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生活 » 生活 » 美聲 雄性魅力的靈魂

美聲 雄性魅力的靈魂

by 望小風
美聲,雄性魅力的靈魂

美聲,雄性魅力的靈魂

文 / 胡超群(文化大學新聞系畢業,資深媒體人)

每隔一段時間,我都會上網試圖找尋一些有特質的音樂人,不管是聲樂,或樂器演奏。日前,我意外發現了中國大陸花腔抒情男高音聲樂家「石倚潔」,他的歌聲深深打動了我。

之前,我最喜歡「帕華洛帝」,但自從他身故之後,還沒有歌唱家能夠填補我心中留下的「男高音之神」的位置。發現了石倚潔,我有種「幸運找到了」的心喜。

是中國大陸中生代的「男高音聲樂家」,他是中國近年在國際聲樂界炙手可熱的人物,他的外型、唱腔,讓我有「荷田中那朵最清麗蓮花」的疼愛。

我愛唱歌,除了唱流行歌曲外,從小就參加合唱團、教會的詩班。我多年唱的聲部是男高音,我對男高音聲樂家,有種癡情的偏愛!

我自認自己的聲音算是出色的,同時,我對於「發聲」有一定深入的研究,因此,我對歌聲非常挑剔,要我肯定某位聲樂人,其實,並不容易。

以唱腔而言,石以潔的音質真是非常、非常的特別,竟讓我愛不釋手!他除了有連唱19個High C,讓聲樂迷驚艷,出類拔萃的卓越男高音歌唱家的超實力外,讓我印象最深刻,絕對肯定的,其實,是他的高音帶極為柔甜、清潔,完全不帶「壓力」的抒情感。

一般男高音在唱到高音位置時,會用橫隔膜加壓頂上頭腔的特殊技巧,好像戰鬥機衝過雲層,藝高入絕境,讓人拍岸驚讚,就像帕華洛帝。

同樣為男高音,石倚潔聲音當然上去了,但他卻是像滑翔機騰上去的,同樣亮麗,卻少了讓聽眾「吞口水,屏氣凝神」的壓力。他這種完美,出人意外的「花腔抒情」唱法,看了這?多年東、西方不同的男高音聲樂家,真的與眾大不相同。

很多男高音歌唱家,特別是臺灣的男高音,經常說話和唱歌,音質竟完全不一樣。或者是中國大陸的男高音歌唱家,有中氣太足的做作感。

石倚潔說話像有教養的鄰家大男孩,氣質中帶著靦腆,而且,說話就像他的唱歌,音質同樣抒情。我是演說藝術起家的,我對石倚潔自然更「刮目相看」的疼愛。

成為國際歌劇界,聲譽鵲起的男高音中生代,石倚潔的男高音國際地位已無可置疑,但能唱西方歌劇的一流男高音很多,我最肯定,最想表彰的是石倚潔「中國藝術歌曲」真實回應中國詩人意境的那種特殊感動。

華人男高音歌唱家,有特色的所在多有,但唱起中國藝術歌曲,不是「中國傳統民族唱腔法」太濃,要不就是「義大利式的美聲」,和中國文人味總格格不入。

石倚潔親切,略帶現代感中國詩人的情愫,唱出中國藝術歌曲美學,無人出其右,確為經典!

我期待石倚潔有一天能到臺灣開演唱會,讓我親臨享受他的美聲感動。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