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左化鵬專欄 » 【左化鵬專欄】貓狸山的貞節牌坊

【左化鵬專欄】貓狸山的貞節牌坊

by 邱筱凌
貓狸山的貞節牌坊

文 / 左化鵬(前中央通訊社駐漢城特派員,資深媒體人,彰化員林人)

來到苗栗的貓狸山,從公園入口,拾級而上,參天古木下,見到一座醒目的「貞節牌坊」。「貞潔」兩個字,就像兩根刺,會刺傷當今女權運動人士的眼睛,以往台澎金馬各地,還經常能見到這種貞節牌坊,現在大多已經拆除,所剩無幾,十分罕見。

貓狸山的這座牌坊,算是大致保持完整,四柱三間,是用花崗石和沙岩石打造,興建於清光緒九年,是苗栗縣的縣定古蹟。原先位於街上文昌祠旁,關山大地震後,道路拓寬,遷移到一座廟宇附近,民國六十八年才又改遷到現址。一遷再遷,是否原有的聖㫖牌遺失了?重建後聖㫖的「㫖」,竟誤植成匕首在上的「旨」。這在古時,罪無可逭,腦袋瓜子可要被搬家。

貓狸山的貞節牌坊

貓狸山的貞節牌坊

有文字簡介說明牌坊的由來始末,大意是說,賴氏女,也就是賴四娘,自幼家境貧苦,被送往當地舉人劉獻廷家當童養媳,十四歲那年,她的小丈夫劉金錫就早夭了。一馬不鞴雙鞍,烈女不事二夫,她矢志不嫁,含辛茹苦,孝順公婆。鄉人感其貞孝,呈請朝廷旌表,光緒九年,准許建坊。四年後,賴四娘歿,享壽八十三歲。

賴四娘苦熬一生,才換來了這座牌坊,老夫佇立牌坊下,不禁感慨萬千。十四歲的少女,不正是花一樣的年華,卻因舊禮教的束縛,讓裹著小腳的她,始終無法邁出大門,看看外面的花花世界,只能捧者空有其名乳臭未乾的丈夫牌位,白天,要煮飯洗衣、端茶倒水,舖床疊被,侍候公婆。晚上,一燈如豆,孤枕難眠,咬碎銀牙,一遍遍細數散落滿地的綠豆。難道這一切,就只為了這座貞節牌坊嗎?

牌坊上「天旌節孝」四個字,幾經風吹雨打,已字蹟斑駁,這座牌坊,就像一個個巨大的門鎖,冷冷的桎梏著古時婦女的心靈。一念及此,老夫悲從中來。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