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教影藝 » 藝文 » 我是我母親的媒人

我是我母親的媒人

by 望春風 電子報A
《母子情深》彩墨画布39.7 X 54.8 Cm ∕ By 冉仁婷(1903~1979)(圖:artnet)

文:MICHAEL

廣告:曙光天境

廣告:曙光天境

那一年我四歲,我們寄居在外婆房子的二樓,一樓租給漫畫書出租店,我和母親住在二樓,三樓空置,我的母親在某方面是個天才,但某方面是個白癡。她不管在任何環境中都能把房間布置得很美,但她從不下廚,我們永遠在外面吃飯,我記得國賓的飲茶,國賓的牛排是我的最愛。

另外她還有一部偉士牌的機車,那是我們全部的財產,她告訴我,她騎了好多年,從她年輕,騎到我出生;從白色騎到不知道變成什麼顏色。每天傍晚,她會騎車載我兜風,玩到天昏暗下來,我們才去吃晚餐,我母親是個怪人,她從不強迫我做功課,或是讀書,連我考試什麼時候,她也不管。她不要我頭腦僵化,家庭聯絡簿她也從不看,她丟個她的印章給我,要我自己蓋,也不准我的老師派功課給我。她薪水是很微薄的,她又不肯上市場買菜自己下廚,因此我的母親,在當時是個「月光族」的實踐家。

我永遠記得月底錢差不多快花完了,她會帶我上日本料理店,叫一份蛋包飯給我吃,然後叫我分她一口。

扭轉我們母子命運的那一天

台灣黑熊(圖:維基百科)

台灣黑熊(圖:維基百科)

扭轉我們母子命運的那一天是,她不知道從哪裡聽來,有個廣場裡面有免費的動物可觀看,她載著我,告訴我,我們去看動物然後晚上吃日本料理,當時到底有什麼動物可看我想她也完全不知道。

到達目的地,真的有許多野生動物,我母親的車子都還沒停好,我就往動物那裏奔去,結果一隻小台灣黑熊往我小腿肚咬著不放,我只聽到我母親的尖叫聲,後來好多人衝過來幫忙,我母親看到血,一直叫人送我到醫院,我只記得我母親一邊哭、一邊罵,後來我包紮好了,也打了破傷風針。

當時是有個男人開車送我們到醫院,我母親一直堅持要那男人送我們回到原處,因為他的偉士牌機車還在那,我母親想的是機車,我則是心念著日本料理。沒想到我這時開口問那「阿伯」說,阿伯,我可以請你吃日本料理嗎?沒想到那阿伯說:「好呀,我這一生沒有被這麼小的小孩請過,我回家換件衣服就載你們去吃日本料理。」他下車換衣服時,我們母子二人留在車上,我母親告訴我:「這下好了,等下這男人吃很多怎麼辦,現在是月底,是我們用錢的艱難時刻,怎麼付錢?」我說,我撲滿裡有錢,她回答:「難道要叫這個男人先載我們回家,然後你拿著撲滿下樓,第一,不就會讓他知道我們家住哪,第二,你拿撲滿付錢不就很沒面子。」反正我的母親碎碎念,也不知道她在煩惱什麼,後來出現的場面讓我們母子二人嚇得說不出話來。

那阿伯牽著一頭老虎走出來,老虎上了車,我跳到我母親懷裡,阿伯說不要怕,他說的可容易,我們第一次和老虎如此近距離接觸,牠的氣息就在我耳邊,又在沒有防護的情況下,我的母親原本就比母老虎還母老虎,但在真正的老虎面前,他嚇得臉色發青,我永遠忘不了那一幕,我記得她要保護我的心,但又那樣的無能為力,而後那男人安撫說到這是從小養到大的,他說他的,我母親摟著我喘不過氣來。

終於到了日本料理店,他選了一間不是我們常吃的那家,點餐時我發現,根本不用點,店家夥計打了聲招呼,菜就一道道上,全是我們沒吃過的菜餚。那頓晚餐我倒是吃的津津有味,但我母親很害怕,最後她開口問了那男人;「你是誰?你叫了那麼多的菜,我跟我兒的撲滿都不夠付,因此你要去付錢,還有我兒回家後,傷口若是感染,你要負責!」我母親搬出了她的絕招,「如果你不負責,我們就搬到你家住,讓你養。」她說完了她認為該說的話後,便開始吃飯。原本只是想恐嚇他,沒想到故事就這樣展開…。

飯後,他堅持送我們回去,他說機車他會叫人送回來,不知是因為太晚了,還是他想知道我們住哪裡。回家後我問我的母親他是誰,母親告訴我他只說了兩個字的名字,但那代表了什麼意思我也不曉得,重複問下去只會顯得我沒知識,那一年,我母親三十七歲。

現在回想起來,她應該也不知道他是誰,我母親倒是罵了我:「你看!叫你不要亂衝亂跑,現在被熊咬傷,又惹到了一個養老虎的男人,現在要怎麼收拾才好?」我倒是過了精彩的一晚,我沒有像她想的那麼多,反而在微笑中進入睡夢中。

從此以後,我的阿伯每天開車載著老虎來接我們去吃晚飯,我和我的母親因為這個男人進入了鮮為人知的世界。我的母親也成了黑道大哥的女人,到如今我母親常對外人說,我兒MICHAEL是我的媒人。

我現在已長大成人  母親也邁入了老年

我回到台灣,遇見「乾爹」的朋友,他們直呼:「金阿嫂的兒子長大了,長大了!」

我回到台灣,遇見「乾爹」的朋友,他們直呼:「金阿嫂的兒子長大了,長大了!」

我現在已長大成人,母親也邁入了老年,直到現在我還是會想,一個人要被台灣黑熊咬傷的機會是微乎其微的。

我的母親是一個脂粉不施,留有一頭長髮,又帶著這樣小的我,她有很多人追求,但我母親為了我,她不願再嫁人,不願進入別人的家庭,其實她根本沒有能力去管理別人的家庭,她是餓死都不願意去做,只想要糊口過日子就好,所以我們母子兩人在遇見阿伯之前,過著普通市井小民的生活。阿伯和母親的愛情長達二十多年,期間我也出國留了學,阿伯對我母親的疼愛,是我鮮為少見的,我不是什麼文學家,但我一定要把這份愛情記錄下來,好作為改寫我家家譜的開始。我在美國的期間,阿伯會特地來看我,他對我的疼愛不比親生兒子少,而後他也正式辦宴席,收我做義子,栽培我。

這段時間,我母親也為他工作,大家喚她做「金阿嫂」我一直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後來才曉得她在賭場中是個十分重要的工作。

我在美讀大學時,回台灣後遇見「乾爹」的朋友,他們直呼:「金阿嫂的兒子長大了,長大了—。」

這就是「我是我母親的媒人」的故事。

起源一隻咬傷我的台灣熊。

廣告:台南玉井愛文芒果訂購電話:075523812、0989787573 網購:https://forms.gle/z3UazBKB5G3uk4rz5

廣告:台南玉井愛文芒果訂購電話:075523812、0989787573 網購:https://forms.gle/z3UazBKB5G3uk4rz5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