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翁達瑞專欄 » 【翁達瑞專欄】幫馬的國師陳長文改作文

【翁達瑞專欄】幫馬的國師陳長文改作文

by 新視界 電子報A
馬英九與陳長文(圖:分享自鯨魚網站)

文:翁達瑞(美國大學教授)

最近發現小時崇拜的大人物,原來不過爾爾,例如馬英九的國師陳長文。今天看到一篇陳長文的報紙投書,我不敢相信這是哈佛大律師的作品。想想我都可以幫楊志良改英文了,沒理由不幫陳長文改作文。
我在學界任教多年,之前還曾當過雜誌主編,可說「閱文無數」。在我眼中,陳長文的投書是數十載難得一見的奇文,但未經修改前不宜共賞。請看我如何修改這篇不宜共賞的奇文:

附圖一:引號使用強迫症

附圖一:引號使用強迫症

一、陳長文患了「引號使用強迫症」
在這篇投書,陳長文一共用了27次引號,且大多數用得莫名其妙,只能用患了「引號使用強迫症」來解釋。
引號有兩個功能:引述與強調。在這篇投書,陳長文只引用蔡總統的一句話,其他的引號都是為了強調,但我看不懂陳長文要強調什麼。我只舉三個例子(見附圖一):
1、最奇怪的是編號12的引號,原句:「仍是『奇怪』且可恥的官僚」。在這個句子,奇怪與可恥是兩個對等的形容詞。為何陳長文強調「奇怪」,卻放過可恥?真的很「奇怪」!
2、編號14的引號強調「前瞻」兩字,但前面的「不」字更關鍵。從前後文判斷,陳長文應加引號強調的是「不前瞻」三個字,或前瞻之前的「不」字。
3、這篇投書的標題也有一對引號。文章的標題「字字珠璣」,除非是精華中的精華,通常不加引號。我搞不懂為何陳長文要把「疾言厲色」四個字加引號?
原來馬的國師不會使用標點符號,難怪馬英九的寫作與談話,也都有斷句不當的問題。

附圖二:寫作失憶症

附圖二:寫作失憶症

二、陳長文患有「寫作失憶症」
好的文章前後連貫,表示作者思路流暢、邏輯清楚。換言之,作者的記憶力要好,不能寫到後面忘了前面。這篇投書顯示陳長文得了「寫作失憶症」。
附圖二紅筆圈的這一段,陳長文說「筆者剩兩個選擇:一是⋯⋯」,我期待看到「二是⋯⋯」,但沒看到。
接著,陳長文寫:「或請蔡總統⋯⋯引咎辭職」。問題是,辭職與否是蔡總統的決定,不算是陳長文的第二個選擇。
如果請蔡總統辭職是陳長文的第二個選擇,那這段話應該就此結束,但陳長文沒結束,繼續提出第三個選擇:「最後,提醒蔡總統⋯⋯。」
短短的一段話,陳長文前言不對後語,兩個選擇只提到一個,最後卻變成三個。陳長文得了律師界罕見的「寫作失憶症」。

附圖三:文不對題

附圖三:文不對題

三、陳長文的投書「文不對題」
媒體投書有個寫作公式:
1、標題代表作者的立場;
2、第一段解釋投書背景;
3、內文提供論述與證據;
4、末段總結投書的立場。
陳長文這篇投書共有10段,不僅文不對題,而且論點雜亂,沒有前後呼應。(附圖三)
投書的第一段只提到「疾言厲色」,但未見「裝睡的人叫不醒」。後者在內文第三段與第七段出現兩次。最後一段有提到疾言厲色(沒有引號),但還是沒看到裝睡的人叫不醒。
這篇投書的內文就像一碗雜菜麵,內容東拉西扯。文中提到的40年好友與紐約時報的評論,和陳長文評論的主題毫無關聯。
這篇投書最嚴重的漏洞,就是沒有結論。投書的標題有個問號,但結束時卻沒有給答案:讀者還是不知道「疾言厲色」是否有用?

附圖四:贅字使用一堆

附圖四:贅字使用一堆

四、陳長文慣於「使用贅字」
律師寫狀子必須力求精簡,才不會浪費法官的時間。武俠小說則是「論字計酬」,作者會增加贅字賺稿費。陳長文的文風不像律師,反而像廢話一堆的武俠小說作者。
我舉個最明顯的例子:這篇投書「筆者」兩字出現了10次。陳長文是投書的作者,根本不須使用「筆者」一詞。如果陳長文自稱「我」,至少可省下十個字。(附圖四)
有趣的是,這篇投書的後半部不見「筆者」一詞。我有兩個解釋:一是投書上半部由他人代筆;二是投書由兩篇文章拼湊而成。

附圖五:段落雜亂沒組織

附圖五:段落雜亂沒組織

五、陳長文的投書「段落雜亂」
文章會傳遞屬性不同的訊息,段落是組織訊息的工具。作者先要把訊息分類,屬性相同的放在同一段落,再依據論述邏輯安排段落的前後順序。
這篇投書的段落安排顯示陳長文缺乏基本寫作訓練。例如附圖五紅筆圈下的這個段落,陳長文提到三件屬性完全不同的事情:疫苗政策不當、前瞻與武器採購預算浪費、政府網軍出征批評者。
這三件屬性不同的訊息,不應放在同一段落。曾撰寫哈佛博士論文的陳長文,寫起報紙投書竟然東拉西扯,像個注意力不能集中的過動兒。

附圖六:憑空想像的指控

附圖六:憑空想像的指控

六、陳長文有「憑空想像」的文風
陳長文的政治立場與蔡政府相左,對蔡政府多所批評也屬常情。問題是,陳長文在這篇投書只忙著為蔡政府安裝罪名,卻忘了提供支撐的證據。
陳長文憑空想像的指控,包括附圖六紅筆圈下的這些段落:蘇內閣顢頇失能、蔡政府國產疫苗政策急就章、陳時中防疫漏洞百出、蔡政府以疫仇中謀獨、蔡政府武器採購無實益、蔡政府拿稅金做置入性行銷、蔡總統的一言堂摧毀民主、國產疫苗戰略置於人民犧牲之前、中國疫苗具國際認證效力⋯⋯等。
陳長文的疾言厲色,原來只是憑空想像。陳長文對蔡政府的指控,不只脫離現實,也沒有證據。受過法學訓練的陳長文,竟然不懂「有幾分證據講幾分話」的道理。
以上就是我為陳長文批改的作文。我忍不住要說,整篇投書最通順的就是引用蔡英文那句話。陳長文的寫作可媲美楊志良的英文,通篇錯誤連連、慘不忍睹。
陳長文的寫作問題不只以上這些,但限於篇幅,我也只能就此打住。沒想到兒時崇拜的哈佛博士律師、馬的國師陳長文,寫作能力竟然如此不堪。這是我的吶喊:我不要長大!

廣告:台南玉井愛文芒果訂購電話:075523812、0989787573 網購:https://forms.gle/z3UazBKB5G3uk4rz5

廣告:台南玉井愛文芒果訂購電話:075523812、0989787573 網購:https://forms.gle/z3UazBKB5G3uk4rz5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