之侵略行為,抑且易使臺省同胞泯滅其固有之國家民族意識,實有矯正之必要。」為由,通令一律「改用日據」。這份公文顯示,戰後初期一般稱日本殖民統治時期為「日治時期」,在這個時點被官方矯正為「日據」,跨越一甲子,在解嚴後逐漸改回日治,實際上只是恢復原有的俗稱,馬的政府自欺欺人又想改回。

1945年日本投降,向同盟國簽署「降書」,表明履行「波茨坦公告」。臺灣總督兼第十方面軍司令官安藤利吉將軍於10月25日,依盟軍最高統帥麥克阿瑟發佈的「一般命令第一號」軍事命令規定,在臺北公會堂向臺灣地區受降主官陳儀投降並簽署受領文件,當時中華民國官方宣布恢復對臺灣、澎湖列島主權,否定光復論者則認為「當時的中華民國只是代表同盟國軍事佔領臺灣。」

《北國の春》的約定「下關講和條約」

《北國の春》的約定「下關講和條約」

受「下關條約」割讓臺灣澎湖給日本影響,造成現在臺灣定位問題。臺灣到底是不是中國的一部份?「波茨坦公告」包含實施中美英三國的「開羅會談」,宣示協同對日作戰的目的,要剝奪日本在第一次世界後奪得、佔領的太平洋島嶼及清政府割讓取自中國的領土,並應將東北、臺灣、澎湖歸還中華民國。

雖有先前承諾,事實上日本仍擁有臺灣主權一直到簽訂「舊金山和約」,日本「放棄」臺灣與澎湖,但並未載明臺灣與澎湖主權的後續歸屬國家。主張臺灣主權未定的人認為,臺灣在1945年時仍然是日本國土,當時國民政府只是代表同盟國對臺灣和澎湖實施軍事佔領,並非獲得臺灣和澎湖的主權,因此光復之說無法成立。

《北國の春》的約定「下關講和條約」

《北國の春》的約定「下關講和條約」

臺灣從鄭成功當反清復明根據地,日本進攻南洋戰略基地,到兩蔣時期的反攻復國基地,一直都是外來政權暫時駐腳休息地,歷史上一直是「爹不疼娘不愛」的地方。如今時代變遷,臺灣人逐漸覺醒,臺灣人長期飽受歧視,文化倍受壓制;不少人認為,臺灣數百年來的歷來統治者都是外來政權,中國國民黨政府也不例外。最近中國更是篡改、歪曲歷史,對日抗戰八年變十四年,連臺灣如今的地位,共產黨也有功勞,這種大言不慚,造假的戲碼,竟還有數典忘祖的國民黨前主席連戰背書。

在日本看保存影響臺灣至深的歷史記錄,春帆樓「日清講和紀念館」景物依舊,雖然下關海浪仍然洶湧,山頭依然青翠,然而物在人非,這些以前和現代歷史,是非功過憑添許多話題。想到葉啟田唱的《北國之春》「晴空萬里白雲滿天 輕風吹身邊」歌聲,看海上船隻、陸上車輛川流不息,歷史與現實在我們記憶中距離並不遙遠,不知何時政客才會覺悟「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這話的涵義。

《北國の春》的約定「下關講和條約」

《北國の春》的約定「下關講和條約」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